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第二乐章《破茧》

十一月一日。

这是延洲音乐界很多人都会关注的日子,也是娱乐圈一部分人在意的时间。

银翼能否继续第一乐章时的质量?

橦山实华的大boss宋实华,一早就坐在安装了全套顶级音响影像设备的办公室里等着了。只要看了第二乐章,就能确定他心中的猜测是否属实。

银翼,是否花了更大的投资在这第二乐章?如果是,那么,显而易见,银翼就是要用“史诗”将极光这个虚拟偶像推起来,去争夺游戏的代言!

八点。

这是很多公司上班的时间,也是很多学校早课前的早餐时间。

新世纪分初、中、高三个阶段教育级别,每个阶段六年时间,初等教育相当于末世前的小学,中等教育相当于末世前初中与高中的集合体,而高等教育,则是高中之后的教育,类似大学,但也会涉及到更深的教学内容。

此时,齐安市很多中级教育学校的学生正骑车或者乘坐公共列车来到学校,直奔学校食堂。

新世纪学校的福利还是不错的,伙食也好,而且还便宜,早上奔到学校吃早餐,然后冲去教室,这是很多不住校的学生们每天的惯例。

这个时间点,不管是住校的还是不住校的学生,都陆陆续续往食堂跑。

齐安市第一中学,北角食堂内。

墙壁上的大屏幕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放一些节奏快而有力的歌曲,给学生们提提神,中学食堂这种地方本就吵闹,节奏舒缓的歌曲根本听不出什么东西来,可能早就被杂声淹没得只剩下几个不清楚的音调。

十一月,是延洲大多数中级教育学校迎来期中考试的时间,学校里对这种阶段性的大型考试还是很看重的。

三三两两坐在食堂吃早餐的学生,相互抱怨着学业、功课、生活、情感萌芽等。

有人一边喝汤,一边应和同学的话,视线时不时瞟一眼食堂大屏幕,看看有没有他们喜欢的影像。

“每天都是那些,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下一个能放什么。”

高科技网络通讯时代的人,尚在年幼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太多的东西,越成长,越是觉得让他们有新鲜感的事物越少。大屏幕上的那些影像和歌曲,或许在一开始听的时候有那么点感觉,但厌倦也会到来得快,如今才多久,他们已经不耐烦了。

本打算不再去看屏幕的人,突然听到身边的同学一声惊呼。

“看,极光!”

“哪儿呢!?”有人左右张望。

“大屏幕!”

“对了,差点忘记,今天十一月一号,极光的第二首要出来了!”

曾有媒体做过调查,《天罚》在学生中接受度最高的,竟然不是高级教育学校,而是中学的学生。

位于中级教育时期的学生,虽是躁动的年纪,却没有高等阶段学校学生触及社会边缘的浮躁,也是一个心理比较敏感的时期,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们更容易被调动情绪。

十一月一日,早八点,《百年灭世》第二乐章于网络平台发布。

一开始影像的整体色调就是偏灰暗的,但画面却很清晰。食堂的这面屏幕够大,放映设备等硬件设施都是每个学校的招生广告,质量自然不会差。

与画面同时出现的,是紧张、惶恐不安情绪基调的乐声。

一段持续的低音和重复的节奏,搭配着电子音乐不那么和谐悦耳的音色,渐强的压迫感袭来。

从传统的音乐审美来看,电子乐声减弱了歌曲的音乐性,令音乐与音响的界限变得模糊,但却增强了音乐的感官刺激,带给听众一种好奇又有些忐忑的感觉。人的灵魂都仿佛在音乐中与末世的大地进行交流。

百年灭世,影像中那段源于现实却又非现实的时空。

第二乐章,方召使用了更多的电子元素。

如果说,第一乐章是电子乐配合管弦乐而打造的成功,那么,第二乐章中,电子乐声已经完全融入进乐曲中。

人类社会发展到如今的信息时代,生活水平与精神状态相比起末世前,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信息时代,科技高度发展,机械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已经是生活中的常见物,而伴随着这些的,则是各种属于机械电子的声音,这种声音充斥着新世纪的生活,人们对之早已习惯。

