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无人可以成仙

2016年9月16日夜12点整,古徽州西郊一座破落的古屋西厢房里。

杨奇一身灰色对襟练功服盘膝坐在床榻上,屋内没有开灯,但窗户敞开着,老旧的雕花木窗,这是他杨家的祖屋,自清朝传下来,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杨家的其他族人如今分散在全国各地数个城市中,也还有一支留在这古徽州,但除了过年祭祖,平日早已经没人来这祖屋。

昨天刚过的中秋节,今晚的窗外月亮比昨晚更圆,皎洁的月光透过吱呀吱呀被风吹得微微晃动的窗户照进屋内,如水一般铺洒在地面的青砖上。

杨奇盘坐在这张祖上传下来的床榻上的身影,在这样的夜里,这样没有开灯的屋中,显得有几分孤寂。

如水的月光铺洒到床榻前,却没有落在他身上。

目光缓缓扫过这厢房内的一景一物,杨奇心静如水,和杨家的其他人不同,自高中毕业后,他就一直住在这祖屋里,也算是替杨家守着这套祖屋。

他的父母早就过世了,多年来,也没人管他,高中毕业后,就和爷爷在这祖屋里相依为命,而爷爷也在前年过世了。

杨家底蕴深厚,所以,虽然杨奇这么多年都没有工作,但他从来不缺吃穿。

他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对这里早就有了感情。

他特意在这里过了今年的中秋节,一个人的中秋节,这个节日已经过了,今晚是他选择的冲关之日。

杨家其他人一直不大看得起他,认为他杨奇是杨家的耻辱,这么多年什么工作也不做,什么手艺也不学,就只跟着爷爷在这祖屋里混吃等死,但杨奇一直不以为意,因为那些人根本就不懂他的世界!

自5岁开始他便跟着爷爷修炼祖上传下来的《铜符铁卷》,如今已有27年。

32岁了!

他终于修炼到他爷爷做梦都期望他能达到的境界——练气大圆满。

只要再进一步,便能凝结金丹,自此脱离凡人之躯,届时,根据《铜符铁卷》上的记载,他将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媲美传说中的仙人。

而今晚,就是他选择的冲关之日,成则气结金丹,败……

败则前功尽弃,功散人亡。

会成功吗?

杨奇不知道,也不想去多想,体内真气早已圆满,如果再拖延下去,他就要渐渐错过巅峰之年,当巅峰不再,他体内圆满的真气便会渐渐消散,待那时,他冲关成功的希望就会更加渺茫。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

《铜符铁卷》上清楚地记着“月盈则亏”,说的就是一旦体内真气圆满,接下来如果不去凝结金丹,圆满的真气便会如月圆之后渐渐月缺一般,渐渐消散,直至寿元到时,全身真气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定定地望着窗外夜幕上的圆月好一会儿,杨奇才收回目光,神情平静地阖上双目,双掌无声无息地翻转,掌心朝上,两只手掌分别自然地搁在双腿膝盖之上。

丹田中的真气在缓缓旋转,如烟云一般,烟云一般的厚实真气充满了他的丹田,随着杨奇丹田里的真气越转越快,厢房床榻上,他身上的灰色练功服无风自动,床榻上渐渐飞起点点浮尘,然后是整个厢房内都到处充斥着四处打旋的细微旋风。

渐渐的,充斥在厢房每个角落的旋风越来越大,两扇原本只是微微晃动发出轻轻吱呀声的窗户,也随着厢房里的旋风越来越大,而晃动得越来越厉害,渐渐的,窗户如遇到暴风雨一般,在窗台上疯狂地来回摆动,两扇窗户摆动中不断撞在窗边的墙上,不多久,两扇窗户上糊的薄纸就全破碎了。

而此时,屋外也渐渐起了风,风由小到大,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在这9月的深夜,窗外居然刮起呼啸的狂风,路边的大树小树被吹得哗哗作响,落叶纷飞,地面上的落叶则打着旋儿地四处乱飞。

附近人家的猫狗警惕地炸开颈部的毛发,缩起尾巴,汪汪的犬吠声此起彼伏,很快就响成一片,这些狗一边不顾自家主人的喝斥越吠越响,一边却反常地不断往角落里缩,至于那些家猫、野猫,则早就跳下墙头,四处乱窜,然后蹿到一个角落紧贴在那里喵喵地低叫着,幽幽诡异的猫眼警惕地四处张望,浑身毛发炸开。

一些还没有入睡的街坊抬头望着外面的狂风,以及夜幕上越来越厚的乌云,心里也是诧异不已。

“要下雨了吗?”

“这鬼天气!说变就变!”

“还是赶紧回家吧!这恐怕马上就要下暴雨了!”

