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一墙之隔

杨奇心里的疑问更多了,又多了一些关于这个叫阿樱的邻居女子的疑问,但他没有问妈妈,心中的那些疑问他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观察得知,他不想让妈妈对他起疑心,尽量不让妈妈感觉到他与往日的不同。

将妈妈的电瓶车在小院车棚里停好,杨奇收拾思绪,微笑着走向家门。

从外面看,这是一套左中右三间的平房,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应该是房间。

妈妈已经进屋了,杨奇还未走进家门,便已经听见堂屋里一个年轻女孩与妈妈说话的声音。

“妈!你下班了?厨房里我已经烧好洗澡水了,你赶紧去洗个澡吧!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洗好休息吧!”

清脆的声音,听上去挺孝顺。

这让杨奇还没有看见她,便已经对这位妹妹先有了好感,穿越前的那一世他是没有妹妹的,爸妈早早过世后,他就只有与爷爷相依为命。

不知道他这位妹妹是个什么模样?

杨奇心里有点好奇,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堂屋里一根日光灯雪亮,听见门口的脚步声,堂屋里趴在八仙桌上写作业的红衣女孩扭头望来,她刚才正在与妈妈说话。

她这一回头,便与刚刚进门的杨奇双眼对上。

“杨奇?”

女孩有点意外,脱口叫了杨奇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喊哥哥,然后就回过头去继续跟妈妈说话。

“妈!我晚上做的饭菜还剩了些,你洗了澡吃点再休息吧!还热在锅里呢!”

“好!妈知道了,英琼!你也早点把作业写完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你明天也还要上课!”

“嗯!妈,我知道了!你赶紧去洗澡吧!”

罗尚梅笑笑,一边进左边房间去拿衣服,一边应了一声。

很快,堂屋里便只剩下趴在八仙桌边写作业的杨英琼和站在大门口的杨奇,杨奇本来打算进门后,微笑着和妹妹打个招呼的,但此时的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个妹妹只在他进门的时候扭头看了他一眼,脱口喊了他的名字,表示了意外之后,就收回目光再也不看他一眼,此时妈妈去房间拿洗澡衣服了,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妹妹就低头在那里自顾自地写着作业,完全没有搭理她这个哥哥的意思。

妈妈回家,她这么热情孝顺,我这个哥哥进门就这待遇?

手里拎着伤药的杨奇面露无奈之色,暗道: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他这个妹妹关系很不怎么样啊!

妹妹不叫他哥哥,直呼他名字不说,堂屋里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别说聊天了,看都不看他一眼,这关系比普通邻居还不如啊!

杨奇想到刚刚进院门之前,隔壁出门的那个名叫阿樱,模样却和他记忆中大明星黎若彤一样的女子,作为邻居,那名叫阿樱的女子都比他这个妹妹更礼貌、客气。

站在门口无奈一笑,杨奇也不急着马上就改善与这妹妹的关系,拎着手里的伤药就往右边的房门走去。

既然妈妈走进的是左边的房间,那右边的房间应该就是他和妹妹住的了,这么大了还和妹妹住一个屋,杨奇心里无奈,但也没有太多抗拒,他心里坦荡,现在这个家里条件又只是如此,他便只能接受。

“哎!杨奇!你干什么?”

杨奇刚刚走到右边房间门口,原本貌似正在专心写作业的杨英琼突然站起,怒喝一声,声音之大,吓了毫无心理准备的杨奇一跳。

“唉唉?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兄妹俩怎么又吵架了?又吵什么呢?”

左边房间里传来妈妈急急的脚步声,人还没有赶出来,着急的声音就传出来了。

杨奇有点茫然地看看面前的房门,又看看一脸怒色站在八仙桌旁边的妹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干了什么,让她突然这么生气。

“我?我做什么了?”

