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仙人后边是神人

戈香莲赛脚一败,一跟斗栽到底儿。

无论嘛事,往往落到底儿才明白。悬在上边发昏,吊在半截也迷糊。在佟家,脚不行,满完。这家就赛棋盘,小脚是一个个棋子儿,一步错,全盘立时变了样儿。

白金宝气粗了。香莲刚过门子时,待她那股子客客气气劲儿全没了。好赛憋了八十年的气,一下子都撒出来。时不时,指鸡骂狗,把连勾带刺的话扔过来,香莲哪敢拾。原先不知白金宝为嘛跟她客气,现在也不知白金宝为嘛跟她犯这么大性。白金宝见这边不拾茬,性子愈顺愈狂。不知打哪弄一双八寸大鞋,俗名叫大莲船,摆在香莲门口,糟蹋香莲。香莲看得气得掉泪却不敢动。别人也不敢动。

守寡的四媳妇董秋蓉在家的地位有点变化。过去白金宝总跟她斗气,板死脸给她看,赛脚会后换了笑脸,再逢亲朋好友们串门,就把秋蓉拉出来陪客人说话,甩开香莲理也不理,弄得秋蓉受宠若惊,原是怕白金宝,这会儿想变热乎些又转不过来,反而更怕见白金宝了。

佟绍华沾了光。只要在铺子里待腻了想回家,打着二少奶奶的旗号,说二少奶奶找他,挺着肚子就回来了,佟忍安也没辙。可后来,二少奶奶自己出来轰他,一回来就赶回去。本来佟绍华骑白金宝脖子上拉屎当玩,这阵子白金宝拿佟绍华当小狗儿。谁也不知二少奶奶怎么一下子对二少爷这么凶。戈香莲明白。她早早晚晚三番五次瞧见佟忍安往白金宝屋里溜。但她现在躲事都难还去招惹是非?再说家里人都围著白金宝转,知道也掖肚子里,谁说?丫头们中只桃儿待香莲好,她原是派给香莲用的,当下只要她一只脚迈进香莲屋,白金宝就叫喊桃儿去做事,两只脚很难都进来。一日中晌,趁著白金宝睡午觉当儿,桃儿溜进香莲屋来悄悄说,自打白金宝不叫二少爷着家,二少爷索性到外边胡来,过去逛一回估衣街的窑子,到家话都少说,怕走了嘴。现在嘛也不怕,整天花街柳巷乱窜。憋得难受时竟到落马湖去尝腥,那儿的窑姐都是野黑粗壮的土娘们儿,论钟头要钱,洋表转半圈,四十个铜子儿。到时候老鸨子就摇铃铛,没完事掏钱往外一扔。桃儿说,这一来柜上的钱就由二少爷尽情去使。乔六桥一伙摽上了他,整天缠他请吃请喝请看请玩再请吃请喝请看请玩。

“老爷可知道?”

“老爷的心里向来没全撂铺子里,你哪知道!”

香莲也知道,但不知自己知道一多半还是一少半。

这家里,看上去不变的唯有潘妈。她住在后院东北角紧挨佟忍安内室的一间耳房。平时总待房里,偶然见她在太阳地晒鞋样子、晾布夹子,开门叫猫。她养这猫倒赛她自己,全黑、短毛、贼亮、奇凶,赛只瘦虎。白天在屋睡觉,整夜上房与外边流窜来的野猫撕打,鬼哭狼嚎吼叫,有时把屋顶的砖头瓦块“啪哒”撞下来。桃儿说,全家人谁也离不开潘妈,所有鞋样子都归她出。赛脚那天白金宝的小脚就靠她道饰的。她的鞋样敢说天下没第二个。

“十天半个月,她也往各屋瞧瞧,鞋不对,她拿去弄。可她就不往您屋里来。您没瞧见赛脚前她天天都往二少奶奶屋跑。就是她把您打赛会上弄下来的。不知她为嘛偏向二少奶奶,恨您!”

