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最后的告别

一上午,杨奇走到哪里听见的几乎都是赵志宏跳楼事件和林秀玲广播里13众道歉的事,在这临近高考的时候,这两件事突然成了恒店7中最热的话题。

关于学校这次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出了这种恶件,不仅没有推卸责任,反而第一时间让林秀玲老师出来认错、道歉,杨奇也听见了不止一个传言,其中有一个似乎比较可信。

——赵志宏的父亲是恒店著名的大律师——赵天隆。

据说这个赵天隆诡辩能力非常强,很多没人敢接的案子他敢接,并且,这些看似事实清楚,根本就打不赢的官司,他不是将被告人完全开脱成无罪,就是将重罪变成小罪。

如果不是发生了赵志宏跳楼事件,赵天隆的名声再大,恒店7中的学生也未必有几个能听到,毕竟律师的圈子与学生相距太远了。

但赵志宏的事出了,学校很反常的让林秀玲老师这么快就在广播里公开道歉,高三5班平日里与赵志宏亲近,了解赵志宏家庭背景的,就有人在私下里传出了赵天隆的消息。

一个以诡辩才能著称的大律师儿子在学校跳楼身亡了,学校里还有流言赵志宏跳楼的当天上午撞了一个女老师,并且被那女老师狠狠地训斥了。

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普通父母身上,可能最多也就能让校方在私下道歉,并给与一点象征性的补偿,甚至连象征性的补偿都不会有。

但赵志宏的父亲是赵天隆,是著名的大律师,一张嘴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恒店7中的校领导心里能不忌惮吗?

杨奇听到的传言还说:放眼整个恒店,也未必有一个律师能胜过赵天隆。

更何况,在赵志宏跳楼一事上,赵天隆如果起诉恒店7中的话,目前的形势明显是赵天隆更占优势。

以赵天隆的能力,这样的案件他会输吗?

一上午,林秀玲都没有出现在高三3班的教室里,班里没人知道她今天是否请假了,有男生问来班上上课的任课老师,任课老师也表示不清楚。

问林老师会不会有事?赵志宏的家人有没有起诉学校起诉林老师?

任课老师也是说不清楚。

一副三缄其口的模样。

下午,林秀玲依然没有出现在3班的教室,这在林秀玲来说是很反常的。

杨奇听见同桌冉空与人聊天的时候,说:“林老师以前每天最少来教室三四次,今天一次没来,唉!不知道林老师去哪里了!一天没看见林老师,感觉整个人都没劲了!”

听见冉空说这番话的时候,杨奇下意识注意了一下班上其他人的状态,发现今天其他人的情绪好像都不高,不见几个脸上有笑容的,教室后排的男生一下课就有小半趴在桌子上发呆。

就算是上课的时候,课堂上的气氛也很沉闷,任课老师不提问还好,如果问“这个问题有哪位同学知道?知道的请举手!”,大家的反应就要让任课老师尴尬了。

全教室不见一个举手的,任课老师的提问就像钓鱼的时候,鱼钩扔进了粪坑,半点反应都看不见。

如果是往常,遇到这种情况,任课老师多少会刺激大家几句,但今天遇见这样尴尬的局面,任课老师一愣之后,多半都能琢磨明白其中的原因,差不多也都能理解。

之后,一连三天,林秀玲都没有出现在教室里,校园里、食堂里也都看不见她的身影,她整个人好像消失了。

班上的气氛也一直很沉闷,杨奇注意到很多同学的情绪都不高,杨奇自己没看见,但却听说赵志宏的父母来过学校,找过学校领导,赵天隆是带着司机和助理来的,学校几位主要领导都出现接待了。

据说赵天隆坐的车是宾利,走的时候,赵志宏母亲一边抹泪一边扬言一定要为她儿子讨公道,而学校的几位领导则都陪着笑脸。

三天后的清晨,早自习时间,明显清减憔悴了不少的林秀玲终于现身教室,当时随着一女生脱口喊了一句“林老师来了!”,整个教室迅速安静下来,几十双男女生的眼睛都望向林秀玲,包括杨奇。

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林秀玲素颜朝天,一点淡妆都没有化,一头秀发也只简单地扎了个马尾,脸色略显苍白,眼眶略显红肿。

见大家都安静地望着她,林秀玲勉强挤出点笑容跟大家点点头,在大家的注视下,微低着头走上讲台,双手按在讲台上,低着头酝酿了片刻,微微抬头复杂的目光缓缓在每个学生的脸上扫过,眼神已经失去她往日的神采,略显黯淡与柔弱。

“林老师!您怎么样了?您没事吧?”

与潘洁瑜同桌的李玲突然问出大家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对啊!林老师!你怎么样了?”

“林老师……”

李玲开了头,教室里立时此起彼伏地响起七八道关心的询问。

讲台上的林秀玲眼眶一红,紧抿着嘴唇,眼眶里已经能看见晶莹的泪光在闪动。

微微抬起修长精致的右手,微微下按,示意大家安静,待大家安静后,她比往常低了不少的声音才响起。

“各位同学……老师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一直相信……与每个人的相识,都是缘份!过去的三年里,我能与大家成为师生,我一直相信这是莫大的缘份,老师我很珍惜!本来,我是希望能尽可能多的帮助大家,帮大家都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虽然……我知道这很难,但我真的是这么希望的!也一直是朝这个目标去努力的,我、我、我不止一次的想象过高考结束,我们相聚一堂,再开最后一个班会时候的情景,我想象过那时的大家、你们会不会比现在更活泼一点?会不会有某个、或者某几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同学,突然在我们最后的毕业晚会上表现出惊人的才艺,让老师我眼前一亮?”

林秀玲说这番话时,明显是动了感情的,不仅说的她自己掉下眼泪,也说的教室里不少女生眼眶泛红,悄悄抹眼角。

就连与杨奇同桌的冉空也微微仰起脸,似乎是不想让眼泪流下来。

听到这里,很多人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林秀玲终于说出大家最不想听见的一句话。

“只是,现在老师不得不要与大家说再见了,老师已经向学校递交了辞职信,并且已经得到学校的同意批复,从今天起,我将不再是大家的班主任,今天来班上,是我与大家最后的告别,从此以后,我们再见就不再是师生,而是朋友了!最后,我希望大家在接下来的高考里,都能考出一个好成绩,这是我对大家最大的期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