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九头身少女孟恬

“杨奇!你想找死吗?快放开!还不快点给老子放开?啊啊……”

孟象山左手食指明明已经受制在杨奇手中,但性格中习惯性的强势还是让他口气极硬,手指都疼得面皮抽搐、牙齿龇起了,还敢怒声威胁杨奇,而杨奇的回应只是微微一笑,抓着孟象山左手食指的手又折了一下,疼得孟象山双膝再次一弯,右膝已经跪到地上,右手也按在了地面。

“嘴巴这么臭?早上没刷牙吗?”

杨奇微笑着问他。

孟象山龇着牙瞪着杨奇,但眼里却藏着痛苦之色,太阳穴的血管突突直跳,还想骂杨奇,但这次他比刚才理智点了,心里虽然怒意更甚,但终究是没有再骂出口。

咬了咬牙,孟象山嘴上终于服了软:“好、好了!杨奇你赢了!放开!快放开我!你赢了你赢了还不行吗?”

杨奇微微莞尔,这么快就认怂了,看来到底只是个学生,表面表现得再强势,骨子里也没那么硬。

“以后别再烦我!”

警告一声,杨奇随手放开孟象山的食指,微笑着转身上楼,望着背对自己上楼的杨奇,孟象山咬着牙站起身,右手赶紧按捏放松左手食指,眼睛盯着杨奇的后背,咬着牙,眼神忽然变得凶狠起来。

“去你妈`的!”

突然一声怒骂,孟象山猛然发动冲向后背对他的杨奇,右手握拳狠狠一拳砸向杨奇的后背,孟象山一米八以上的身高,身强体壮,攥起的拳头看上去比一般人大了至少两号。

眼看他的拳头就要砸在杨奇后背上,杨奇似乎毫无防备,孟象山几乎已经预见自己这一拳马上就能把杨奇砸趴下。

他心里想的很好,刚才班上那么多人看见他把杨奇叫到外面,他相信班上没人会认为杨奇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要他能把杨奇放倒,事后就算杨奇说他曾经制住过他,让他孟象山认过输,只要他孟象山不承认,那就肯定不会有人相信杨奇的话。

简而言之,孟象山很清楚大家心里的看法,大家都认为他理所当然能轻易打赢杨奇,所以,只要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他最终赢了杨奇,班上那些人就不会有人怀疑他曾经输给过杨奇。

只是,想法很好!但……

眼看着自己“砂钵”一般大的拳头就要砸中杨奇后背,孟象山忽然看见杨奇突然向前一俯身,没有回头,但右脚却突然踹过来。

孟象山脸色一变,下意识就想躲,但……“嘭”一声闷响,孟象山只觉胸口一闷,上身猛然向后一仰,止不住地倒跌下去。

嘭嘭嘭一阵倒地从楼梯上滚落下去的碰撞声中,孟象山灰头土脸地从楼梯上滚落六七个台阶,最终撞在楼梯转角处的钢质护栏上,嘭一声,撞得眼前一黑,脑浆似乎都在脑子里狠狠晃动了一下,脑仁发胀得厉害。

“说了不要再来烦我!”

头昏脑涨加疼痛中,孟象山听见楼梯上传来杨奇淡淡的声音,跟着他模糊看见杨奇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方的走廊里,等他视线终于恢复的时候,楼梯下面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一道他非常熟悉的身影走上楼梯,走到他面前,直着身没有弯腰。

孟象山听见她冷冷的声音说:“真没用!白长这么大个,偷袭人家都不是别人对手,我要是你,就从这里跳下去了!以后别跟人说你是我哥哥!”

说完,这位身高腿长的九头身少女将一只钱夹扔在孟象山脚边。

“妈让我带给你的!以后出门记得自己带着,再忘在家里,我不会再帮你带来!”

这次说完,她冷眼看了蜷缩在地上的孟象山一眼,转过身又下楼去了。

被亲妹妹看见自己刚才无耻却又狼狈的样子,孟象山此刻脸皮涨得通红,咬着牙却说不出话来,羞愧得无以复加。

“对了,刚才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你们班上的吗?”

下楼梯一半的少女忽然停住脚步,回头问孟象山。

“杨奇!怎么了?”

孟象山随口答道。

“杨奇……名字不错!”

少女若有所思地评价了一句,没有回答孟象山的话,转过头就离开了,双手插在牛仔裤裤兜里,上身一件黑色短款窄袖的皮夹克,一只黑色皮质书包背在背后,加上她那修长的九头身个子,虽然模样只有十六七的模样,但酷劲十足。

她是孟恬,孟象山的亲妹妹,学校女排球队的悍将,目前就读高二,据说还是跆拳道社的高手。

比起哥哥孟象山这个班级里的体育委员,孟恬的运动天赋明显更胜数筹,过去两年的校运动会上,她总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

显然她刚才亲眼目睹了哥哥孟象山偷袭杨奇,却又被杨奇头也没回地一脚踹下楼梯,而她却一点也没有帮哥哥出头的意思。

从这一点上来看,她这个做妹妹的,倒是和杨奇现在的妹妹杨英琼有点相似,同样都对自己的哥哥看不上眼,语气冷漠。

……

没了修为的杨奇感知能力无法与以前相比,刚才并没有注意到孟象山的妹妹孟恬出现,此时杨奇已经回到教室,安安稳稳地回到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对于座位前后那些看笑话的眼神、表情变得意外、疑惑,仿佛未见。

这些人等了好一会,目光频频望向教室后门,却一直没有看见孟象山回来,于是,这些看热闹的同学神情就更疑惑了。

与杨奇同桌的冉空没忍住心中的好奇,胳膊肘碰了碰杨奇胳膊,待杨奇目光望向他,冉空神情疑惑地低声问:“孟象山呢?他怎么还没回来?他就这么放你回来了?”

问后面这个问题的时候,冉空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杨奇两眼,见杨奇出去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他心里纳罕不已。

“不然呢?”

杨奇微笑着反问,冉空哑口无言,作为同桌,他总不好说杨奇应该被孟象山收拾的很难看吧?

见他无以言对,杨奇笑了笑,收回目光不再理会他。

杨奇早就看出了,这个同桌不值得深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