而新世纪音乐,则对此加以利用,纳入音乐的素材。人的审美在变化,喜好风格在变化,所谓的流行也在变化。

电子音乐,产生了更多的音色、音响,相比起传统乐器,电子元素更能反映这个时代,也更容易被人们接受。

所以,新世纪的乐曲创作者们,要么全部使用电子素材,要么用传统乐器配合电子乐。入乡随俗,方召吸纳了这些新的东西放进自己的作品中,将带着金属感和电子感的音响声融入音乐,毕竟,跨越年代太久的乐风,未必能轻易被大众接受。

第一乐章《天罚》在很多人听来,就带着一种另类古典的乐风,恰如其分的新颖会吸引人。但若是太过了,就会被排斥。

齐安市第一中学北角食堂内,原本喧闹的声音稍小了一些,更多的人注意到大屏幕上的影像。

因为食堂总是喧闹的,所以音响设备播放的声音也更大,喧闹声一小,乐曲的声音也更明显了。

影像中阴沉的天空有雨水滴落,遍地疮痍的影像画面背后,低音提琴的旋律带着一点抒情的性质,奏响的号音显得哀婉、悠长,透着深深的无奈感,似乎又夹杂着悲壮与苍凉的感觉。

选择离开故土,寻找新的生存点的树人们,期待被一次次的现实击碎。世界到处都是危机,不知道到底哪里才安全,也不知道世间是否还有一片宁和之地供他们生存。

一起离开故地的同伴,或者病亡,或被那些病变的猛兽们撕咬致死,树群伤痕累累,里外都弥漫着失望、厌倦与颓废。

对他们来说,生命已经处于低谷,原本寻找新生地的信念在残酷的现实之下放弃抵抗,长期的恐惧感和无奈感已经快要将他们的意识吞噬。

古典风格的失落、麻木的乐调,传递着绝望与恐怖的情绪。低沉的和声在有些阴暗的管弦乐衬托下,步步紧逼。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语,“看到了吗?”

和声低低的吟唱,带着危机暗涌的张力,讲诉末世的冰冷无情与众生的无力哀嚎。

树群最前方的那个身影,身上也有很多伤痕,枝条上都带着明显的抓痕和断口,树枝上卷起的绿叶也变得稀疏,非常狼狈。

前方,是一个山坡,山坡上活动着一些充满了血腥邪恶的狂兽的身影。

后方,是已经被残酷现实重创的族群。

颜色浓重的影像背后,是低音弦乐回旋婉转的叹息,似乎一切都将在这声音中结束一样。

你看,世界都这样了,没救了,放弃吧,别再往前走了,找个地方躲起来,祈祷自己的运气能够支撑足够长的时间,活一天,是一天。

超现实风格的画面,与管弦乐和电子乐糅合在一起,造成一种宏大的荒诞感,带着反复挣扎的无力,似乎站在深渊底下朝上仰望,仰望上苍的这场冷漠而残酷安排。

仅仅只是坚强,已经不足以支撑他们继续反抗这样的命运。

这个时代没有中立!

大量的电子音色带来的诡异音效,节奏多变的打击乐不断奏响,闪现的颤动琴音,独唱的男低音苍凉、浑厚的音色中,树群最前面的那个身影,朝前走去。

两步之后,他转身看向族群,并没有谁跟上。他看向前方,已经有一个张牙舞爪的身影朝他奔过来。

……

齐安市第一中学北角食堂内,几乎没有说话的声音,已经将汤勺送到嘴边的人,甚至忘了去喝,双眼紧盯着大屏幕里的画面。

食堂打菜的师傅都放轻了动作。

整个食堂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似乎脑子里也有一根弦在来回拉动。

……

影像中,往山坡走过去的那个孤独的身影,两侧本就已经聚拢的树枝,再次紧缩扭合,组成结实的臂膀,树根也同样扭合成更坚韧有力的双腿。

弦音来回拉动的音调,仿佛内心抗拒、逃避的情绪,如四周的空气,无法觉察,却始终笼罩在周围。

乐声中的两个音部,似乎有不同的力量与情绪在追逐缠绕。仿佛有一个沉重的茧束缚着那个身影,每一步都如此艰难。

“一切已经消沉

光明又在何处

……”

顺从命运?

