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消瘦老人

杨奇盛了碗饭夹了些菜,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去八仙桌那里惹妹妹嫌,他已经清楚这个妹妹现在对他没有半点好感。

杨奇很自觉地端着饭碗走出堂屋,在院子里的花坛沿上坐了,一边吃饭一边欣赏自家这个小院。

小院不大,也旧,但很静谧、自然,除了在他房间门前旁边栽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橘子树,在爸妈卧室外面还有一棵柿子树,除此之外,除了房子这边,三面围墙的墙根下都有砖头砌就的花坛,花坛里种了些灌木,也种了些姹紫嫣红的花,杨奇能认出来的有月季、栀子花、梅花,其它几种他就不认识了。

橘子树和柿子树上都结了不少橘子和柿子,把枝头压得沉甸甸的,看着很喜人。

夜色越来越浓,夜色下的这个小院,在杨奇眼里很有感觉,家的感觉。

番茄炒蛋,鸡蛋有点咸,番茄有点生;红烧豆腐火候差了点,嫩的感觉有,但不够入味;红烧鸡爪的火候也差了些,鸡爪是烧熟了,但鸡爪骨头里面的鲜香滋味没有出来,妹妹做饭的手艺不如他,但杨奇吃的很香,他心情很好。

饭后,杨奇将碗筷洗了,连同妹妹吃剩的碗筷。

罗尚梅今晚回来的依然很晚,过9点半的时候才进家门,她进门的时候,杨英琼和昨天一样还在堂屋八仙桌那里看书。

“妈!你下班了?肚子饿了吧?我去给你盛饭!要不要先喝点水?”

与昨晚不同的是,今晚罗尚梅一进门,杨英琼就马上放下手里的书起身准备伺候罗尚梅,其实除了昨晚,罗尚梅每天晚上这个时候回来的时候,杨英琼都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之所以例外,不过是因为昨晚杨奇和罗尚梅同时进门,她不想看杨奇而已。

“先给妈倒杯水吧!”

罗尚梅露出笑脸走过去在八仙桌旁边坐下,随手将挎包放在桌上,坐下的时候,下意识地长长吁了口气,一天工作下来,她确实疲惫了。

“嗳!好!”

杨英琼清脆地应着,手脚麻利地从壁橱里的热水瓶里给罗尚梅倒了一杯白开水。

双手将水杯递到妈妈手里的时候,杨英琼微皱着鼻子埋怨:“妈!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家里的卫生等我放学回来我来做,你今天怎么把家里弄得这么干净了?你早上在家就那么点时间还要洗衣服,要我说你多少次啊!”

听女儿说到今天家里的卫生,罗尚梅脸上的笑容就更欣慰了,捧着水杯一边吹着水面的热气,一边笑说:“英琼!你错了!今天家里的卫生可不是妈妈做的!”

“嗯?不是你做的,那是谁做的呀?难道还能是杨奇做的?嘁!”

提到哥哥杨奇的时候,杨英琼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就差翻白眼了。

罗尚梅抬眼看了她一眼,笑眯眯地说:“你说对了!英琼啊!今天家里的卫生还真是你哥哥做的!早上我在院子里洗衣服进门的时候,亲眼看见他还在弄呢!”

杨英琼刚要坐下,闻言呆了一下,屁股将落未落,距离条凳只有一掌的距离停在那里。

“什么?他?妈!你骗我的吧?杨奇他会搞卫生?怎么可能?”

“真是你哥做的!”

罗尚梅说完见女儿还怀疑地望着她,又点点头向女儿表示确定。

杨英琼呆呆地眨了两下眼睛,缓缓落座,神情之间依然不大相信,但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嗤笑。

……

与此同时,杨家不远处的那个怡情湖公园一角,杨奇坐在公园长椅上,怀抱着他房间里那把木吉他,正在弹几下停几下,微微眯着眼睛练习着吉他的弹奏手法。

一边回忆今天下午在领域网吧看的那些吉他入门教程,一边尝试着练习,叮叮咚咚的吉他练习声时断时续,完全不成旋律,但杨奇脸上没有丝毫不耐之色,微眯着眼睛练的很专注。

他有的是耐心,有的是专注。

杨奇以前虽然没有学过吉他,但他吹口琴很多很多年了,五线谱也都熟悉,所以,今天下午在网上看的那些吉他入门教程,对他来说不难理解,他当下需要做的便是练习,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将视频上学到的东西练成自己的本能。

他相信这种技巧性的东西,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东西,多练,总有弹好的时候,他唯一不确定的是在今年的艺考之前,他能不能练得足够好。

一个灰白胡须、灰白头发的消瘦老人背着双手从杨奇面前不远的地方经过,在看见杨奇练习吉他的时候,这消瘦老人停下脚步、扭头看过来,双眼微闭驻足停了片刻,又睁眼看了一眼专注练习的杨奇,消瘦老人微微摇头,笑了笑,转身渐渐走远。

……

接下来的两天,杨奇依然处于请假养伤状态,没有去学校上学,每天的生活很规律,凌晨时间在床上打坐,鸡鸣后,从床上下来洗漱后,独自走出院门去附近的怡情湖公园散步,连续两天清晨,他都远远看见在公园空旷处练拳的周阿星,不过,杨奇没有再过去打扰他。

散步回家后,吃了早饭杨奇就开始打扫家里卫生,等妈妈去上班后,他不是在院子里练吉他,就是去领域网吧看吉他教程。

下午的生活也是如此。

每天晚上他回家的时候,妹妹总是在八仙桌上做习题或者看书。

入夜后,杨奇会带上那只吉他去怡情湖公园,坐在那个角落的长椅上练习吉他。

巧的是,一连三天他在公园练吉他的时候,那个消瘦的老人都会经过他身前不远处,消瘦老人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都会驻足几秒钟侧耳听一听杨奇的练习,然后微笑着摇头再次离开。

一连三天,天天如此。

而杨奇却没有留意到他,因为练习吉他的时候,杨奇总是那么专注,这是他以前修炼《铜符铁卷》时养成的习惯。

做一件事,只要足够专注,就能做好!这是他多年的心得。

他知道这一点,也能做到这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