香莲没搭腔,心里却有数。香莲心细,看出潘妈打赛脚后不再去白金宝屋子了。

变得最凶,要数香莲的傻爷们儿。香莲真不懂傻人也把小脚看得这么重。原先是傻,这一下疯了。疯人更没准,犯起病就跟香莲瞎闹。有时拿拴床帐的带子,把香莲两脚捆一块,说要拿出去卖,买鸟儿,还是高兴时候。凶狠起来就拿针锥扎小脚,鲜血打裹脚布里往外冒。香莲已有了身孕,桃儿等几个丫头来哄大少爷说,大少奶奶肚里有他孩子,孩子有双天下没比的小脚,叫他必得好好待大少奶奶,等着好小脚生出来。这话管用,大少爷一听立时变样,天天捧着香莲小脚亲了又亲。一天打外边回来,居然给香莲买一包蜜枣,叫香莲心里一热直掉泪。可过几天,街上两个坏小子拦着大少爷说:“听说你爹给你娶个大脚媳妇,还要再生个大脚闺女。”他眼就直了,进门操起菜刀踹门进屋,非要切开香莲肚子看小脚不可。扯脖子叫喊着:

“我爹诳了我,谁也不信,打开看!”

香莲这两天正是心如死灰时候。不知谁把赛脚会的事传给香莲的奶奶,奶奶听了,气闭过去。香莲得信赶到家,奶奶拿最后一口气对她说:“奶奶也不知怎么会毁的你!”糊里糊涂,抱着悔恨做古了。香莲绝了后路,见傻爷们儿也不叫她活,心一横,把衣服两边一扯刷地撕开,露出鼓鼓白肚皮,瞪着眼对大少爷说:

“开吧!我活腻了,要嘛给你嘛!”

谁知当啷一声,菜刀扔在地上,傻爷们儿居然给香莲磕起头来。脑门撞得青砖地“通、通、通”直响,十来下就撞昏了,脑门鼻子都流血,再醒来,不打不闹,也不说话,只是傻笑,饭菜全不吃,到后来滴水不进,药汤没法灌,人就完了。挺大一个活人,完了,真容易。

应上“白马犯青牛,鸡猴不到头”这句话。香莲结婚没一年,守了寡。人强心不死,她只盼着生个小子。白金宝和董秋蓉两房头都是闺女,董秋蓉一个,白金宝两个,据说在南边的三少奶奶尔雅娟生的也是闺女。香莲要生个小子,给佟家留根,日子还能喘过口气。偏偏心强命不强,生的是丫头!想改也改不了,想添也添不了!生下来不久还满身疹子。她心凉得赛冰块。天天头不拢脚不裹,孩子死就死,死完自己死。可自己身上掉下的这块肉,满是红点,痒得整天整夜哭,哭声叫她待不住,每天一趟走到娘娘宫,给斑疹娘娘烧香。娘娘像前还有三个泥塑长胡的男人,人称“挠司大人”,专给出疹子的孩子挠痒,还有一条泥做的黑狗,专给孩子舔痒痒痘。她一连去七天,别说娘娘不灵,孩子的疹子竟然退了。

一天潘妈忽进来,抓起孩子的小脚看了看,惊讶地说:“又是天生一块稀罕料。”随后拿着吓人的鼓眼盯住香莲说:“老爷叫我给她起个名儿。就叫莲心吧!”

香莲听了,两眼立时发直,潘妈走出去时,看也不看。桃儿端饭进来了。自打大少爷死后,香莲落得同丫头们地位差不多,吃饭也不敢和老爷少爷少奶奶们同桌。桃儿问她:

“不是二少奶奶又骂闲街了?甭搭理她,她骂,您就把耳朵给她,也不掉块肉。”

香莲直呆呆不动。

桃儿又说:

“我看四少奶奶心眼倒不错。这汤面上的肉丝,还是她夹给您的呢!原先她那双脚,不比二少奶奶差。倒霉倒在一次挑鸡眼,生了脓,烂掉肉,长好了就嫌太瘦。那天赛脚,我劝她垫点棉花,她不肯。她怕二少奶奶看出来骂她。可我看……您可别往外说呀──二少奶奶脚尖就垫了棉花。本来她脚尖往下耷拉!不单我瞧出来,珠儿杏儿全瞧出来了,谁也不敢说就是了!”

