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一眼镇大妈

“看什么看?滚!滚!都给老子滚远点!滚!!

施洛风搂着楚芸走远后,红着眼睛的谭飞突然对那些观众和非主流歌迷爆发了,一阵怒骂声中,那些之前被歌声吸引来的观众基本上都散了,兰欣看了杨奇一眼,犹豫了一下,也低声把那几个非主流带走了。

片刻工夫,杨奇他们乐队前方已是空无一人,只剩下他们乐队几个人或站或坐在这里。

谭飞恼怒的眼神也在杨奇等人脸上扫过,不过,面对杨奇他们几个,谭飞终究还是没有恶言相向。

杨奇没有说话,他心里虽然对施洛风、楚芸两人与谭飞的关系有所猜测,但他毕竟不能肯定,本着多看少说少错的原则,他暂时没打算开口。

陈苦担忧地望着谭飞,不时看一眼杨奇和翟超伟还有黄檀,大概是希望杨奇他们能出言安慰谭飞。

黄檀默然片刻,起身走到谭飞那把砸断在地上的电吉他那里,蹲下一手拿起一截看了两眼,微微摇头,回头对谭飞说:“废了!估计修不好了!”

翟超伟补一句:“一千多块飞了!”

“飞了就飞了!”

谭飞没好气地道。

此时的谭飞就像困兽一般低着头咬牙切齿地在那一小块地方走来走去,恰这时,便利店的老板娘从窗口探出头来,皱眉不豫地喊:“嗨嗨!你们几个小伙子,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呀?我同意你们从我店里接电线出来,是指望你们给我吸引几个客人来的,你们刚才怎么把人都赶走了呢?你们这样,下次还指望我答应给你们用电吗?啊?真是的!一点都不懂事!”

谭飞心情本来就很糟糕,哪里还能听得了这话?

闻言,当即就回头怒瞪那老板娘一眼,骂道:“不给电就不给电!以前我们帮你带来多少生意?今天一次你就跟我唧唧歪歪?你信不信我把你这破店砸了?”

“哟嗬!还要砸老娘店?来呀来呀!!老娘还真不信呢!”

老板娘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针锋相对。

谭飞受她话一激,当即就往那边冲,翟超伟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抱住情绪极不稳定的谭飞,脑袋探出窗口的老板娘一见谭飞冲动的样,也吓了一跳,脸上微微变色,黄檀和陈苦见了,也瞬间变色,赶紧跑过去帮着翟超伟一起拉住谭飞。

老板娘明明已经有点心慌了,嘴上却依然不认输,见翟超伟他们几个人抱的抱、拉的拉,拦住了冲动的谭飞,她小话马上又来了。

“砸呀砸呀!来砸老娘店试试啊!信不信老娘马上报警,把你个小赤佬抓进局子里去吃牢饭?有娘生没娘教的小赤佬!嗤!”

一片乱象!

杨奇无奈暗叹,从小爷爷就教他不要与人作意气之争,无谓!

而眼前谭飞与便利店老板娘的争执,就是典型的意气之争,两人之间本来没什么,却因为双方说话都刺耳,闹成这样。

暗叹一声,杨奇将身上的吉他卸下放在地上,在几人诧异的目光中,神情平静、不紧不慢地走进便利店,将乐队接出去的接线板插头拔下,一边收拾接线板的电线一边走出便利店,将接线板收拾好之后,才偏头对诧异看着他的谭飞、翟超伟等人说:“都过来收拾啊!站那摆poss呢?还真想砸人家店啊?赶紧的!收拾完了各回各家!”

翟超伟、黄檀和陈苦更诧异了,谭飞也微微张合着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便利店老板娘眼珠转了转,张口:“我……”

“你也闭嘴!”

杨奇一听见她声音就突然扭头冷眼逼视着她,那一瞬间杨奇的眼神竟有一种奇特的威压,将老板娘想要出口的话硬生生憋在嘴里。

“再废话我带他们一起砸了你的店!你还真想让我们把你的店砸了不成?跟我们几个小青年斗气,你几岁了阿姨?”

每个人的眼神都是不同的,气势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也确实存在。

有些人的眼神一眼就给人正气的感觉,而有些人的眼神则给人邪的味道,身居高位者的眼神也确实能让下属乃至普通人感到压抑,某些人的气势一旦爆发,也确实能让四下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杨奇穿越来这里之前,练气大圆满的境界,早就让他养成独属于他的气势,那时的他之所以平日里让人看去平凡无奇,不过是他自己有意收敛,现在,他的修为虽然没了,但气势和眼神这些东西,却还存于他的骨子里,这突然间的爆发,这一瞬间爆发而出的眼神和气势,确确实实镇住了那嘴碎的老板娘。

老板娘嘴唇嗫嚅着,还想说什么,但迎着杨奇那威压的眼神,不知怎的,她想说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本来心里还有点不满的谭飞见杨奇喝住了那老板娘,谭飞心里的不满也瞬间消去了不少,脸上的怒容很快就退去了,理智回归,自失地笑笑,谭飞心平气和地对翟超伟他们说:“行了!都放开我吧!听奇哥的!赶紧收拾了东西都走吧!以后不来这里练歌就是了!走吧走吧!”

“不生气了?”翟超伟还有点不放心,仔细在谭飞脸上看了又看。

黄檀却是第一个放开手,然后陈苦也放了。

“生气?还生毛啊!没见奇哥都发火了吗?赶紧的!放开!”谭飞没好气地挣了挣,翟超伟回头看了一眼面容沉肃的杨奇,讪讪地笑着,终于将手放开。

几人一起动手收拾,不多时便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好,至于那便利店的老板娘,大概也回归了理智吧!没再出言刺激谭飞,也没再啰里啰嗦,从窗户那里收回脑袋,神情有点奇怪地坐在店里嗑瓜子,不时瞥一眼窗外杨奇的身影。

这样奇怪的年轻人,她活了半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见,明明是个十几岁的小年轻,刚才那一眼却让她心里发怵,前一秒她还一头恼火,被他那一眼一盯,她一头的火居然全都消失不见,这让她想起已经过世十几年的老爹。

她的记忆中,以前也就她自己老爹瞪她才能让她立即住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