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杨奇的小手段

与这人同行的,除了刚才被撞到的另一个青年,还有一男一女,一起三男一女,刚才被杨奇无意撞到的青年长脸,比杨奇高半个头,身材健壮,留着一头有点倒卷的披肩发,穿着打扮很有摇滚范,下身一条黑色皮裤,上身一件只扣了下面两颗扣子的藏青色衬衫,露出胸口一簇黑乎乎的胸毛,粗壮的脖子上带着一条银白色的金属项链,两只手上至少戴了四五只宽大的银色金属戒指。

最夸张的是他眉心还纹了一道闪电的标志,鲜红色的。

配上他那双外凸的大眼,此时发火,给人一种很冲动的不良青年印象。

站他身后的两男一女也是差不多风格的打扮。

“道歉?你谁啊?”

谭飞可不是好脾气,杨奇还没说话,谭飞已经上前一步挡在前面,面色不善地反瞪着这人。

“我谁?”

此人手指向自己,好像被逗笑。

“嗬!连我单连城都不认识,你们也好意思玩乐队?还好意思参加恒店卫视的《百万新嗓子》?”

单连城身后一个五短身材的青年适时上前半步,傲然补充:“火莲花乐队听说过没有?一群土鳖!火莲花乐队的单连城!在恒店混,连我们火莲花乐队都没听说过,你们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玩乐队的?嘁!”

这两人身后的一男一女都面露讥笑,不屑地看着杨奇他们。

“火莲花?”

谭飞脸色微变,同样变色的还有翟超伟和黄檀以及陈苦,三人的气势顿时弱下去不少,杨奇神情平静地左右看了看谭飞他们的脸色,杨奇没听说过火莲花的名字,但看谭飞他们的脸色,已经猜到这支火莲花乐队想必很有名。

“道歉吧!还等什么呢?”

五短身材见谭飞他们脸色都变了,更加得意起来,戏谑地望着杨奇,逼杨奇道歉。

翟超伟、黄檀和陈苦的目光望向杨奇,谭飞快速瞥了杨奇一眼,见杨奇没有道歉的意思,暗中一咬牙扭头就说:“火莲花又怎么样?奇哥刚才就已经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还想我们怎么道歉?”

杨奇刚才刚撞到的单连城,在单连城开口爆发之前,确实已经第一时间说了“抱歉”。

“就刚才那句抱歉?嘁!”

单连城一翻眼皮,很不屑。

火莲花乐队的冷面女子突然开口:“鞠躬!然后让到一边!道歉都不会吗?诚恳一点懂不懂?”

“赶紧的吧!磨蹭什么呢?”五短身材催道。

“噯嗳嗳!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吵什么呢?”就在这时,斜对面一间办公室里快步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工作人员,大概是听见这边争吵斗嘴的声音,赶紧赶出来制止。

这女工作人员一出来,杨奇他们对面那四人立时就换了一副表情,一个个收敛了脸上的跋扈神情。

一直没有开口的青年笑着对那快步走过来的女工作人员说:“姐!没事!一点小摩擦!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了!”

五短身材也赶紧挤出笑脸,说:“是啊!美女!遇到不懂事的新人了,教他们几句规矩,对!就是教他们规矩,免得他们以后在外面遇到脾气不好的吃亏!哈哈!”

女工作人员怀疑的眼神看看他们,又看看杨奇他们,问站在前头的谭飞:“是这样吗?”

谭飞刚要开口,杨奇露出淡淡的笑容,拍了拍谭飞肩膀,笑脸对那女工作人员说:“对!就是这样!我还没感谢几位前辈呢!”

说着,杨奇含笑的眼睛看向对面的单连城,走近一步靠近单连城,双手握住单连城的右手,抖了抖。

“谢谢!非常感谢!”

话音未落,单连城突然浑身一阵剧烈颤抖,像触电似的眼睛上翻,嘴唇颤抖,嘴里发出呃呃哦哦的怪声,在大家吃惊的目光中,单连城嘴里突然吐出一股股白沫,手脚抽搐着就往地上倒去,杨奇一脸“错愕”地赶紧放开他的手,单连城在大家都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倒地,手脚抽搐着嘴里不断涌出白沫,眼睛已经完全上翻,只能看见吓人的白眼珠。

现场顿时一阵慌乱,火莲花乐队的另外三人,以及刚刚走过来制止冲突的女工作人员都赶紧手忙脚乱地去问去查看单连城的情况。

这边的动静引得附近几间办公室的门都纷纷打开,一个个工作人员诧异地走出来,看见走廊里的情形,看见单连城吓人的症状,有人惊呼:“羊癫疯?”

还有一片杂乱的其它惊呼声。

“这不是火莲花乐队的吗?”

“羊癫疯?这肯定就是羊癫疯了!”

“怎么回事?这人怎么突然这样了?”

“忘了带药吧!好吓人!”

……

七嘴八舌的惊呼、议论声中,杨奇微举着双手,一边后退一边辩解:“与我无关!与我无关啊!我只是为了表示感谢握了一下他的手,跟我没关系啊!大家给我作证啊!”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听到外面动静的吴季林也走出来,看见现场的情况,也微微变色,马上喊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也赶紧过来查看单连城的情况,兼问事情的缘由。

火莲花乐队的其他三人一边手忙脚乱地安抚还在不断抽搐,嘴里不断往外涌白沫的单连城,一边回答吴季林的询问,还一边不时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杨奇。

但单连城的症状实在太像羊癫疯发作了,所以,他们尽管心里怀疑这是杨奇做的手脚,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杨奇做的。

而且,他们也找不到任何科学依据握手能让人变成单连城这样。

就连谭飞、翟超伟他们几人也不时看向杨奇,怀疑是不是杨奇做的,一样的是:单连城的症状太像羊癫疯突然发作了,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起世上有过这样的先例——握手能让人变成这样吗?

杨奇的表情很无辜,脸上还有点惶恐之色,但实际上他心里很平静,单连城到底是不是羊癫疯发作,他心里最清楚。

人的手上有很多经脉,都说十指连心,这些经脉在常人眼里,大概也就能通过搭脉诊断病症,但在他们修道之人的眼里,人手上的经脉就像木偶身上的线,牵动这些线就能控制木偶作出各种反应。

如果这几人不是太过份,尤其是单连城嘴巴太臭,杨奇也不想把这种手段用在他身上,这种手段用过一次,以后就不好再用在别人身上了。

如果和他握手的人,先后有两人以上突发“羊癫疯”,别人想不怀疑他杨奇都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