桃儿引香莲说话。本来这话十分勾人谈兴的,但香莲还是不吭声也不动劲,神色不对,好赛魂儿不在身上。桃儿以为她一时心思解不开,不便扰她,就去了。香莲在床边直坐到半夜,拿着闺女雪白喷香的小脚,口里不停念叨着潘妈的话:

“又是天生一块稀罕料……天生一块稀罕料……天生一块稀罕料……”

三更时,香莲起来插上门,打开一小包砒霜,放在碗中,拿水沏了,放在床头。上床放了脚,使裹脚条子把自己和闺女的脚捆在一块儿,这才掉着泪说:

“闺女!不是娘害你!娘就是给这双脚丫子毁成这样,不愿再叫你也毁了!不是娘走了非拉着你不可,是娘陪你一块走呀!记着,闺女!你到了阎王殿也别冤枉你娘呀!”

闺女正睡。眼泪掉在闺女脸上,好赛闺女哭的。

香莲猛回身,端起毒药碗就要先往闺女嘴里灌。

忽听哗啦一响,窗子大敞四开,黑糊糊窗前站着一个人。屋里灯光把一张老婆子的脸照得清清楚楚。满脸横七竖八皱纹,大眼死盯着自己,真吓人!

“鬼!”香莲一叫。毒药碗掉在地上。

恍惚间,以为是奶奶的鬼魂儿找来了,又以为是自己从没见过、早早死去的婆婆。耳朵却听这老婆子发出声音,哑嗓门,口气很严厉:

“要死还怕鬼!再瞅瞅,我是谁?”

香莲定住神,一看是潘妈。

“开开门,叫我进去!”潘妈说。

香莲见是她,心一定,不解脚条子,把头扭一边。

潘妈打窗子进去,站在炕前,冷笑道:

“活不会活,死倒会死!”

香莲心还横着,在死那边。根本不理她。

潘妈上去,拿起香莲的脚,摆来摆去又捏又按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瞧了又看看了又瞧,真赛端详一个精细对象。香莲动也不动,好似这脚不跟她身子连着。心都死了,脚还活着?潘妈手拿她的脚,眼瞅一边,深深叹一口长气说:“他眼力真高!我要有这双脚,佟家还不是我的!”她沉一下忽扭头对香莲说,“您要肯,把您这双脚交给我,我保您在佟家横着走路!”这两句话说得好坐实①,一个字儿在板上钉一个钉子。

她等着香莲回答,停一刻,没听香莲吭声,便冷冷说:“带金镯子穷死,活该去当窝囊鬼吧!”转身就走,小脚还没迈出门坎,香莲的声音就撞在她后背上:

“你说的算,我就依你!”

潘妈回过身。香莲打进佟家,头次见潘妈笑脸。脸板惯了,一笑更吓人。可跟着笑容就消失,不笑反比笑更舒服。潘妈问:

“这脚谁给您缠的?”

“我奶奶。”

“算她对得起您!您听好了──您这双脚,要论天生,肉嫩骨软,天下没第二双;要论缠裹,尖窄平直,也没挑儿。您奶奶算能人,没给您缠坏,就算成全了您。可是怨就怨您自己没能耐收拾它。好比一块好肉,只会水煮放盐,不会煎炒烹炸,白叫您给淹浸了!再好比一块玉,没做工,还不跟石头一样!单说赛脚那天,那双蝴蝶鞋还算鞋?破点心盒子!酱菜篓子!要嘛没嘛,嘛好脚套上它还有样?再说您为嘛不穿弓底?人家二少奶奶四寸脚,穿上弓底,脚一弯,四寸看上去赛三寸。您这脚本来三寸,反叫这破鞋连累的显得比二少奶奶脚还大,这不屈了!不等着败等嘛?”