杨奇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问。

说话的工夫,妈妈罗尚梅正好从左边房间里赶了出来,担心地看看杨奇,又看向女儿杨英琼,也纳闷了。

“英琼!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又发你哥哥脾气呀?”

罗尚梅的神情是无奈的,看她的语气,她这一对儿女平日里肯定是没少爆发过冲突,而且,听她刚才这句话的语气,平时一向占据上风的,好像还是女儿杨英琼。

而此时,因为角度的关系,之前杨奇站在门口的时候,杨英琼看不见杨奇后脑勺,所以没有注意到杨奇脑后包扎伤口的纱布,此时,杨奇站在右边房间门口,杨英琼则一眼就看见了他脑后的纱布。

眼里闪过一抹明显的厌恶之色,杨英琼手指着房门口的杨奇,高声对罗尚梅说:“妈!杨奇他刚才想进我房间!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想进我的房间!妈!你说他是不是太过份了?”

闻听此言,杨奇嘴巴微张,扭头看看左边的房门,又看看右边的房门,最后又看了一眼左边房间尽头的那道敞开的房门,从那敞开的门内望去,里面有灶台、有菜刀、有砧板,还有一只红色的塑料水桶。

那里面明显是厨房。

除此之外,这堂屋里就再也不见一道房门,如果说左边的房间是妈妈的,右边房间是妹妹一个人的,那我晚上睡哪里?

杨奇懵逼了,他自认自己不是笨人,但这一刻他不由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力。

难道我每天晚上要睡堂屋?

总不成让我睡厨房吧?

杨英琼让杨奇彻底迷茫了,但罗尚梅却瞬间明白过来,松了口气,笑脸安抚了一下一脸怒容的女儿,然后罗尚梅就扭头看向茫然的杨奇,和声问:“小奇!你想去英琼房间拿什么东西吗?”

杨奇摇摇头,眨了下眼,选择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妈!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不料,他这样一说,罗尚梅立即紧张起来,小跑过来扶着他往八仙桌那边走,着急地问他:“小奇!怎么回事呀?是头晕?头痛?还是什么感觉呢?有没有哪里感觉特别不舒服的?你别吓妈妈啊!妈妈还没看你头后面的伤口有多深呢!那伤口是不是很深啊?有没有流很多血?如果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的话,可不能只在小诊所里打个巴子就算完事啊!”

杨奇见自己一句话就把妈妈吓成这样,赶紧安抚。

杨英琼这个时候,目光也频频望向杨奇的脑后纱布那里,脸上的怒容减了些,不过她还是没有一句关心杨奇的话出口。

杨奇安抚了妈妈好一会儿,再三保证自己脑袋后面的伤口并不深,也没有流太多血,只是感觉有点累,想早点休息,这才让罗尚梅稍稍放心。

“小奇!既然你累了,那妈妈就先扶你回房间去睡!哦对了,妈妈记得你打电话给妈妈的时候,说你饿了,妈妈先扶你去房间坐着,然后再给你弄些饭菜过来吃!”

到了家,却找不到自己房间的杨奇没有拒绝妈妈的好意,虽然他表现的这么虚弱会让妈妈更担心,但他实在是找不到自己房间在哪儿啊!

结果,让杨奇讶异的事情出现了,妈妈扶着他走向了大门,走出了大门,然后沿着墙根从墙边的一棵枝叶繁茂的树冠下穿过,穿过这繁茂的树冠之后,一道红漆斑驳的木门出现在他眼前。

他住的房间房门居然不在堂屋里,而是像大门一样直通院子……

这道门上的钥匙就插在门锁上,罗尚梅一拧一推,门就往里开了,随手在门边的墙上按了一下,屋内的一只尺许长的小日光灯就亮起来。

房间倒是不小,三米来宽,进深近八九米,杨奇在妈妈的搀扶下一边走进屋里,一边暗暗打量房间内的陈设。

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个念头——这个房间是紧邻之前那个叫阿樱的女子家房子的,仅仅一墙之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