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杨奇”的死因

“噗……咳咳!”

电话那头,林秀玲刚刚拿起茶杯喝的一口水瞬间全喷出来,而且还呛到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八婆?

“杨奇!你叫我什么?啊?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林秀玲咳声稍住,马上便追问杨奇,如果她刚才真的没有听错,那这个学生就太大胆了,她以后也没法教没法管了,敢叫自己班主任八婆的学生,她从教以来别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说过。

房间里书桌前,杨奇听见电话里的动静和咳嗽声,以及紧接着她拔高了声音的诧异质问,心里便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怕是又闹了一个乌龙。

昨天晚上把手机通讯录里标注着“妞”的女生,当作这具身体原主的女友,这次不知道又叫错了谁。

杨奇再次感受到被坑的感觉。

苦笑,这具身体的原主也真是够了!好好的手机通讯录好好的标注对方名字不行吗?弄这些奇奇怪怪的标注,让他根本弄不清电话那头的人谁是谁,和“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补救吧!

“啊?你……你不是小丽吗?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刚才听错声音了,还以为你是小丽呢!对不起对不起啊!请问您是?”

恒店7中高三年级办公室里,林秀玲翻了个白眼,长长地出了口气,觉得这样才对,刚才真的吓了她一跳,她做了杨奇三年的班主任,杨奇给她留下的印象虽然一直都不求上进,但也从来没这么离谱过,敢在电话里这么刺激她。

无意识地撇撇嘴,林秀玲没好气地道:“我是你班主任林老师!杨奇!你怎么回事?啊?在我班上三年,你连老师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杨奇:“啊?林老师?林老师您好!林老师刚才真是抱歉!我手机比较旧,音质很差,刚才没听出来,不好意思啊林老师!”

林秀玲:“行了!不过,杨奇我要说说你呀!就算是你朋友,你叫人家八婆总也不好吧?以后要注意啊!礼貌懂不懂?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点礼貌都没有!就算是朋友,朋友之间基本的礼貌也还是要有的!”

杨奇:“是是是!林老师教训的是!”

林秀玲:“嗯,知道错了就好!对了,我听你妈妈昨晚打电话跟我说你生病了?怎么样?现在好点了没有?严不严重?”

……

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位声音悦耳的林老师电话,通话结束时,杨奇额头上已经囧出了一层细汗,叫自己班主任八婆,这种事他自己想想也觉得离谱,刚才如果不是道歉及时,恐怕要被这班主任请家长去学校。

这眼看就要到高考了,这个时候如果因为这种事妈妈被班主任叫去学校,杨奇不用想也知道妈妈会有多失望。

他不想妈妈失望。

杨奇放下手机,刚拿起初中毕业纪念册,准备继续看,外面院门就被人拍响了几下,杨奇偏头望向院门方向,跟着又听见几下拍门声,铁质的院门被拍的声响挺大。

谁呢?

心下疑惑,杨奇还是放下刚拿起的纪念册,起身走出房间,往院门处走去,目光望过去正好与院门外神情颓丧的陈苦目光相接。

杨奇之所以一眼就认出院门外那个其貌不扬、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颓然男生是陈苦,自然是因为他刚才才在初中毕业照上看见陈苦的照片和名字,以及毕业纪念册上,陈苦给“他”的毕业赠言。

杨奇有点意外地停下脚步,而院门外的陈苦看见他,却瞬间睁大了眼睛,脸色一白,下意识地让后一退,望着杨奇的眼神就像是大白天看见了鬼。

见他这副夸张的反应,杨奇眼帘微垂又再抬起,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看陈苦这惊吓的表现,杨奇估计可能陈苦知道“杨奇”昨晚已经死了,所以再见到他活生生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才会脸色大变,如此惊吓。

微笑重新回到杨奇嘴角,若无其事地走到院门那里打开院门,微笑着对又向后退了两步,嘴唇微微哆嗦的陈苦说:“你怎么了?怎么这副表情?我不就是受伤了嘛!怎么像见了鬼似的?呵呵!”

穿越前,杨奇不是个演员,但他有一颗冷静的心和好用的头脑,所以此时演起戏来,浑然天成,陈苦目光闪躲着一直注意杨奇的表情、神态,根本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嗯,也没有这么绝对,至少陈苦发现杨奇今天的笑容有点陌生,这样淡淡的笑容,他还从来没在杨奇脸上看见过。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陈苦定了定神,犹豫着嗫嚅着问:“奇、奇哥!你、你没事?”

杨奇微笑着抬了抬双手,反问:“你说呢?”

跟着又说:“没多大事,就是后脑被人开了瓢,流了不少血,怎么?你以为我死了?”

杨奇笑吟吟的眼神让陈苦牵了牵嘴角,露出一抹完全说不上好看的牵强笑容,讷讷地说:“没、没!奇、奇哥!对、对不起!昨晚要不是为了给我出头,你也、你也不会受伤,而且、而且还是被人打在后脑上……奇哥!我、我昨晚以、以为你、你已经死了,我、我胆子太小了,吓得一个人跑回了一家……”

讷讷地说到这里,陈苦忽然鼓起勇气抬起头努力正视着杨奇的眼睛,声音也大了一些,道:“奇哥!我昨晚一晚上根本就睡不着,我、我考虑了一晚上,早上起来又、又想了好几个小时,我这次过来本、本来是打算向奇哥你妈妈认错的,现在、现在奇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太好了!”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又变得嗫嚅小了起来。

杨奇已经从他的言语、神态中,看出他性子懦弱,胆子不大,但心性应该不坏。

杨奇从他嘴里,也算是初步得知“杨奇”是怎么死的,只是……“杨奇”到底帮陈苦出什么头,才被人打死的?杨奇现在依然不清楚。

近距离看着陈苦颓丧懦弱的样子,杨奇决定旁敲侧击了解一下打死“杨奇”的是什么人,他现在占据了“杨奇”的身体,“杨奇”的敌人也会延续到他身上,他得先知道对方是谁,否则都没办法注意。

杨奇:“陈苦!伤我的人呢?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