香莲眼珠子闪一道蓝光:

“告我,还有救吗?”

“要没有,跟您说它干嘛!”

香莲解开脚上带子,下炕“扑通”趴下来给潘妈磕三个头:

“潘妈,求您给我指个明道儿,叫我翻过身来吧!”

她眼里直冒火。

潘妈冷言道:

“您起来,您是主家,不兴给佣人跪着。再说,我又不是为您。您为您自己,我也为我自己。可都得用您这双脚。谁也别谢谁了!”

香莲听懂一半,另一半不懂。

潘妈不管她懂不懂,“叭”地打开桌上一个漆盒子。不知这盒子嘛时候撂在桌上的。黑漆面,朱漆里,铜蝙蝠包角,盒里一块绣花黄绸子,掀开花绸,拿出一双花团锦簇般的小鞋,绣工可谓盖世无双,花边一层套一层,细得快看不出来,拿眼一盯,藤萝鱼鸟博古走兽行云海浪万字回纹,都是有姿有态精整不乱。拿出来就喷香浓香异香,赛两朵花儿。放在手中,刚和手掌一般大小。又软又轻又俏又柔,弯弯的,好比一对如意紫金钩。再看底儿竟是紫檀木旋的。

“您穿上试试。”

“这鞋怕不到三寸吧,我哪能穿?”

“不能我叫您穿?”

香莲提着鞋跟,把脚尖伸进去一蹬,只觉光溜溜鞋底蹭着脚掌一滑,哧溜穿上,不大不小,正正好好。咦,看上去比脚小的鞋,怎么正好?她瞧着潘妈发怔。潘妈说:

“我说了,三寸脚一弯,就比三寸小。这是古式鞋底,样好,弯得赛桥,正经八百叫弓底,不比现时市面上的柳木底子,随便有个弯儿就得。照规矩,三寸鞋,木底长二寸六,弯七分。您再量您那双,顶多弯三分,哪成?好了,您把这双裤腿套儿套在外边,看看嘛样儿吧!”

潘妈打盒里又拿双裤腿套,香莲接过一看,恐怕这样好的绣活别处甭想见到。潘妈说:

“都是桃儿绣的,往后你就找她。”

香莲惊得说不出话来。低头套上这裤腿套,鞋是绿的,套是粉红的,绣线全是淡色,浅紫浅蓝浅黄浅棕浅灰浅酱,加上白和银,又素又艳,愈显得脚儿玲珑娇小可爱。想不到这小脚就连在自己腿下边。她瞅瞅潘妈,心想潘妈也要夸赞几句。潘妈却说:

“您站起来走几步看。记着,小脚有四忌,坐着忌讳晃裙子,躺着忌讳抖脚尖,站着忌讳踮脚跟,走路忌讳翘脚趾。”

香莲想起身试试,身子一立,只觉自己好赛给挂在杆子上,摇摇晃晃,脚发空又发紧,赶紧收拢脚尖,人就往前栽,差点来个马趴,脚跟一使劲,人又往后仰,险些来个老头钻被窝。潘妈按她坐下,叫她脱下鞋子,自己坐对面,把香莲的裹脚条子揪下来一扔,边说:“大少奶奶,再受次罪吧,我给您重缠。您穿惯小弯底儿,脚弓不够,全靠缠了!”说着手里已拿了一卷又窄又齐整的青布条子,不管香莲乐不乐意,这脚丫子好比她的东西。大拇指子一挑,“嗒”地脚布头就按在脚上,这下真比逮小飞虫还快。她说,“您看好了,下次就照这样裹!”