命运又是什么?

昔人何在,悲凉故土。

末世里的生命,会悲伤,会惆怅,但也会挣扎,会反抗!

天空中沉沉的阴云中,有电光闪动,风渐渐大了,雨势渐强。

管乐吹奏如逐渐强烈的疯狂的呼啸。加重的鼓点如同雷声的轰隆,预示着一场更强烈的暴风雨。

鼓点、管乐、低音提琴,以及一些电子元素,奏出极有层次感的旋律,多变的男声哼唱,带着沉雄悲壮的意蕴,似乎一种更深的力量将要爆发出来。

独自前走的身影,棕色的瞳孔收缩,看着逼近的如同干涸的血迹般的红褐色狂兽,俯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握在手中。

弦音如一根根枝条绷紧的声响。

一个大踏步,身体随着前倾,树枝扭合而成的手臂高举,握着石头的手在空中形成一条令人窒息的弧线,仿佛猛力抡动的铁锤,砸向扑来的身影!

砰!

一声重重的鼓点炸响,像是影像中砸倒的那个张牙舞爪的身影,又像是砸裂了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影像中的身影,喘息着,看着被砸倒的威胁。

一下一下重复敲击的琴键音,似乎思维在确认什么,背后的高昂起来的旋律让气氛不再那么沉重。

他终于发现,很多事情在自己勇敢面对了之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这个世界亦不会被惊动。

不过……如此!!

太阳今天落下去,明天照样升起来,虽然天空有厚厚的烟尘遮挡,但他知道,太阳还在的!

抬起脚,重重踩在那个倒地的狂兽身上,彻底断送它再次张开利齿的机会,将那些曾经令他们恐惧的尖爪獠牙,全都踩在脚下!

回头看了一眼族群,他再次往前,扔掉手里的石头,捡起一根更大的石棒,朝着第二个狂兽过去,从大步的走,变为跑。笨拙的身躯也显得灵活起来,就好像摆脱了一直笼罩着全身的沉重的茧。

“风暴中的世界

还有你呢

……”

低沉的男声随着交战的节奏变得豪迈,在磅礴恢宏氛围的管弦乐中,这种最自然、最原始且最直接的音乐表达手段,直指人心!

战!

别无选择!

这个时代,总有人要站出来。

不苟且!不畏缩!

同这场荒诞又残酷的命运,抗争到底!

末世里的生命,站在深渊,顺着黑暗,追逐着光明,向上攀爬。

信念这东西,似静水流深,也惊心动魄。它异常美艳,却又鲜血淋漓。

史诗式的管弦编排,电子音的融合之下,剑拔弩张的紧迫和排山倒海的气势之外,还有一股突然升起的桀骜的戾气!

音与影,是不管哪个时代,人们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电子音乐元素完美地融进宏大的管弦乐体系之中,影像结合这些声音,每一个看到的,听到的人,都像是被人突然从后颈放进一块冰,刺激得一个哆嗦,内心却像是被放在火上灼烧一般的炙热,心情像是打烂了又重新缝合起来。

影像中的那个与人相仿的身影,树枝聚拢扭合而成的躯体,仿佛布满了一块块充满爆炸力的肌肉,每一步的跨越,都伴随着加重的鼓点,如同一次次大力擂响的战鼓声。

摆脱沉重束缚的身影,如一只矫健迅猛的豹子,一步有力的蹬踏,从地面一掠而过,身体腾空,对着迎面扑来的身影,挥臂一记横抽,其力度比刚才还要猛烈几分!

