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开录8——唱哭你们

看着台下上千张表情各异的脸,杨奇本来想说两句的念头打消了,他的性格从来不喜欢讨好人,即便是观众,他也无意去讨好。

站在这个舞台上,他此刻的身份就是一个歌手,作为一个歌手,想赢得观众的认可,还是需要作品说话!

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杨奇回头望向身后的谭飞等人,谭飞正好准备好,接上杨奇目光,嘴角微翘,向杨奇点点头,表示他已经准备好。

望向翟超伟,翟超伟脸色有点发红,表情有点紧绷,显得有点紧张,再望向黄檀,黄檀低着头在做准备,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最后望向陈苦,杨奇发现陈苦调弦的右手有点发抖,他居然紧张成这样,这心理素质,杨奇眉头微皱。

大家这个状态可发挥不好!

舞台侧面,身为音乐总监的吴季林看见杨奇等人这副模样,眼里浮现失望之色,他已经有预感杨奇等人这次的表现不会好,很可能会在三十二组选手里排名倒数。

台下,黎樱的女同事靠近黎樱,轻声跟黎樱说:“你这个邻居家的孩子情况好像不妙哦,还没唱就这样了!”

黎樱张口欲言,她想说杨奇的口琴吹的很好,但台上的杨奇手里并没有口琴。

台上,杨奇转身离开麦克风,在上千双眼睛意外的目光注视下,转身走到谭飞他们面前,平静的目光望着诧异抬头的谭飞等人,目光与紧张的翟超伟和陈苦对视了两秒。

谭飞忍不住问:“奇哥!怎么了?”

黄檀等人也不解。

杨奇语气像一条直线,显得很平淡:“台下观众的反应你们都看见了,没有几个人看好我们,估计我们表演结束,评分会很低,所以,这很可能是我们在这舞台上最后两首歌的一首,下一首歌唱完,第一轮比赛结束,我们应该就要出局了,冠亚季军与我们基本上没有关系了,你们还这样紧张……”

顿了一下,杨奇继续说:“都放下胜负心吧!把这一场当作我们表演的最后一场,像我们平时排练那样来,从现在开始,都别去看台下观众的反应了!能做到吗?”

杨奇的话让谭飞、翟超伟、黄檀和陈苦的眼神都黯下来,他们抬眼去看台下观众的反应,果然没看见几个神情期待的,这和前面十六组选手上台时的反应差别很大。

谭飞仰头微微闭眼,再看向杨奇的时候,微微点头。

“能做到!”他说。

“行!”翟超伟神情也变得落寞。

黄檀无声点头,杨奇目光望向陈苦,陈苦也赶紧点点头,杨奇微微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回到麦克风那里。

杨奇他们之间的交流时间很短,不到一分钟,却又显得很长,因为是在上千双观众眼睛的注视下,还有节目组的导演、主持人、音乐总监以及众多工作人员,和化妆室那些通过电视观看舞台现场的选手们。

观众席上又有了窃窃的议论声,化妆室里各个选手的反应也是各异,火莲花乐队的人冷笑着嘲讽。

“一群傻x!”

“丢人现眼!还不赶紧下台!”

“脾气不小,本事稀松!”

……

琴心淡然看着电视,没有发表意见。

和章国荣很像的年青人微微摇头。

七宝天使七个女生一边吃零食,一边嬉笑着评论。

“这几个家伙是上台搞笑的吗?”

“一群呆头鹅!”

“这几个人肯定没戏!”

“我赌他们评分不会超过70,有人跟我赌嘛?”

……

截止目前,之前上台的十六组选手还没有最终评分低于70分的,七宝天使一个女生问有没有人和她赌,其他六女居然都笑着摇头,没人愿意和她赌这个,对杨奇他们的轻视显而易见。

舞台圆门后面,祝萍抿着嘴,面上全是自责之色。

麦克风前,杨奇举起右手信手向前一挥,已经准备就绪的翟超伟立即在键盘上弹起《同桌的你》的前奏,舒缓悠扬的前奏一起,台下的议论声立时就小了不少,但还有些观众神情浑不在意,依然在小声说话。

杨奇没有去看台下,翟超伟、谭飞、黄檀和陈苦也都没有看台下,杨奇刚才的话让他们都心情失落,他们已经没有争胜之心,杨奇让他们不要去看台下观众的反应,他们就没有抬头,当真把这首歌当作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的最后一首歌去表演了。

低着头的谭飞电吉他的旋律适时切入翟超伟的键盘音中,轻柔舒缓,没有出现一点瑕疵,台下吴季林面现讶异之色。

他刚才还以为杨奇他们的表现会从一开头就很糟,没想到居然一点错也没出,就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乱?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

杨奇的双眼早已经闭起,他没有舞台表演的经验,不擅长搞活舞台气氛,他干脆就完全不理台下的观众,只当自己在院子里唱给自己听。

他这具身体的声线本来就温和,略显低沉,杨奇的心境又一直处于平静的状态,此时他闭着眼一边想着当年喜欢过的那个女孩——谭清,这首《同桌的你》,杨奇前世曾听过很多次,每次想起谭清的时候,他就会重复循环这首歌,歌词写的,是那么契合他的心境,他也不止一次想过谭清会嫁给谁,不知多少次回忆起谭清在学校各个场合的样子,一颦一笑。

在杨奇四五句歌词唱出后,台下观众席已经一片寂静,很多人嘴巴微张,很意外杨奇他们唱的歌会这么好听、这么特别。

像黎樱,此刻她就怔怔地望着台上闭目歌唱的杨奇,上次是杨奇吹的口琴震住了她,而这次是杨奇的歌声。

总导演韩百川本来已经移开目光,不想再看这支乐队的表演,但随着杨奇的歌声,一句句浅白的歌词入耳,韩百川的脸一点一点缓缓转过来,望着台上闭目唱歌的杨奇,韩百川的眼神渐渐变得悠远,他也曾经年轻过,年少时期,也曾有暗恋的女孩。

舞台侧面,主持人姜堂本来正在低头看手上的节目单,当舒缓的音乐声响起,当杨奇的歌声传来,姜堂讶然抬头望向杨奇,他一向睿智的眼神也渐渐变得迷离起来。

不知不觉中,姜堂的眼睛红了,一滴泪珠悄然掉落,他也依然不觉。

9楼那些小化妆室里,那些同样来参加这档节目的选手,无论是火莲花乐队、七宝天使、还是琴心,也或是和章国荣模样很像的那个青年,所有选手都错愕地看着电视上杨奇等人的表演。

所有人都失声了,当杨奇唱完最后一句歌词,谭飞的琴弦给乐符画上句号,很多人依然处于失神状态,观众席上,不乏眼角带泪的观众,舞台侧面,主持人姜堂终于回过神来,蓦然察觉自己已经满脸泪水,赶紧趁观众还没有注意到,手忙脚乱地抹去脸上的泪痕。

舞台下,兰欣第一个站起,一脸骄傲、激动地拼命鼓掌,她的掌声就像一个引子,很快就带起一片热烈且久久不息的掌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