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看在党国的份上

姑妈?

姐?

这两信息组合在一起,杨奇分析出这个备注为“6”的号码主人,与他现在这具身体的关系,应该是表姐和表弟。

这不禁让杨奇想起他在另一个时空的表姐表妹以及表兄和表弟们。

在另个时空,杨家不算是小门小户,杨奇虽然没有亲的兄弟姐们,表亲和堂亲倒是不少,只是在那个时空,他一直跟在爷爷身边修行,在其他人看来,他是极其没出息的,给杨家丢人的存在,所以他与那些表亲和堂亲的兄弟姐妹们关系并不近,有和无差不多。

此时,得知他在这个时空也有表姐,杨奇就不禁想会不会是另个时空某个表姐也存在于这个时空。

如果是,杨奇一时还没想好见面的时候,该怎么面对?

对疏远?还是忘记原来时空他们之间的不愉快,试着交好?

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打断杨奇的沉吟,目光落在手机来电显示上,是翟超伟的名字“电杆”。

“嗯?什么事?”电话接通后,杨奇随口问。

“奇哥!你现在在家没事吧?快出来吃东西喝酒啊!我请客!快来四眼这儿!正好顺便照顾四眼的生意,哈哈!快来吧!贱人飞和青蛙刚才都答应来了!就差你了!”

电话里,翟超伟的语气显得很飞扬,前所未有的喜庆,看来他应该遇到什么喜事了,开口就说请客。

杨奇心里猜想着,嘴角现出笑容,饶有兴趣地问:“怎么?有什么好事啊?捡到钱了?呵呵。”

翟超伟:“没捡到钱!但捡到其他好东西了!嘿嘿,至于是什么,你赶紧过来就知道了!赶紧的!不许说不来啊!就差你一个了!”

杨奇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见还不到11点,便将手机贴回耳旁,微笑着说:“行!报上你们的地址!我马上过来!”

“地址?就是四眼天天买卤煮的地方啊!老地方!你又不是不认识路!赶紧的吧!别磨蹭了!”

说完,翟超伟就将通话挂断了。

考验我脑子的时候又到了吗?

杨奇无奈苦笑,他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哪知道陈苦每天晚上在哪儿卖卤煮的?是他刚穿越过来时的那条马路吗?

杨奇觉得不一定,因为他记得那天晚上他在路边爬起来的时候,那条路上灯火寥落、行人近乎绝迹,陈苦每天晚上会去那么冷清的街道卖卤煮吗?

如果不是那里,那又会是哪里呢?

低头想了想,杨奇眼睛一亮,想到一个主意。

虽然这个主意可能会存在后遗症,但一时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就用它吧!”

自语着,杨奇将电话回拨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电话里传来翟超伟纳闷的声音。

“嗨!奇哥!还有什么事没说吗?嘛事?”

杨奇微笑着说:“你挂电话这么快干嘛?我想叫一个人一起过来,但我一时间想不起来四眼天天卖东西的那地方叫什么名字了,就像提笔忘字的那种感觉!赶紧的!把地址跟我说一遍,我马上打电话跟她说!”

“呀?你想叫个人一起过来?谁呀?除了我们几个,你还有别的好朋友?咦,不会是潘美妞吧?”

杨奇:“呵呵,明知故问!快说地址吧!我这时候真想不起来那地方叫什么了!”

“ok!ok!我说我说!嘿嘿,那你可一定要把潘美妞叫过来啊!真是服了你了,是不是脑子里一直在想潘美妞?连四眼天天卖卤煮的地方都记不起叫什么名字了?元济区夜店街北大门这边!这么好记的名字居然也能忘了,你牛!赶紧的啊!”

说完,翟超伟又挂了电话,杨奇发现他今晚挂电话倒是很积极,好像着急要干什么似的。

“元济区夜店街北大门……”

杨奇重复一遍这地址,加深自己的记忆,然后有点无奈地笑着,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潘洁瑜的号码拨了过去。

潘洁瑜的房间里,靠在床头的潘洁瑜还沉浸在她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双手交叠放在胸前,而手机就握在她手心里。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眉头下意识皱起,撇着嘴拿起手机一看,看见来电显示是杨奇的名字,她刚皱起的眉头瞬间展开,双眼微微发亮,脸上出现甜美的笑容,赶紧接通通话。

故意收敛着脸上的笑容,语气装作和平常一样:“喂?杨奇!这时候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呀?”

“呃,咱们不是都快毕业了嘛?”手机里杨奇的声音有点腼腆的样子。

潘洁瑜嘴角下意识微微扬起,“嗯,然后呢?”

“然后……”杨奇:“翟超伟刚才打电话来说今晚他要请客,叫了谭飞、黄檀,他们给我下了个任务,让我无论如何、不管是请求还是哀求,又或者是绑架,反正一定要我把你也请过去!嗯,聚会的地方就在陈苦天天卖卤煮的地方,怎么样?老同学!给个面子呗?就当是帮我个忙!要不等下我一个人过去的话,还不知道要被他们几个怎么数落呢!”

语言是一门艺术,很多时候说真话容易让人尴尬,往往也很难达成目的,但如果编一个不错的借口的话,事情反而变得容易。

比如此刻,潘洁瑜听了杨奇的理由,虽然猜到有可能只是杨奇想叫她过去,毕竟同学这么久,她多少也感觉到杨奇看她的眼神与看别的女生时不一样。

但杨奇找的这个借口,听上去又很像那么回事,不仅不让她觉得尴尬,反而还觉得挺有趣。

“不管是请求还是哀求,或者绑架?”

潘洁瑜声音里透着几分笑意,“绑架就算了!请求你刚才也请求了,那……杨奇同学!如果你真有诚意请我过去的话,再说两句哀求的话让我听听吧!如果你哀求的好,我一高兴说不定就答应了……呵呵!”

杨奇房间里,盘膝于床上的杨奇闻言,脸上的笑容既无奈也突然放松下来。

潘洁瑜的语气,让他感觉到事实上她已经答应了。

“呃,潘洁瑜同学!看在党`国的份上!你这次就发发慈悲,帮兄弟一把吧?”

“嘻嘻……行!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本小姐就帮你这一次!说!具体地址在哪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