时间的流速似乎变缓,从石棒上碎裂的石屑带着血迹,在雨中穿梭,飞溅的泥水朝周围炸开,淹没掉那颗断裂的利齿。

乐声似寒光中爆发的激烈,不再有煽情的旋律,电子音乐与扩编的金属管乐的交融使用,带着扣人心弦的力量,像是一把出鞘的刀,冷厉,厚重!

那是温和一片片剥离后的冷酷。

看似不和谐的和声追随着高昂的男音,似呐喊,似咆哮,非常规的音乐组合却带来了更强烈的感官刺激和听觉震撼,更多的乐器丰富其中,通过叠加使音乐达到高潮,每一个音符都涌动着不屈的生命激情。

上拉的琴音,如一阵疾风,螺旋上升之后,带着呼啸直冲云霄,令人身体不由颤栗,似乎有一道冰冷的电流顺着尾椎往上蹿动,全身的毛孔都要炸开。

握着石棒的身影,这次没有再回望,因为已经不需要了,他已经听到了跟上来的脚步声。踏着地上狂兽的身体,继续往前走。

在他之后,第二双脚,第三双脚,接连踩着那两只狂兽走过。

……

末世,百年灭世,那是一个盛产英雄的时代。

很多人都以为方召只是选择了一个灭世时期出现的物种,取巧的方式配合史诗音乐来打造一个虚拟偶像。

但方召选择龙象天罗树人极光,其实隐喻的就是他们那些生于和平年代,却将大部分生命都放在末世拼杀生存的一代人。

末世之于人类,其残酷不仅在于对生命的屠戮,还有对人精神的践踏和摧残,对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撕裂,对生命的轻薄与嘲弄。!

灭世时期的那些被新世纪人们广为称颂甚至神化的英雄,褪尽了英雄主义的色彩和豪情,其实曾经也只是有着合理生存诉求的普通人。

为了名誉和荣耀?

笑话!那个时候,他们只是在对抗死亡而已。

是严酷的生存战斗生活将他们变成了铁血的英雄。

根生于土而有籁。

这就是方召选择极光的原因。

影像上,画面逐渐往上拉。急坠的雨水不断砸落,在最前面的那个身影后面,停驻的树群中,逐渐走出一些身影,树枝扭合成适合战斗的结实形态,踏着泥泞,踩着地上狂兽的尸骸,跟上去。

管乐带着紧张的节奏,琴弦在同一个音调上不断快速拉动,高涨的气势随着影像上更加开阔的视野展开。雷电暴雨之下,隐含着即将喷发的令人惊骇的气息!

影与乐骤然而止,屏幕上出现了收尾字幕。

“MV主角:极光

种属:龙象天罗

歌曲名:《百年灭世》第二乐章——《破茧》制作人:方召

制作团队:极光项目组,方召,祖文,宋秒,庞普颂,曾晃,万悦,付应天,斯特拉,章禹等。

出品公司:银翼传媒。”

……

一直到食堂大屏幕开始放其他歌曲,安静的食堂才再次喧闹起来。

“我觉得我现在就能把食堂炸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

“师傅!再给我来两盆饭!吃饱了我要上战场!”今儿还有三门考试呢。

“来了!”食堂负责打饭的师傅大力挥动着饭瓢,总感觉抡瓢抡得特别有力。食堂外,一些陆续带来的学生,看着从食堂冲出来的那些人。

“他们怎么回事?”刚到达食堂的人问身边同行的伙伴。有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刚刚期中誓师了?”

“在食堂誓师?”

“都是中二年级的吧,别管他们,总这样,神经质。”

“不对啊,我刚刚还看到中五年级的人了。”

不同寻常的气氛让后来的一些学生满头问号,他们来之前,食堂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