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是我对不起他

“给我一包香烟!谢谢!”

午夜的街头便利店,下身酱色七分牛仔裤,上身一件大格子衬衫的黄檀敲了敲便利店的窗台大理石,对闻声抬起头的老头说。

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掏出10块钱放在窗台上。

这是一个孤零零存在于街头路边的一家小便利店,小老头看了黄檀一眼,随口问:“还是白橡?”

嘴上在问,小老头的手已经拿出一包白橡放在窗台上。

“嗯。”

黄檀放下钱,拿起烟跟小老头点点头就转身走了,边走边拆香烟的包装,这里是恒店的元济区,黄檀家就住在这便利店的附近。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故事,独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黄檀其貌不扬,一双外凸的鱼眼、横向生长的体型,人群里他总是不受人重视,不受女生青睐的那一个,尤其是与谭飞和杨奇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女生的目光总会流连在谭飞或杨奇的身上。

谭飞小帅小贱,杨奇清秀、气质忧郁,都是女生喜欢的类型,撇开这两点,翟超伟也比他黄檀更受女生喜欢,因为翟超伟鹤立鸡群、个头高,虽然瘦的厉害,但一张嘴能说能侃,更能恬着脸讨好女生,他总有本事把女生逗笑。

黄檀也年轻,与杨奇他们差不多年龄,他也有爱美之心,对爱情也有憧憬,但他又很清楚自己的条件不受女生喜欢,每次他看到漂亮、心动的女生,不是名花有主,就是看上谭飞或杨奇,要不就是都看不上他们几个。

多情总被雨打风吹去,这是黄檀这些年心情的写照,渐渐的他也习惯了,渐渐放下对爱情的幻想,开始去在意别的东西,比如他和杨奇他们的友情,比如他们一直在做的音乐。

虽然和杨奇他们走在一起,他的风头总会被杨奇、谭飞他们抢去,但黄檀却割舍不下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友谊,他们是发小,从小到大的回忆里总有其他几人的身影,何况他也清楚女生不喜欢他,不是杨奇他们的原因,是他自己的外形和性格不讨女生喜欢。

黄檀看的很清楚了,即便那些女生不看上杨奇和谭飞,抑或是翟超伟,也不会看上他黄檀,这与他黄檀是否与杨奇他们走一起没有多大关系。

清冷空旷的街头,一阵突如其来的清风吹起地上几片碎纸,那几片碎纸翻着滚、打着旋飞舞着飘落,黄檀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夹着香烟的手垂在身侧,眯着眼避着鼻腔里冒出的烟雾,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往前面走去。

明天就要登上恒店卫视娱乐频道新节目《百万新嗓子》的舞台了,黄檀在家同样也睡不着,在房间里待得闷了,正好香烟又抽完了,他便下楼来买烟、顺便走走。

夜间空旷的街道前面渐渐能见一些模糊的人影,隐约也有说笑的声音随着夜风传到黄檀耳中,黄檀嘴角现出一丝笑意,下意识将脚步加快了点。

和他之前走过的清冷街道不同,前面那一段是恒店有名的元济区夜店街,灯火辉煌、人影憧憧,人来车往,豪车、帅哥、美女、富商入目随处可见,从这里才能感受到一些恒店与一般小城市的区别所在。

如果有对娱乐圈了解的人在这里细细观察,用不了多久肯定能发现几个藏头露尾疑似某某明星的身影。

黄檀来这里不是为了看明星,也不是为了看美女,远远地,他的目光就落在街边一个小吃车以及车边那道瘦矮的单薄身影。

“给我来两串鱼丸、两串牛肉丸、还有豆干也给我来三块!粉丝、鸭血都给我来一点!哦,对了!再给我加两串鸭肠!”

“好的,美女!稍等一下啊!”这是陈苦闷闷的声音,小吃车后面他低着头正在按小吃车前面的时尚美女的要求准备卤煮。

黄檀走到近处停下脚步,没有过去影响陈苦的生意,摸出烟盒又倒出一支香烟点燃,眯着眼透过烟雾看着陈苦在那边忙碌。

“多少钱?”

“6块5!”

卤煮做好了,美女从精致的皮夹里掏出一张十元的,用两根葱白般精致的手指拈着递给陈苦,陈苦谢了一声,从木板钉成的钱盒里找出四个硬币递给美女。

却见路灯的灯光下,刚将四枚硬币接到手里的美女眼中现出狐疑之色,将手抬头眼皮底下凑近了看了一眼手上的四枚硬币,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触电一般就将那四枚硬币扔在街面上。

“哎呀!这么脏!油乎乎的,这钱怎么要?不行!你别碰了!我自己拿几个!”

说着就不由陈苦分说,自己伸出两根手指三下两下就从陈苦的钱盒里翻检出四枚同色的干净硬币放进自己的坤包里,陈苦脸窘红了,手足无措地看着,张口欲言又止,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那美女从他钱盒里拿走四块钱,然后扭着腰、摇着臀身姿摇曳地快步离去。

黄檀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角向下捺了捺,但却没有上前去。

待那美女走的远了,一脸愁苦的陈苦才从小吃车后面走出来,弯着腰从街面上将那四枚硬币一枚枚寻到、捡起。

用身上的围裙擦拭着硬币上的油渍站起身的时候,陈苦一抬头终于看见街边那棵大树下抽烟的黄檀。

笑得露出牙齿,也依然是腼腆的笑容。

“阿檀?你来了!站在那儿干什么呢?过来啊!”

陈苦跟黄檀打着招呼,不紧不慢地走回小吃车后面,似乎刚才发生的事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黄檀却知道并不是陈苦心宽如此,从小一起长大,黄檀很清楚陈苦内心有多敏感,陈苦没有因为刚才的事难过,不过是他这些年经历的这些太多了。

黄檀刚才没有上前替陈苦出头,也不是因为他冷漠,而是这样的事他在陈苦这里也看多了,计较不过来了。

这年头越有钱的,打扮的越时尚的美女,反而越可能特别小气和矫情。

黄檀走到陈苦身旁,吐出一口烟雾的时候,闲聊的语气问:“奇哥还是没原谅你?”

一句话就让陈苦脸上刚刚露出的笑容消失了,陈苦眼神黯然地将手中的硬币放回钱盒,微微摇头,道:“不怪奇哥!那天晚上两个喝醉的痞子抢我的钱,要砸我摊子,奇哥帮我出头被人偷袭打趴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我不仅没敢救他,还吓得逃走了,连报警都吓忘了,奇哥肯定觉得我不够兄弟,阿檀!这次真的不怪奇哥!是我对不起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