辑一 诱惑是寂寞的毒

请让我尘埃落定

刘若英在歌里唱道:"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才隐居在这沙漠里。该隐瞒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哦,原来你也在这里。那一个人,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只换来半生回忆。"

都市仿佛大染缸,熔铸出一个个红尘中有血有肉、有优有缺的平凡人。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时,往往迷失了原本的自我,让心灵也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沙漠,而诱惑的种子,便坚韧地隐居在其中。

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

每个人心底总存在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角落,爱情像是一台吸尘器,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拂去那里积存的阴暗尘土,让心灵得到净化。

只要保有一份美好心境,再喧嚣的都市沙漠,也会化作风景如画的田园绿洲,采菊东篱,寄情南山,让浮躁的心灵尘埃落定,化作一方净土,谁能说这不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她家有三个女孩儿,她是最小的一个。父母在她十岁的时候,因为意外死亡,除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子,什么都没给她们姐妹留下。当时十八岁的大姐,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找了工作养家,才上中学的二姐也用假期出去打工,贴补微薄的家用。

她漂亮、独立,是个追求者不断的优秀女孩儿,但她心中有个从未说出口的坚持,一定要找个有钱人把自己嫁了。

由于公司的业务关系,她认识了一个男人。男人是个富二代,在家族公司中做个有名无实的职位。他的名声并不好,靠着家里的关系勉强从私立大学毕业,整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也没什么真才实学,不得已才被他父亲安排在自家公司里。

她们过得很苦,没有任何亲戚的接济,姐姐赚来的钱,大部分都只能存起来付学费,三餐勉强才得以保证。当其他孩子欢欢喜喜地吃着各种大餐零食的时候,她从未在外面吃过一顿美食,看着每次春游时同学们带的食品,她只有看着自己空空的书包发愣。她几乎十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姐姐们穿过、已经洗得发白的旧衣裳,然后羡慕地看着别的女孩儿美丽的花裙子。

就这样,她和二姐也都完成了大学学业。毕业工作后的第一笔收入,她先请两位姐姐去饭馆吃了顿大餐,然后自己买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和几件化妆品。回想起从前的日子,她实在是穷怕了,不想再过那种食不果腹的生活。找到一张稳定的长期饭票,能够过得光鲜亮丽,成为了她最大的愿望。

她把男朋友带到姐姐们的面前,从她们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她们对这个举止轻浮、表面浮夸的男人并不满意,但善良的她们选择了沉默,没有当面表现出来。

二姐的到来也是在意料之中,嫁人之后二姐就离开了家,她们姐妹很少相谈。在她眼里,二姐的婚姻是不成功的,二姐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原本有前途的工作,跟着大学时的恋人去了一个偏远的小城市,最近才调回到这里,但毕竟不再年轻,事业再难有突破,爱人赚钱也不多,生活依然清苦。

男朋友走后,大姐找她进行了长谈,但这并没有改变她的决定。她坚决地告诉大姐,我不会和他分手,姐姐你也许忘记了当初我们怎样穷苦的日子,可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只要他能让我过上好日子,对方是谁并不重要。温柔的大姐只能望着她,默默地摇头流泪。

就这样,她和那个男人继续交往了下去,但心里却渐渐感到越来越空虚。他在外面女人不断,留给她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欺瞒,和无止境的等待。她反问自己,这真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她没等二姐开口,就先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观点,她对二姐说,我不想过你那样的婚姻生活。二姐笑着回答,我不是来劝你,只是想祝福你,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明白了二姐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是二姐和姐夫,怪不得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二姐的婚姻虽然没有物质上的财富,但那只是表面,他们并不缺少幸福美满。如果没有真情,所有的追求都只是浮云。

就在她迷茫时,二姐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二姐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两个年轻人在大学里相爱了,女孩儿义无反顾地舍弃一切,跟着男孩儿去了遥远的地方。两人建立起了小家庭,他们都盼望着爱情结晶的出生,但一次无意的检查,女孩儿知道自己无法怀孕。她留下一封信,离开男孩儿,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想起两人曾经贫苦却幸福的生活,不禁泪流满面。忽然,有人拉住了她,是男孩儿。知道了实情的男孩儿紧紧拥抱着女孩儿,告诉她就算只有他们两个人,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幸福。

二姐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幸福不是什么繁华堆砌的物欲,只是简单的十指相扣,在年华岁月里一起老去,一起座在滕椅上细细地想年轻时候发生的种种,然后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出现浅浅的微笑。夕阳西下,互相依靠在一起。

她最终和那个男人分手,恢复了单身。她相信保持着一份淡然的心态去等待,爱情的门总会为她而开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