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新的开始

再睁开眼的时候,杨奇是茫然的,即便他差点凝结金丹成功,成就仙人果位。

因为他记得金丹将成之时,那道天劫闪电已经湮灭他体内所有的生机,所以他认为自己不可能还有睁眼的时候。

但此时此刻,他却真真地睁眼了,冰凉的地面贴着他的脸,还有手脚、全身,眨了一下眼,杨奇意识到自己正脸朝下趴在马路边,路边是一棵树龄不小的高大樟树,虽然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微微皱着眉爬起来。

夜色笼罩着大地,这是一条寂静的长街,临街灯火寥寥,两车道的马路两边是长长望不到头的两排高大樟树。

目光在街道两边的门面上缓缓掠过,低头看脚下的街道,杨奇找不到一丝眼熟的感觉。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应该不是古徽州!

因为街道两边的建筑、门面都没有古徽州建筑的风格,灰瓦白墙没有踪影,熟悉的马头墙也没有看见。

这里到底是哪里?

杨奇四处打量着转了个身,然后就看见身后不远的地方是个十字路口,那里灯光亮了很多,那里有来往的车辆,有横穿马路的行人。

眨了眨眼,杨奇下意识地举步往那边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就感觉到异样停住脚步,低头打量自己。

大约40码的脚,穿着一双黑色运动鞋,一条深色牛仔裤,路灯昏暗,看不清裤子的颜色,两条腿有点短有点细,只这两点,就让杨奇意识到这不是他原来的身体。

他原来虽然也瘦,但脚比这双脚大至少两码,腿也至少长二十公分。

眼神迷茫地将双手举到眼前,杨奇看见这双手也不是他原来的,修长纤细的手指,显得那么年轻,完全不是他那双32岁时候的手掌。

迟疑了一下,杨奇又缓缓伸手摸了摸脸,消瘦的脸和年轻的皮肤,让他更加确定这不是他原来的身体。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身体!

更添他心中陌生的感觉。

不过,他心中并没有慌乱,经历过那样一段人生,修炼《铜符铁卷》27年,只差半步就完全凝成金丹,早已让他的心智异于常人,一个被天劫劈死过的人,还有什么能让他感到慌乱?感到无措?

嘴角出现一点淡淡的笑意。

杨奇心里有淡淡的愉悦,相比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现在这样能变成另一个人活着,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既然是好事,那就值得高兴,不必慌张。

只是,这具身体是一个什么身份呢?他的家在哪里?我该去哪儿?

杨奇漫无目的地继续举步向前,他打算去前面的路口看看,也许会有这具身体的熟人叫他名字,那样他也许能旁敲侧击打听清楚这具身体的家在哪里,天黑了,他想先找个地方落脚,而最好的地方,自然是这具身体的家。

向前又走了两步,杨奇再次驻足,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脑后有痛的感觉,受伤了的那种痛。

再次驻足,杨奇疑惑地伸手摸了摸后脑,手指碰到痛处的时候,摸到一股黏糊****的感觉,疑惑地将手拿到眼前,发现手指上沾了不少黏糊糊的鲜血。

眉头微皱想了想,联想到他刚才睁开眼时,趴在马路旁边的情景,杨奇大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这具身体的原主被人击中了后脑部位,然后大概是死了,再然后便是他杨奇的灵魂不知道怎么就占据了这具身体。

这么说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这附近有敌人?

是仇杀?还是与人打架斗殴被人失手打死的?

想到这里,杨奇又皱了皱眉,侧耳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没有听见脚步声,也没有听见破空声,杨奇缓缓转身四周仔细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影,看来打死这具身体原主的凶手早已经逃走了。

现在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杨奇眉头舒展开来,想了想,在裤兜和上身里外口袋摸了摸,摸到一只帆布的钱包,钱包上有拉链和一只直板手机。

拉开拉链,杨奇看见里面有几张面值大小不等的纸币和三四个银白色的硬币。

10元、20元、5元、1元……

点了点,一共有67元。

这些钱让杨奇再次微微皱了皱眉,不是因为钱少,而是这些钱币上的图案和他以前用的不完全一样了。

几张纸币上的人头还是他熟悉的毛爷爷,但纸币的颜色和其它图案却不一样了。

路灯光线昏暗,他也看不清楚,10元面额的好像是蓝色的,20元的是紫色,5元的是青色,这三种纸币除了毛爷爷的头像,就是长城了。一元的硬币倒是和他原来用的共和国硬币差不多大小,但硬币上的图案好像也不大一样了。

难道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不仅仅只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一边将这些钱币塞回钱包里,杨奇一边若有所思地缓缓再次打量这条夜色下的街道,可能是心理作用,这一刻,他觉得这里的空气好像都与原来他生活的地方不一样。

他的目力本来很强,多年修炼《铜符铁卷》,让他在夜间也能视物,但现在换了这具身体,体内再无一丝修自《铜符铁卷》的真气,杨奇发现他的目力也退化的厉害,昏黄的路灯光线下,看不了多远。

心里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杨奇并没有在这里驻足很久,将钱包和手机放回牛仔裤的口袋里,他便继续往前走,这次他的脚步稍微迈大了一点,不久就来到前面那个十字路口。

与刚才那条昏暗街道交叉的这条马路宽阔多了,六车道,马路两边的路灯很明亮,路两边临街的门面基本上也都灯火通明,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如织。

喧闹的都市夜景瞬间就笼罩了杨奇。

微微笑了笑,杨奇心里更安了一些,现在他没有了真气,身手肯定大不如以前,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明显是被人打死的,凶手可能就在附近,在刚才那条昏暗无人的街道上,肯定比这人来车往的大街上危险。

现在置身这热闹的大街上,就算凶手突然看见了他,估计也不敢再动手。

凶手也不知道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这具身体原主人应该不到二十岁,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与人打群架是很有可能的。

说不定还加入了某个黑’社会团体,那对手就更多了。

杨奇拦住一个路人少女问了一下,打听清楚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诊所,他便往那边走去。

找到诊所,坐在诊所大厅里让医生给他处理脑后伤口的时候,杨奇平静地听着医生和护士大惊小怪的惊呼他脑后的伤口,平静的双眼望着对面药架上的那面长条形镜子。

准确点说,是望着那面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他现在的样子。

十七八岁的模样,秀长的双眉,眼神略显忧郁,唇红齿白,唇边有淡淡的茸毛,三七分的头发柔顺地贴在头上,发质还算黑亮,说不上帅气,但也说不上丑,挺秀气。

竟然和他原本的容貌有六七分相似,看着镜子里的这张脸,杨奇有种看见年轻时候自己的错觉。

与他年轻时候不同的是——镜子里的这个年轻人,比他年轻时候要矮一些、瘦一些,眼神中也多了一抹忧郁之色。

看着镜子里这张酷似自己年轻时候的脸,杨奇微笑,他在想,也许这就是他能成为这具身体新主人的重要原因,他以前看过一个猜想,有科学家提出平行时空的理论,那个理论说我们每个人都同时存在于很多平行时空之中,每一个自己在每一个平行时空都以一种不同的身份生活着。

杨奇此刻就有点怀疑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是不是平行时空中的他自己。

望着镜中这张熟悉中略带几分陌生的年轻脸庞,杨奇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仿佛他又回到年轻时候。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身份,年轻的时光,望着镜中的自己,一个念头渐渐在他心间滋生——既然换了一个身份,那就换一种活法吧!

《铜符铁卷》他会重新修炼,但他不会像以前那样生活中只有修炼,他会尝试寻常人的生活,尝试寻常人的喜怒哀乐,体验寻常人的爱恨情仇。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已经有点期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