香莲用心看,也用心记。只见潘妈──先把脚布直头按在脚内侧靠里踝骨略前,打脚内直扯大拇趾尖兜住斜过来绕到脚背搂紧,再打脚背外斜着往下绕裹严压向脚心,四个脚趾拉住抻紧再转到脚外边翻上脚背,搭过脚外边挂脚跟前扯勾脚尖回到脚内侧又直扯大拇趾斜绕脚背,下绕四脚趾打脚心脚外边上脚背外挂脚跟勾住脚尖二次回到脚内侧,跟手还是脚内脚尖脚背脚心脚外脚背脚跟脚尖三次回到原处再来。香莲看出,和奶奶裹法差得并不大,不过手底下更利索,脚布绕来绕去绝不折边,一道道紧紧包着密不透气,使力均匀,没有半点松劲地方。可缠到第八道,手法忽变,又加进一条宽裹脚条子,嘴里说一句:

“这叫拦裹布。用的是‘拦脚背法’。专治你脚弓不够弯的毛病!”

随这话,脚布上手一勾脚尖,返过足背,竟打外边向下绕,反着拉脚跟,转上去刚好缠脚把骨,跟着就打内边绕过脚背,来回几圈,算把裹脚布扣住。跟手转过脚跟上脚脖,把脚背前半截拦上,不松劲地打脚跟后直拉大拇趾头,连着脚巴骨一包上足背,这算拦一扣,再裹再拦,再拦再裹,直到把一卷一丈多的裹脚条子全用完。香莲便觉脚背发涨,脚心发空,脚跟和脚心好比叫人两手攥着往下使劲掰,就赛脚抽筋一样。看是好看,有模有样,上弓前翘,俏丽俊巴,可穿上潘妈拿给她另一双扳脚用的青布鞋,难受多了,迈步赛踩高跷。

“能受?”潘妈问。鼓眼珠子瞧着她。分明考问她。

香莲毫不含糊:

“打算活,都能受。还怎么着,你就说吧!”

潘妈冷冷盯她一眼,点点头。打盒里又拿出一把小尺,只三寸,象牙做的,用得久,发旧发黄发亮,上边的星子都是嵌银的。她把尺子给她时说:“这是专量脚使的。二少奶奶使不了,她脚比这尺大。”潘妈嘿嘿一笑,这笑,赛股寒气,往人骨头里钻。“你天天晚上拿热水洗脚,洗完照我刚才那样缠上。记住!一双好脚睡觉时候也不能松开。只要缠好就拿它量。我这儿还有张表,脚上每个关节上边都有尺寸,不能错过半分半毫,哪儿涨出来就勒哪儿。给你──”又递给香莲一张破旧的元书纸,木版印的表格,满是字是尺寸。

香莲拿过一看,这才算打小脚的门缝往里边瞅一眼,一眼就看花了──

※ ※ ※

足部尺度一览表(营造尺)