……

外面的异象,杨奇恍若未觉,他身上的练功服早已被莫名的狂风吹得猎猎作响,头发也在肆意飞舞,只见他平摊在双膝上的双手不断变幻着一个个神秘的手诀。

而随着他手诀的变幻,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一点点灿烂的金光自他小腹位置透衣而出,好似他小腹那里藏着一个什么放光的绝世珍宝。

天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厚,如果此时有人留意,便会发现这些乌云聚集最厚的地方,正是这杨家祖屋的上空。

突然,乌云中一道雪亮的银光游走如蛇,紧跟着轰隆隆的雷声传出,几秒后,又有一条电蛇撕裂夜幕上的厚厚云层,更加骇人的雷声如一片毛竹突然齐齐折断一般咔嚓咔嚓爆响,随后,厚厚云层里的电蛇便如发狂了一般,越来越多,越来越急,隆隆咔咔的雷声便接二连三地不断响起。

哗啦啦的瓢泼大雨在窗外肆意地砸下,很快就形成让人睁不开眼的厚厚雨幕,雨幕封锁了这座古城,还在外面游荡的市民早就躲进屋里,附近吠叫不断的猫狗也都歇了声音,紧紧躲在各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杨家祖屋里,杨奇腹部的金光越来越甚,渐至满室金光耀眼,同时,一股异香也渐渐在室内弥漫,金光中,杨奇显得金光闪闪,他脸上、手上的肌肤色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转换着光泽,渐渐变得莹白如玉,发丝、双眉、胡茬也渐渐变得黑亮之极。

在他自己的意识观想中,丹田中一颗圆溜溜的金丹渐渐成型,随着这颗金丹渐渐凝结成型,一种前所未有的飘飘欲仙感觉自丹田蔓延到他周身内外。

成了!

闭目的杨奇嘴角逸出一丝由衷的笑意,多年的修炼,多年参悟,他终于功成,在这个被无数人称为末法时代的时代,凝成金丹,晋入传说中的仙人之境。

可是,就在这时,突然一条粗大如蟒的巨型闪电自夜幕上那厚厚的云层中疾驰而下,祖屋厢房内,杨奇心头突然嗵嗵直跳,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感骤然袭上心头,闭合了许久的双目霍然睁开,眼中两道精芒暴现,身形刚要暴起闪开,双腿刚刚发力,屁股刚刚离开床榻,屋顶上便哗啦一声梁、瓦碎裂的声响传来,粗大的巨型闪电正正击中他的头顶,强烈之极的电流瞬间击穿他的身体,自上而下,头顶上碎瓦片哗啦啦地往下掉,一些砸在杨奇头上、身上,对那些砸落在自己头上、身上的碎木碎瓦,杨奇好像没有一点感觉,他所有的感觉此刻都聚集在他的丹田中,粗大闪电劈在他头顶的那一刻,他仿佛清晰地听见自己丹田里那颗金丹咔嚓碎裂的声音。

刚刚在他眼里暴现的精芒迅速消失,一股灰败之色在他眼中浮现,随即这股灰败之色便迅速蔓延到他的脸上、发须、全身、搁在双膝上的双手……

皮肤失去了莹白的光泽、变得灰败不堪;刚刚变得漆黑如墨的发须迅速变得枯槁。

一抹苦涩之意出现在嘴角,刚刚离开床榻不到一寸的屁股跌落在床榻上,杨奇能清楚地感觉到原本旺盛之极的生机自他体内如退潮的潮水一般迅速离他而去。

天上的闪电消失了,雷声停了,刚刚还瓢泼一般的大雨也停了,杨家祖屋上空的乌云诡异地快速散去。

落寞之色在杨奇眼中浮现,他知道自己完了,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金丹眼看就要完全凝结成功,天劫却毁了他,天地不许他成就金丹。

“哈……哈哈……”

苦涩地发出两声凄凉的笑声,最后一丝神采终于从他眼中消失,双手无力地从双膝上滑落,脑袋也无力地垂落下来。

天地不许他成就金丹,他能奈何?

厢房里的金光没了,风也消失了,只剩下杨奇头顶上方屋顶上破的那个大洞证明中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幻象,皎洁的月光再次洒落下来,而这次,皎洁的月光终于从屋顶那个破洞里洒落下来,落在杨奇身上。

带着深深的落寞与心灰,杨奇走完了他这一生,在这个中秋刚过的夜晚,在这杨家祖屋的厢房里,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他走到过自己的人生巅峰,却在他最巅峰的时刻被天地夺去所有生机。

只要再进半步,他就是仙!可是就这半步,他无法跨过去。

他的死,不会有人在意,不会有人难过,甚至,很快就不会再有人记得他,他依旧是杨家的耻辱,也许在他死后,杨家很多人都会高兴,因为他这个杨家的耻辱终于死了,不会继续让杨家人觉得丢脸。

成仙?

这是一个无仙的时代,无人可以成仙!

……

返回列表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