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聚会

给大家每人倒了一杯热水,陈苦就去给大家弄卤煮去了,桌上大家聊天的气氛不错。

谭飞之前被老虎打了几拳,这时候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在他的起哄和追问下,翟超伟一冲动忽然跟大家宣布。

“承认就承认!孙静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怎样?你有意见啊?”

“噢……”

谭飞拉长了声音,摇头说:“没意见!我当然没意见啦!”

“弟妹好!”黄檀打趣已经红了脸的孙静,孙静赧然低着头,一张脸红透了。

谭香珺看看翟超伟、看看谭飞、黄檀、杨奇和陈苦的背影,忽然笑道:“没想到你们几个,最先找到女朋友的居然是电杆!谭飞就不说了,你们几个可要加油呀!别被电杆甩下太远!”

“为什么谭飞就不说啊?就因为他是你弟弟啊?”翟超伟满面笑容地反问。

“我就算了!我有自知之明!”黄檀摆着手撇开自己。

“我也是!我也算了!”在弄卤煮的陈苦也回头附和一句。

“对啊!为什么我不能算?”谭飞在这个问题上没顺着他姐的话,反而与翟超伟站在同一个立场上。

“我也算了!”杨奇见大家的打趣含笑的目光总在他和谭飞脸上打转,习惯低调的他也摇摇手,想把自己也撇开。

但很显然,他的想法不现实,他刚这么说,大家目光就都看向他。

翟超伟第一个说:“你拉倒!奇哥!潘大美女今晚你都请来了,你好意思说这话?”

谭飞:“就是!奇哥!电杆都承认他和孙静了,你不打算趁这个机会宣布一下你和潘大美女?”

黄檀端着一次性茶杯呷了一口茶水,也笑呵呵地凑趣:“就是呀!你当我们都是瞎的?你喜欢潘大美女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今晚你都把她叫过来了,你还想藏着掖着到什么时候啊?咱们现在可都毕业了!再不抓紧机会,以后可别后悔!”

大家的目光在杨奇和潘洁瑜脸上来回转着,将刚才还处于尴尬中心的孙静解脱出来,孙静此时脸也没那么红了,和大家一样也笑吟吟地看着杨奇和潘洁瑜。

唯一笑得比较勉强的,只有坐在谭飞身边的谭香珺,她也对杨奇有意思,但这一刻因为潘洁瑜在场,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她的存在。

刚才发言还很积极的谭香珺这时一反常态地沉默下来。

“你们别瞎说!瞎说什么呢?我和杨奇只是同学,你们误会了!”

被大家暧昧的目光看着、打趣着,潘洁瑜再大方,此时脸也微微发烫,本能地摇着手否认,但如果仔细听她的语气,和观察她神情的话,会发现她否认的语气并不坚决,并且她否认的时候,眼角还在悄悄注意杨奇的表情。

于是谭飞和翟超伟他们笑得更暧昧了,感情方面,注意观察的时候,好像所有人都目光敏锐,总能发现别人隐藏的情意。

此时大概只有潘洁瑜还自以为她隐藏的很好,大概也只有没有盯着潘洁瑜看的杨奇,没有察觉潘洁瑜的否认言不由衷。

“你们就起哄吧!”

杨奇微笑着无奈地扫大家一眼,跟着一句话,试图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谭飞身上。

只见他望向斜对面的谭飞,道:“你们与其把希望放在我身上,还不如说谭飞!他长得帅、嘴巴也能说!你们不觉得谭飞更有希望在近期内找到女朋友吗?”

谭飞:“哈哈!奇哥!你这矛头调转的好生硬啊!”

翟超伟:“就是!”

黄檀:“这时候你还不承认?服了你了!”

大家的注意力都没被杨奇转移,潘洁瑜眼中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失望之色,只有谭香珺眼珠转了转,忽然笑着对她弟弟谭飞说:“也是啊!小飞!你嘴巴那么能说,平时你不是也经常说你自己帅嘛?怎么你到现在也没找到女朋友呢?”

“我?”

谭飞指向自己,随即失笑,牛皮哄哄地说:“那是我还没找到合适的!以我谭某人的条件和本事,如果想找个女人,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谭飞自大的狂言,引得众人一阵哄笑,话题被谭香珺成功转到谭飞身上。

而这时,陈苦正好开始往桌上端卤煮,于是大家开始边吃边聊,气氛仍然不错。

聊着聊着,就聊到杨奇的功夫上。

谭香珺说:“啧啧,杨奇!平时真看不出来呀!你这么瘦,功夫居然这么好!你怎么练的?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呀?”

这个话题引起众人的兴趣。

孙静好奇地问:“杨奇功夫很好吗?真可惜我刚才来晚了,没看见!”

黄檀附和,“是啊!我也来晚了,要是早来几分钟就好了!电杆!贱人飞!奇哥的功夫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吗?”

翟超伟:“那是!你们没看见那是你们的遗憾!不信你们可以问当时在场的贱人飞、四眼、香珺姐!哦对了,最后的时候,潘大美女也赶来了!她也可以作证!奇哥一拳就把那个混子打吐两口血!手可重了!”

谭香珺:“当时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杨奇和我家阿飞一样也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呢!没想到三下两下,杨奇就把那两个人打得瘫在地上爬不起来,两个都被打吐血了!”

谭飞郁闷地抓抓头,看了杨奇一眼,道:“奇哥你怎么不早点来!害我被打了好几拳,脸都丢光了!到现在身上还痛呢!”

黄檀:“呃,听你都这么说,看来奇哥的功夫确实很厉害啊!唉!奇哥!既然你功夫这么厉害,那天舞台上姜堂让你露两手的时候,你干嘛就是不愿意呢?”

翟超伟:“就是!我之前还以为奇哥功夫一般般,不愿意在台上献丑呢!”

谭飞:“最无耻的是,他功夫这么好,竟然还好意思在歌词里写‘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就你这样还是孬种的样子?你这是在讽刺谁呢?”

“哈哈!”

“呵呵!”

大家都被谭飞这话逗笑了,没笑的只有还在给大家端卤煮的陈苦,“孬种”这两个字眼刺痛他的心,今晚那两个混子来之前,他还在哼唱《水手》,在心里暗下决心从此做一个坚强、勇敢的人,结果那两个混子一到,他当时心就慌了,人也怂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