各部:足尖至后跟

径:直

赤足尺度:三寸,二分

紧缠尺度:二寸,九分

※ ※ ※

各部:大趾

径:直

赤足尺度:八分

紧缠尺度:八分

※ ※ ※

各部:大趾

径:中部横

赤足尺度:五分

紧缠尺度:三分五

※ ※ ※

各部:二趾

径:直

赤足尺度:六分

紧缠尺度:六分

※ ※ ※

各部:二趾

径:中部横

赤足尺度:三分

紧缠尺度:二分七

※ ※ ※

各部:中趾

径:直

赤足尺度:七分

紧缠尺度:七分

※ ※ ※

各部:中趾

径:中部横

赤足尺度:四分

紧缠尺度:三分七

※ ※ ※

各部:四趾

径:直

赤足尺度:四分

紧缠尺度:六分

※ ※ ※

各部:四趾

径:中部横

赤足尺度:六分

紧缠尺度:三分六

※ ※ ※

各部:小趾

径:直

赤足尺度:四分

紧缠尺度:四分

即足之大小:缠后小趾全被挤没,不占宽度

※ ※ ※

各部:小趾

径:中部横

赤足尺度:二分

※ ※ ※

各部:足心足跟间缝口

径:中部垂直深

赤足尺度:一寸

紧缠尺度:一寸一分

※ ※ ※

各部:里缝口

径:垂直

赤足尺度:一寸三分

紧缠尺度:一寸四分

即足之大小:趾跟肉折成之深缝

※ ※ ※

各部:外前缝口

径:垂直

赤足尺度:七分

紧缠尺度:八分

即足之大小:足跟前大深横缝

※ ※ ※

各部:外后缝口

径:垂直

赤足尺度:一寸

紧缠尺度:一寸一分

※ ※ ※

各部:缝底

径:横

赤足尺度:一寸

紧缠尺度:九分

※ ※ ※

下缝口

赤足尺度:原宽分开宽

径:横

紧缠尺度:二分,四分

※ ※ ※

各部:缝至足尖直

径:二寸一分

赤足尺度:一寸八分

※ ※ ※

各部:足跟下

径:横

赤足尺度:一寸

紧缠尺度:九分

※ ※ ※

各部:足跟下

径:直

赤足尺度:一寸一分

紧缠尺度:一寸一分

即足之大小:缠后自然高起

※ ※ ※

各部:后跟

径:高

赤足尺度:一寸五分

紧缠尺度:一寸七分

※ ※ ※

各部:足跟下至膝盖

径:直

赤足尺度:一尺三寸

紧缠尺度:一尺三寸二分

※ ※ ※

各部:起足尖至胫腕

径:斜高

赤足尺度:四寸

紧缠尺度:四寸

※ ※ ※

各部:足尖

径:圆

赤足尺度:一寸三分

紧缠尺度:一寸一分

即足之大小:大趾中部

※ ※ ※

各部:胫腕

径:圆

赤足尺度:三寸八分

紧缠尺度:三寸八分

※ ※ ※

各部:足腰

径:圆

赤足尺度:二寸五分

紧缠尺度:二寸

※ ※ ※

各部:足面至后跟

径:直

赤足尺度:二寸三分

紧缠尺度:二寸

※ ※ ※

各部:足面至足心

径:圆

赤足尺度:一寸三分

紧缠尺度:八分

即足之大小:三四趾处

※ ※ ※

各部:足心下至平地

径:空

赤足尺度:三分

紧缠尺度:五分

即足之大小:三四趾处

※ ※ ※

各部:足面下至膝盖

径:直

赤足尺度:一尺一寸四分

※ ※ ※

各部:赤足站立时

径:直

赤足尺度:三寸四分

※ ※ ※

自打这夜,天天三更,潘妈准时推门进来,帮她调理小脚,教给她种种规矩、法度、约束、讲究、忌讳、能耐和诀窍,怎么洗脚怎么治脚怎么修脚怎么爱脚怎么调药和怎么挑鸡眼。渐渐还教会她自制弓鞋,做各式各样各门各类鞋壳子,削竹篾,钉曳拔,缘鞋口,缝裤腿套,这一切,不论制法、配色、选料、尺度,都有苛刻的规法。错了不成,否则叫行家笑话。不懂就糊涂着,懂了就非照它办不可。规矩又是一层套一层,细一层,紧一层,严一层。愈钻反而愈来劲愈有趣愈有学问。在它下边受制,在它上边制它。她真不知潘妈肚子里还有多少东西,也许一辈子也学不尽,可香莲是个会用心的女子,非但用心还尽心。一样样牢牢学到手。

虽然她的脚天生质嫩,骨头没硬死,但毕竟大人,小脚成形,要赛泥人张手中胶泥可不成。强弓起来的脚,沾地就疼,赛要断开,真好比重受当年初裹的罪。她不怕!有罪挨着,疼就强忍,硬裹硬来硬踩硬走,硬拿自己干。白金宝眼尖,看出来,就骂她:“臭蹄子,裹烂了,还不是只死耗子!”她只装没听见。这话赛刀子,她死往肚里咽。只想一天,拿出一双盖世绝伦的小脚,把这佟家全踩在脚底下。就不知她命里,叫不叫她吐出这口恶气。她叫自己的命差点制死呵!

