辑二 何以安慰曾经的诱惑

雨季不再来

十年前,在吴宗宪的牵线下,蔡依林和周杰伦结缘。

2004年"周侯恋"被炒到新的巅峰,蔡依林面对镜头时身单力薄地吐露,"没有和周杰伦交往过"。

她唱他写的《倒带》哭到哽咽,她唱"而你总是太晚才明白",他回"当我最后才明白"。

去年,他的演唱会邀请她做嘉宾,唱到"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时她捧着他的脸。

她等他,远不只一首歌的时间了。

生活中总有坎坷,爱情里也会有青涩的雨季。遗留在蒙蒙细雨中的记忆,像是经过水滴的洗涤,每每雨打屋檐,反而愈发历久弥新。只是有些人的雨季浪漫而抒情;有些人的雨季,却只留下一身泥泞。

懂得爱的时候,往往还不成熟,当心境尘埃落定回想过去,总会有一些感悟深深烙印在心中。不是所有时光都会让人怀念,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过目不忘,留在内心最深处的,才是最珍贵的财富。

如今,他和她只能是过去了……

男孩和女孩是大学校友。一个偶然的邂逅,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认识,女孩被男孩的才智和气质打动,男孩被女孩的聪明和美丽吸引,从此就成了朋友;后来,就成了恋人。

她准备找个机会领男孩回家见见父母。于是选在母亲五十岁生日那天,同男孩一道带着给母亲精心挑选好的礼物回家了。因父亲身居要职,母亲的生日不便张扬,就在家中办了两桌。除了几个亲戚,就是父亲的同事和部下。原来女孩父母早有打算,准备将局里一个得意门生招为女婿,也安排在这一天让他们认识。当女孩领着男孩高高兴兴地敲开家门,开门的正是母亲,男孩彬彬有礼地祝伯母生日快乐,老人家只是冷冷地应承;女孩爸爸虽不失局长的风度,但席间却少了些愉悦的气氛。待席散人去,女孩妈妈将女儿叫到房中,狠狠地批评女儿不尊重父母,在婚姻问题上太轻率,并以死相逼,要他们分手。

大学毕业后,女孩回到家乡蓉城,在身为该市某局局长父亲的安排下,走进了公务员行列。

男孩出生农村,毕业后他也来到蓉城,在一家保险公司谋了份职业,为的是与女孩更近,可以经常见面。一天,他们在一起听电影歌曲《刘三姐》,当听到阿牛哥和刘三姐抛绣球的那一段对唱时,女孩触景生情,笑着说:"如果有一天我们老了,谁死在前,也要在奈何桥上等三年哦!"男孩说:"那当然。从咱们相爱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不求同生,但愿同死。"虽是一句玩笑话,对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来说,也许就是一生的承诺。女孩感动不已!她觉得,人生难得一知己,与一个这么爱自己的人厮守一生,挺幸福。

女孩抵不过母亲的威逼,不得不同男孩分手。男孩自感出身寒门,地位低微,无法与门户观念和权势相抗衡。他虽然很失望,也很伤心,但还是为女孩祝福,他说:"只要你幸福,我尊重你的选择,今后你就当我是你的哥哥吧,结婚时可别忘了告诉我!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后来他们就以哥妹相称了。两年后,女孩结婚了,男孩果然来祝贺,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回到宿舍连睡了三天,犹如大病了一场。半年后,男孩离开了蓉城,到B市去谋职,临行前他还给女孩发去了辞行的短信。

一天,女孩突然接到男孩的电话,说有急事想见她。女孩说:"好吧,就在老地方见。""老地方"就是以前他们经常约会的柳河边。他很快就过来了,几年不见,女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会变得如此憔悴。她着急地问:"你怎么啦!有事吗?"男孩笑了笑说:"没事,只是很想看看你。"女孩故作生气地说:"就这事,你啊!大老远地跑来,何必呢!"

男孩说:"我真的好想你,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一聊,好吗?"女孩说:"不,过去的早已经过去了,你就永远忘了我吧!"男孩忍不住想抱住她说:"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我只求你陪我开开心心玩一天,然后我就离开,从此以后永远不再打扰你!"女孩推开他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找一个女孩子结婚,好好地过日子吧!"男孩伤感地说:"也许我这辈子不会有爱人了。"女孩说:"你别胡言乱语,你再这样我就走了,以后也不再理你了。"

两个月后,男孩的同事给女孩打来电话,告诉她,男孩一年前就得了白血病。那次过来看她,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还说,男孩临终前,不断地呼唤她的名字,说他决不食言,要在奈何桥上等她三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