欢迎来到悠读文学网|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悠读首页 > 全部作家 > 叶迷作品集

叶迷作品集

叶迷,公主志发表过文章的作者之一。 叶迷是个连字典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的人。 在最无聊的时候,会以抄书和画画来打发时间,而后者在经过N人打击后宣告放弃,于是,抄书成了她的唯一爱好。

  • 一掌江山

    宫廷争斗,是是非非;江山美人,孰去孰留。一个交易的开始,竟原是宿命的注定,他为她报父仇,不要她任何回报,甚至对她的感情也一直逃躲闪避。可是天大地大,逃得过权势,却逃不过爱情。那就渔舟唱晚,与美携隐,又如何?

  • 诺亚方舟

    200N年不能忘却的青春纪念!所有故事都从单一始起,比如英雄,比如游戏,再比如爱情。成长是场淘天而来的洪水,淹没单纯,淹没委屈,淹没了稚嫩。可我偏要干干净净,不留伤痕,选择你,做我的英雄。为我十八岁的青春疆土,写下一笔瑰丽传奇。

  • 卿心早属

    爸爸新娶的妻子绝对是个巫婆后母,但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白雪公主,那就让两个女人来斗斗看谁是最后的赢家。该死的,后母皇后居然有个魔鬼侄子,不但在家中处处强压着她,还让她在学校的日子不太好过。来吧来吧,本大小姐豁出去了,魔镜魔镜,请赐予我力量

  • 静默之堂

    美杜莎,蛇发女巫,见到她的眼睛,就会石化,而这个同名的少女,却孳生着沉静与不祥,自她来到这所全封闭式的一流学府后,就开始连连发生问题:女学生纷纷失踪,NO.1天才见到她惊悸异常,NO.1美少年又对她温柔有加,而她爱如珍宝的盒子里,装的竟然都是指甲!这一切

  • 桃花前渡

    生就为桃花女子,究竟是幸,抑或不幸?如果是幸,怎会身染顽疾难倒了天下名医?如果不幸,又怎会因此而认识他?这个翩翩男子,像风一样抓不住,桀骜不驯、游戏人间。可是偏偏,他的眼睛太过温文,他的风采太过醉人。迷失其中,如何自醒?哼,不醒也得醒,想她美美一个桃

  • 寒露洗清秋

    十年的守候她的心已经成了冰石,所以她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接收他,虽然他俊美如斯,温柔如斯,深情如斯,但是她不要他为了她而受伤。她有她的想法他却未必同样,于是寒露那天晚上,他带她重拾梦想,把所有该收回的收回,该放的放。于是她收起任性披上嫁裳,把自

  • 饕餮传说

    饕餮?陶萜?怎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意识形态流?还是在暗喻着什么?从一开始,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极为激烈,那家伙也如同饕餮一样残酷、冷血,几乎已然没有了身为人该有的人性。更糟糕的是,在他越来越炽的目光下,她的心竟然会为这样的人悸动!这种会吃人的家伙

  • 樱桃男孩

    苏小草站在银堡国际花园的单栋独立小别墅前,对着对讲机深呼吸,告诉自己:镇定,镇定,虽然你今天又得面对那个难缠的言唯,接受他的冷漠拒绝和刁难对待,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赚钱。妈妈腿脚不便而阿翔又回乡探亲了,所以只得由你来送这个果篮,看在钱的份上你

  • 葡萄男孩

    苏放愚一瘸一拐地走进大会堂前,透过玻璃窗先往里面看了一眼。可以容纳数千人的豪华大堂里,几十名学生跑来跑去,正在排练联谊会上要表演的节目,忙的不可开交。台下,学生会成员们拿着本子指指点点,进行最后的规划与编排。在这样一幅忙碌场景里,却有

  • 飞龙奇缘

    德元十七年六月廿一日,辽吉宗耶律述病逝。国不可一日无君,六月廿四日,辽祐宗耶律鸿翊继位,改元玄旭。兴祐宫正殿中,宣徽使引鸿翊至阖,服衮冕。待捧册官捧上册,读册官读毕,阶下群臣拜呼万岁,而后逐次退下。鸿翊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明白自此以后,俯视是

  • 双输游戏

    简蓝出现时,我很是赞叹她美丽外表下的慧黠,并兴冲冲地说给卫晨听。卫晨微笑着,没有发表任何看法。那个时候,全校都知道我在追卫晨,我爱他爱得发疯,然而全校也都知道,卫晨依旧游移在众多女生的崇拜中,并不专属于任何一个。然而我想,我终归是与众不同

  • 草莓男孩

    少年微扬着头,星眸半垂,斜坐在毛绒绒的苏格兰地毯上。黑瞳,黑发,黑色浴袍,黑色的地毯。肌肤在灯光下,泛映成象牙般润泽的白,薄唇微启,皓齿轻合,叼着一颗鲜红欲滴的草莓。黑、白、红三色彼此衬托,又互相融汇,构筑成绝丽的风景,分明清新脱俗,却又透着几分

 25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