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此地——恒店

妇人担心的声音,让杨奇心里淌过一道暖流,一想到电话那头的妇人可能和他穿越前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杨奇心跳就略微加快,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间弥漫开来。

“妈!对不起,我受伤了,现在没力气自己走回去了,您下班后,能顺便过来带我回去吗?我身上没有打车的钱了!”

心里有期待归期待,杨奇虽然心里期待着看见电话里这个妇人和他前世的母亲一模一样,但该编的借口他还是没有忘记。

不管电话里这个妇人是不是和他前世的母亲一模一样,是他在另一个时空的亲生母亲,他都需要不动声色地融入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

“啊?小奇!你受伤了?哪儿受伤了?怎么受的伤呀?你现在怎么样了?你现在在哪儿呢?啊?看了医生没有啊?我、我马上就跟老板说提前下班啊!我马上过来!对了,你快说你现在在哪儿呢?”

电话里的妇人一听他受伤了,马上紧张起来,那浓浓的关心味道杨奇感觉到了,母亲的感觉也更真切了。

前一世,他母亲过世的太早,还没有在他记忆里留下太深的印象就走了,这一直是杨奇心中的一大遗憾,每次想念父母的时候,他总是想不起他们的样子,连张照片都没有。

“我在李医生诊所旁边,妈!你知道这个地方吗?”

“李医生诊所?知道!妈当然知道这个地方啦傻孩子!等着啊!就在那里等着别走!妈马上就下班过来带你回家!”

“嗯,知道了。”

……

电话里妇人急急地交代完就挂断了通话,马路边,将手机从耳边放下,看了一眼手机,杨奇微微笑笑,将收回放回裤兜,总算快要找到这具身体的家了,身份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这让他的心情变得不错。

心情不错了,他也就有心情观察这座陌生的城市。

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杨奇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带着点好奇沿着路边往前踱着步,一边踱步向前,一边往路边店铺的招牌上看,他没打算走远,只想就在这附近来来回回走走,看看街两边的店铺招牌上有没有哪家写了这个城市的名字。

在他原来生活的古徽州,就有很多店铺在招牌上打上徽州的字眼。

比如“徽州百乐超市”、“徽州野味”、“徽州人民政’府”什么的。

好吧!后面那个不能算是店铺。

事实没有让杨奇失望,沿着街边向前走了二十来米,杨奇就看见一个写着地名的招牌——“恒店广播电站”。

“恒店?”

杨奇一怔,这个地名他不陌生,可能他原来那个世界大部分年轻人对这个地名都不陌生。

因为这个地方,有一个全国闻名的恒店影视城,新世纪之后,这个名叫恒店的小镇因为这个影视城,渐渐为全国观众所熟知。

这里有很多仿古的建筑、街道和宫殿,国家投入了不计其数的金钱将这里打造成国内首屈一指的影视基地。

无数古装剧和电影都在这里拍摄完成,喜欢看电视电影的年轻人,大概对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恒店……”

杨奇轻声重复着这个地名,下意识地左右观望街上的行人,心里有点好奇在这里会不会忽然看见一个眼熟的明星。

如果这里真的是他们那个世界的平行世界,如果他以前看到的那个理论是真的,如果每个人真的都同时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以不同的人生轨迹生活着,那么,这里也许就能看见一些他前世耳熟能详的那些明星。

可能那些明星在这个世界不是叫原来的名字了,也许他们不再是明星了,也许他们还是明星,也不再叫原来的名字,但名气却没那么大了……

脑海中胡思乱想着这些可能性,杨奇不由对这个世界更加期待了。

如果还能在这个世界看见一些熟悉的面孔,哪怕那些人的身份和名字都不是原来的了,杨奇还是会觉得亲切。

……

杨奇沿着街边来来回回逛了十来圈,眼角余光忽然看见一个骑着电瓶车的妇人车速很快地骑过来,车子还没停下,那妇人就向他喊了一声:“小奇!你怎么样了?哪儿受伤了?啊?”

杨奇如被人点中了穴道,踱步的身影忽然僵硬在那,怔怔地望着那位急急从电瓶车上下来的中年妇人。

她刚停下车,就急急地解下头上的电瓶车车帽,露出一张汗津津的圆润脸庞,一脸的焦急担心,急三火四地快步冲到杨奇面前,绕着杨奇的身子一看,看见杨奇脑后打的纱布巴子后,急急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

“头?小奇!你头这是怎么了?是谁打的吗?是谁呀!往你后脑勺上打?这是想要你命呀!快告诉妈是谁打的!妈这就找他家算账去!”

妈妈……

杨奇缓缓转过身子望着面前的妈妈,他一直以为自己早就记不起妈妈的样子了,直到刚才看见她的第一眼,杨奇才突然发现不是的!

看见她的第一眼,他就从她脸上、身上看见他记忆中他小时候妈妈的样子。

他儿时的记忆里,妈妈比眼前这个妈妈要年轻,那时候妈妈还很苗条,没有发福,但眉眼间的轮廓和身影,杨奇还是能看出很多相似之处。

他记起来了,记起来他妈妈前世在世时候的模样。

杨奇眼中不觉间溢满了泪水,多少年了?他早就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看见妈妈,记起妈妈的样子。

但现在他看见了,也记起了妈妈以前的模样。

小时候,其实他很羡慕那些有妈妈、爸爸的孩子,但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爸妈就都不在了,偌大一个杨家,只有爷爷关心他、照顾他,教他读书写字、教他修炼《铜符铁卷》。

“小奇!还疼吗?来!告诉妈妈,是谁打的?妈妈带你找他家算账去!不哭了啊!”

中年妇人以为杨奇是因为委屈所以眼里溢满泪水,当即心疼地帮杨奇抹去眼角的泪水,声音也温柔下来,她粗糙的拇指抹在杨奇脸上,像砂纸一样,但杨奇却喜欢这种感觉,他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画面。

“妈!没事了,我没事,你带我回家吧!事情已经解决了,我饿了,想回家了!”

杨奇上前拥住妈妈,轻声在妈妈耳边“央求”。

此时他的心境是复杂的,既因为再次见到母亲,内心受到情感的冲击,另一方面,他该演的戏还得演下去,他现在只想好好融入这个家庭,做一个孝顺的儿子。

世界虽然不一样了,但爸爸的声音是耳熟的,妈妈的样子像极他记忆中的模样,此时此刻,杨奇已经完全相信他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自己的身上。

他的模样变得年轻了,但轮廓还是他原来的样子,名字依然叫杨奇,爸妈和他记忆中的模样能够重合。

能在这个世界与父母团聚,他忽然开始庆幸自己凝结金丹的最后关头失败了,失败了,却能和父母团聚,他很高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