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连续卡壳

杨奇无奈地笑笑,微微低下头避开兰欣直勾勾的目光,兰欣这样风格的女生他真的欣赏不了,所以,即便他已经明确感觉到她在泡他,杨奇也没有心动的感觉,这样的小女生在杨奇原来世界就有很多,给杨奇的感觉就是爱玩、任性、没有定性,不管是做事还是对待感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可能她今天喜欢他,过几天又会喜欢上另一个男生,心情就像六月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奇哥!我们再试试第二首?”

身后传来谭飞询问的声音。

杨奇回头望向他,见谭飞期待地看着他,目光看向翟超伟,翟超伟笑嘻嘻的,看向黄檀,黄檀微微跟他点头,望向陈苦,陈苦挤出一个笑容给他。

“行!那就试试《水手》!”

杨奇点了头,收回目光,弯腰拿起自己的本子又开始给他们几个撕曲谱,一人一张,等每个人拿到《水手》的曲谱,各就各位后,杨奇这次没有回头,一边调整着肩膀上的吉他带一边扬声问:“都准备好了没有?”

翟超伟:“ok!”

谭飞:“ove!”

黄檀:“好了!”

陈苦:“我也好了!”

于是,杨奇低头看了几眼自己面前的曲谱,然后眯眼微微酝酿情绪后,举起右手三根手指,一秒屈起一根,待三根手指全部屈起后,身后传来翟超伟的键盘音,叮铃叮铃的键盘音很悦耳动听,瞬间就给观众一种清新的感觉。

跟着黄檀的鼓声也切入进来,随即谭飞的吉他声也短暂地来了一小段,旋律依然是杨奇熟悉的旋律,只是和上一首《同桌的你》一样,这首歌的旋律与原版也有点点不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杨奇只记得这两首歌是怎么唱的,至于配乐,他以前听这两首歌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分辨,更没有用心去记,他只能根据自己有限的乐理知识,以自己的理解用一般乐队常规使用的那几种乐器来编曲。

如果不是有原版的旋律给他作参照,像编曲这种活他也做不好。

一段熟悉的旋律后,杨奇微微低头,凑近麦克风再次开嗓。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

刚唱到这里,杨奇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歌声也停顿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黄檀的鼓声忽然乱了几拍,与翟超伟的键盘音分离了。

杨奇歌声一顿,翟超伟的键盘音却还是原来的节奏,黄檀的鼓声也还没有调整回来,于是,这首歌刚开始便乱成一团。

“停!”

眉头微皱的杨奇抬手叫停,因为他熟悉的旋律乱了,后面的歌词突然唱不出口了。

杨奇回头望去,谭飞嘴角邪邪的笑意没了,眉头也皱着,翟超伟双手按在键盘上,无语地望着黄檀,道:“青蛙!认真一点好不好?”

黄檀抱歉地对大家双手合十作揖,陈苦右手按住贝斯的弦,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依然很没有存在感地没有发言。

“嘁!刚起了个头就停了,真逊!”

刚刚还给杨奇他们打赏了几块钱的一个非主流少年翻了个白眼,撇着嘴表达不满。

“怎么回事?刚才不是唱得挺好的嘛?”

一个被《同桌的你》吸引过来的少妇不知道杨奇他们今天是第一次练这两首歌,此时也发出疑惑的声音。

“不行的话,就把刚才的歌再唱一遍吧!”

“对!不行就把刚才那首歌再唱一遍吧!正好刚才那首歌我也只听了一半!”

“别着急小伙子们!定定神,想好了再唱!”

乐队前面那些听歌的,顿时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兰欣此刻眉头也是皱着的,但她听见身旁和身后那些七嘴八舌的声音,却是眉头越皱越紧,很快她就忍不下去了,转过头,扬着下巴乜视地扫视着那些七嘴八舌议论的人,娇声喝斥道:“闭嘴!都给老娘闭嘴!有你们什么事儿啊?爱听不听!不听马上滚蛋!别哔哔个没完!苍蝇似的嗡嗡嗡个没完,烦死人了!”

唯她马首是瞻的几个非主流少男少女见她发飙,马上就都住了嘴,而那些被歌声吸引过来的观众有些人心里虽然不高兴被她一个小姑娘训,但因为不想跟她一个小姑娘计较,倒是没说什么,但有些人心里不爽却马上就反唇相讥了。

一少妇:“哎哎!你个小姑娘说什么呢?小小年纪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呀?”

一老太太:“小姑娘好大的脾气!你爸妈平时没给你家教吗?”

一小孩:“呜呜呜……妈妈!妈妈!”

这小男孩居然嘴巴一歪,当场就哭了。

还有些人被兰欣喝斥了脸上挂不住,当即就转身不紧不慢地走了。

“再来一遍?”

杨奇瞥了一眼兰欣和那些观众的反应,没有说什么,而是回头询问谭飞他们,他的心态很平淡,今天他来这里就是和谭飞他们练歌的,至于那些观众的反应?

只要不打起来,杨奇是没兴趣管的,而且,他觉得也许等他们再次开始演练,音乐声一起,那些争吵可能就会自动消失。

“好!”谭飞同意。

“ok!再来一遍!”翟超伟。

黄檀:“奇哥!我准备好了!”

陈苦:“我也好了!”

于是,杨奇背对着谭飞、翟超伟他们再次举起右手,只竖着三根手指,像一个ok的手势。

“1、2、3,开始!”

随着一根根手指屈起,杨奇这次喊了号子,当“开始”两个字出口,身后翟超伟的键盘音奏起《水手》的前奏,随即黄檀的鼓声再次切入进来。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有……”

“停!停!”

这次唱到这里,杨奇再次抬手喊了停,这次不是黄檀的原因,也不是谭飞或者翟超伟又或者是陈苦的原因,而是杨奇自己!

上一首《同桌的你》因为旋律比较简单舒缓,他在吉他技巧和演唱上的不成熟,并没有突出显露出来,而这次的《水手》难度明显比《同桌的你》要大了一些,这不,杨奇刚才按照曲谱一边加入一段和弦,一边演唱的时候,手和口的配合立时就出了问题。

“嘁!擦……”

“我晕!”

“又停?有没有搞错?”

“会不会唱歌啊?连续两次都是刚开头就出错,浪费哥们感情!”

……

刚刚因为音乐声起,才小下去的议论声、不满声,因为杨奇这么快就再次喊停,顿时再次爆发出来,并且这次不满的声音比刚才那次还要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