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预感成真

潘洁瑜:“伤口大吗?”

杨奇:“还好,不算大!”

潘洁瑜犹豫了一下,轻咬一下嘴唇,注意着杨奇的神情,又问:“杨奇!你今天打破孟象山的头,是因为你头上的伤,前几天就是孟象山打的吗?”

“哈?”

杨奇被她问愣了一下,随即失笑,心里不得不佩服潘洁瑜的想象力,不过听她这么一问,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孟象山几天前打破了他的头,今天他打破孟象山的头来报复。

杨奇当然知道这个可能性极小,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那天晚上是谁打破“杨奇”头的,杨奇清楚的是今天他打破孟象山的头,是个意外,当时他都不知道孟象山把头摔破了,因此,他知道这件事与报复不报复无关。

微微摇头:“没有!你想多了!”

“真的?”

潘洁瑜依然有点怀疑。

“真的!”

杨奇虽然失笑,但心里却在想如果其他人知道他今天戴帽子的原因是头后面受伤了,恐怕像潘洁瑜这么联想的人会更多。

“杨奇!你……”

潘洁瑜的话被不远处突然响起的一串手机铃声盖了下去,叮铃咚隆的手机铃声相当的大,潘洁瑜自己都听不清自己说话的声音了,潘洁瑜无语地望过去,杨奇笑了笑,也望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个身穿一套天蓝色时尚卫衣,发型相当新潮,左边鬓发剃的干干净净,右边头发却又长达十几厘米的白净男生。

这男生此时夹着一根长长的青菜,仰着脸张着嘴,慢慢将青菜从上往下一点点放进嘴里,另一只手摸了几下,摸出一只崭新的银白色触屏手机,瞄了一眼屏幕,按下接听键。

“喂?”

“张儿!你在哪呢?我现在在教学楼这边,刚才教学楼这里有人跳楼自杀了,你听说了没有?你在哪儿呢?来不来看啊?学校领导都惊动了!卧槽!这里围了好多人,还有人能拿手机拍呢!张儿你是不知道那家伙死的有多吓人,满地都是血!你来不来嘛?要来快点啊!卧槽!谁他妈踩我脚?”

“老子踩的!怎滴?你小子有意见?有意见就给老子保留!”

“呀?尼玛这么横?嗨!张儿先不跟你说了,这儿有个孙子挺横,我得教教他怎么做人!玛德!”

“嘟嘟……嘟嘟……”

手机刚才开的居然是外音,电话里的声音不仅新潮男生自己听见了,附近很多人都听见了,包括杨奇和潘洁瑜,周围因为这通电话瞬间安静下来,三三两两地面面相觑,那新潮男生也没兴致继续叼叼地吃东西了,怔了怔,他突然站起身随手将筷子扔在餐桌上,拔足就往外跑。

他的行为就像一个开关,瞬间开启了更多人的双脚,一个个放下手里的筷子、丢下吃了一半,或者几口的饭菜,一个个神情雀跃地跑出食堂,往教学楼方向跑去。

隐约能听见这些人兴奋的话音。

“擦!不知道是哪个傻鸟跳楼了!”

“刺激!以前只听说别的学校临近高考的时候有人自杀,没想到今年轮到咱们学校了!”

“校长恐怕要哭了!哈哈!”

“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要是女的就可惜了!”

“快快快!你跑快一点!!”

……

杨奇和潘洁瑜四目相接,彼此都是无言,居然有人跳楼自杀,刚才那电话里的背景声音乱糟糟的,听上去至少有上百人在乱糟糟的说话,有男生大呼小叫的声音,也有女生的惊呼,感觉这件事应该不是假的。

“你去看吗?”

潘洁瑜打破两人间的沉默,神情复杂地问杨奇。

“你去吗?”杨奇反问。

潘洁瑜:“我想去看看!”

杨奇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那就一起去吧!”

“好!”

见杨奇起身,潘洁瑜马上也放下筷子起身跟在杨奇身旁,一路上,两人看见学校各个方向都有人或疾走或奔跑着向高中部教学楼的方向去,各种各样的声音传进两人耳中。

有人兴奋,有人惋惜,有人摇头,有人互相议论着跳楼的原因,杨奇注意到不少议论跳楼原因的,都把那人跳楼的原因分析为临近高考,压力太大,心理承受能力不够这才跳楼的。

“应该是因为快高考的原因!”

小跑着跟在杨奇身旁的潘洁瑜也这么认为,杨奇也觉得很有可能,但不知为什么,他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却是今天上午那个在楼梯口撞了林秀玲,匆匆下楼去厕所的中途,将大便拉在裤裆里的那个男生。

也可能是他!

杨奇没有说出来,但心中却有这样的预感。

现在不同以前,他现在差不多没有任何修为,如果是以前,他修为都还在的时候,他心中的预感十有八`九都不会错的!

这是他们修道者心灵对天机的一丝感应,人与道合、道与天合,尤其是对于修为精深的修道者而言,他们的心灵比之常人,与天地之间的感应更加灵敏、神奇,有人能准确预知自己死亡的时间;有人能预见千里之外即将发生的事;还有人能看破一些凡人的命运。

杨奇以前修为还在的时候,就能感应到一些事,小到上街的时候,能感应到身后有一辆车突然冲向他;经过一栋大楼下面的时候,突然感应到头顶一阵危机袭来,紧急闪开后,一只花盆突然从天而降,从他之前的位置砸落在地;大到他曾准确预感到那位大人物登顶国内政坛。

而此时,与潘洁瑜一起快步走向高中部教学楼的时候,他有预感跳楼自杀的很可能是今天早上撞了林秀玲的那个男生。

只是,他现在已经没什么修为,他不确定自己现在的预感还会不会准。

恒店7中的食堂距离高中部的教学楼距离并不远,杨奇和潘洁瑜很快就来到楼下,远远就看见那里至少围了有两三百人,这还是午餐时间,如果是正常上课时间,那里恐怕最少已经围了上千人。

人群中心,十几个西装革履和身穿套裙的学校领导、老师,在一群学生中显得非常醒目。

“啊!好多血……”

潘洁瑜远远看见那里,就花容变色,脸色发白地手掩在嘴前,而杨奇却看得瞳孔微微一缩,血泊里的男生脸朝地面,他还没有看清,但那身紫红色的运动服杨奇很眼熟,正是今天早上撞林秀玲老师的那个男生所穿的服装。

他的预感成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