这日,她抱着莲心在廊子上晒太阳,佟忍安站在门口揪鼻子毛,一使劲,一扭脸,远远一眼就盯上香莲的脚,佟忍安何等眼力,立时看出她的脚大变模样,神气全出来了。佟忍安走过来只说一句:“后晌,你来我屋一趟。”转身便走了。

她打进了佟家门,头次进公公屋,也很少见别人进去过。这屋子一明两暗,满屋书画古董,一股子潮味儿、书味儿、樟木味儿、陈茶味儿、霉味儿,浓得噎人。她进来就想出去换口气。忽见佟忍安的眼正落在她脚上。这目光赛只手,一把紧紧抓住她脚,动不得。佟忍安忽问:

“谁帮你道饰这脚?”

“我自己。”

“不对,是潘妈。”佟忍安说。

“没有。我自己。”香莲不知佟忍安的意思,怕牵扯潘妈,咬住这句话说。

“你要有这能耐,上次赛脚也败不下来……”佟忍安眼瞧别处,不知琢磨嘛,自个对自个说,“唉!这老婆子!再收拾好这双脚,更没你的份啦……”他起身走进东边内室,招手叫香莲跟进去。

香莲心怕起来。不知公公是不是要玩她脚。反过来又想,反正这双脚,谁玩不是玩,祸福难猜,祸福一样,进去再说。

屋里更是堆满书柜古玩,打地上到屋顶。纸窗帘也不卷,好暗。香莲的心蹦蹦跳,只见佟忍安手指着柜子叫她看。柜子上端端正正放一个宋瓷白釉小碟儿,碟上反扣着一个小白碗儿。佟忍安叫香莲翻开碗看。香莲不知公公耍嘛戏法,心里揪得紧紧,上手一翻拿开碗,咦呀!小白碟上放着一对小小红缎鞋,通素无花,深暗又鲜,陈旧的紫檀木头底子,弯着赛小红浪头,又分明静静停在白碟上。鞋头吐出一个古铜小钩,向上卷半个小圆,说不出的清秀古雅精整沉静大方庄重超逸幽闲。活活的,又赛件古董。无论嘛花哨的鞋都会给这股沉静古雅之气压下去。

“哪朝哪代的古董?”香莲问。

“哪来的古董,是你婆婆活着时候穿的。”

“这样好看的小脚,怕天下没第二双!”香莲惊讶瞪圆一双秀眼说。

“我原也以为这样,谁知天不绝此物,又生出你这双脚来。会比你婆婆还强!”佟忍安脸上刷刷冒光。

“我的?”香莲低头看自己的小脚,疑惑地说。

“现在还不成。你这脚光有模样!”

“还少嘛?”

“没神不成。”

“学得来吗?”

“只怕你不肯。”

“公公,成全我!”香莲“扑通”跪下来。

谁料佟忍安“扑通”竟朝她跪下来,声儿打颤地说:“倒是你成全我!”他比她还兴奋。

她不知佟忍安怎么和潘妈一样,到底为嘛都指望她这双脚。只当公公想玩。香莲有自己一盘算盘珠儿,通身一热,站起来把脚伸给他。佟忍安抱着香莲小脚说:“我不急,先成就你这双脚再说。”他问她,“你认得几个字儿?”

“蹦蹦跳跳,念得了《红楼梦》。”

“那好!”佟忍安立时起来拿几套书给她,“反反覆覆看了,等你心领神会,我再给你开个赛脚会,保你拿第一!”

香莲这会儿才觉得,一脚把佟家大门踢开。她把书抱回屋,急急渴渴打开,是三种。一是《缠足图说》,带画的;一是李渔写的《香艳丛谈》,也带画带小人;还有薄薄一小本,是《方氏五种》,全是字。打粗往细看上几遍才懂得,小脚里头比这世界还大。潘妈那些玩意儿,还是皮毛,这才摸到神骨。打比方,奶奶给她是囫囵一个大肉桃,潘妈给她剥出核儿来,佟忍安敲开核儿,原来里边还藏着桃仁。桃仁还有一百零八种吃法。这叫做:

能人背后有仙人。

仙人背后有神人。

◇◆◇

①坐实,指实在,掷地有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