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悠闲的重要

五 运气是什么

道家不信幸运和否运的这种思想,对中国人好悠闲的性格的形成,有着很重要的关系。道家的重要思想是戒过度性格胜于事业,静胜于动。一个人能不受祸福的扰动,才能获得内心的宁静。道教哲学家淮南子曾写过一篇很有名的譬喻,名叫〈塞翁失马〉。

近塞上之人,有喜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

显而易见,这一种哲学,使人能够忍受一些磨折而不烦恼,他相信祸福是相连的,正如古钱必有正反面一样。这种哲学使人能得到宁静,不喜忙劳,淡于名利。这种哲学似乎是说:“你以为不要紧,便什么都不要紧了。”成功的欲望和失败的恐惧,两者是差不多的东西;有了这个聪明的意念,成功的欲望就不会太热切了。一个人事业越是成功也就越怕失败。不可捉摸的功名报酬及不上隐晦所得的利益。在道家看来,那个有识之士在成功时是不以为自己成功的,在失败时也不以为自己是失败;祇有一知半解的人才把外表的成功和失败当作绝对真实的事情。

佛道二家的区别在于佛家的意念是要一个人无求于世,道家的意念却相反,要一个人不被世人所求。世上最快乐的人,也就是不被世人所求的无忧无虑的人。道家最有名最有才智的哲学家庄子,他时常警惕我们,不要太著名,也不可太有用。太肥的猪要被人杀死,去供神;羽毛太美丽的美禽,易遭猎户的注意。他又说了一个譬喻,是说两个人协同去掘坟,偷窃死人所穿戴的衣物,为了要得到死人口中所含着的珍珠,竟连死人的头颅,连同颊骨和下颚都用铁锤把它敲碎了。

为什么不去过悠闲的生活呢?这是这些哲学理论的必然结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