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的版本我做主

对于方召来说,他要将某种情绪表现出来,想的不一定是某个场景,而是某一段音乐。

就像程序员将一切变为编程语言,方召也将一切变成音乐。

MV的歌曲他早就有了选择,是曾经在末世的时候作出的,并不完整,他最近才渐渐将它补充完,然后重新编曲,其中几处针对庞普颂的声音作出了修改。

在录制的时候,他想过曾经的一些场景,但是末世初的那些年,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唯有那时作出的音乐却一直留在脑子里。

每一次回想起一段段并不完整的音乐,方召就会重新体会到末世初的心情。

将录制的片段映射到虚拟的角色身上后,祖文将一份样片给方召看。

屏幕上,一边是木棕色的眼睛,眼周布满了粗糙的开裂的树皮,而另一边,是录制时截取的方召的双眼影像。

“一样吧?可还满意?”祖文问。

方召点点头。

明明是截然不同的眼睛,却同步显露出了相同的眼神和情绪,就好像,将同样的灵魂安放在不同的个体身上。

雷哲空间,当真神奇!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从雷哲空间出来的虚拟偶像如此吸引人的原因。很多时候,即便他们的外形与人类有很大差别,却让人容易忘掉他们只是虚拟的影像,仿佛真的拥有灵魂真实存在一般。

“满意就好。”祖文活动着胳膊,“初始形象也已经完成了,就是制作MV的事情,最好还是多请几个人过来,就多一个也好,只我自己的话,想要完CD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如果你今年之内想要看到成品,就得再借个人过来。”祖文这些日子忙得连游戏都没玩。

“我也问了,你以前提过的那些懂雷哲空间技术的人,都不想来。公司今年也没招新人,去年洗走了一大批,公司内是别想借到人了。”方召说了现在的情况。

“那就从外面挖人,外面那些小公司,或者私人工作室之类,外包合作也可以,不过公司一般不赞同在这种项目上外包,都是自己内部搞定,你就看看能不能再从外面挖点人过来。今年毕业生那么多,还没找到工作的应该也有不少吧?先坑几个过来再说。”祖文一边整理样片,一边给方召出主意。

祖文这话倒是让方召想起一个人来,“雷哲空间技术员,不要求有几年经验?”

“不要求那么高了,现在重要的是赶紧坑个人过来帮忙。累死了最近。”

祖文又进了他的工作室继续忙活,方召则在回到办公室之后,给曾晃发了条信息。

很快,曾晃直接来了通讯。

“怎么了大召?项目进展不顺利?”曾晃也知道方召被塞了个虚拟项目,还问过方召需不需要帮忙,当时方召说对项目还不了解,暂时不用。

“你们那个工作组忙不忙,能私下接活吗?”方召问。

“你那边要人?”

“是,缺雷哲空间技术员,你没空的话,你认识的人有谁还没找到工作或者要换工作的?不要求技术很硬,差不多就行了。”

“雷哲空间技术员?技术没太多要求?没找到工作或者要换工作的?”

“对,有推荐的吗?”

“我啊。”

“……”

“我正想换工作呢,你也知道咱刚毕业,也不是那些很牛的学校出来,待遇肯定一般,正想着换工作呢,既然你那边缺人,正好。”

祖文说的是将人忽悠过来帮忙,但方召跟曾晃说的时候,将现在的情形照实说了,曾晃他们在方召处境困难的时候也伸手帮过忙,这时候坑朋友就太不是东西了。

曾晃听了方召的话,说先考虑一下,但没十分钟就给了回复。

“大召,还需要人吗?我跟万悦两个人都过去帮你。她也懂一点雷哲空间技术,不过她更在行的是后期处理,不知道你需不需要。”

“要。”方召笑道,“谢谢!”

“嗨,大家谁跟谁啊。大召,别太大压力,咱们还年轻,就算失败,就当一次历练了,多闯闯练练是好事。”

“知道。”

“你想明白就行,就这样,我明天和万悦去投奔你!”

曾晃和万悦他们和庞普颂一样,签合同也是暂时的合作协议,不算正式工,这种是没有保障的临时的雇佣关系,这些方召都跟他们说了,但曾晃还是决定来帮忙,就现在银翼虚拟项目的处境,曾晃他们过来也没其他的目的,完全就是为了帮方召一把。

曾晃还在郁闷呢,怎么方召今年运气就这么差?之前的就算了,难得在新秀赛拼出了点名气,又被扔进这个坑。不想看见自家兄弟低声下气去求别人,所以曾晃和万悦都辞了手里的工作过来。反正他们还年轻,以后想要其他工作也有很多机会,这时候还是选择帮方召。

第二天,曾晃便同万悦一起来银翼找方召,签了合同之后,方召给他们弄了通行证。

除了曾晃和万悦,之前被拉走培训的贝致也过来帮忙。贝致知道他在新秀赛的成功得感谢方召,听说这两天这边要重新布置设备,便过来帮忙。

“哎?他们竟然放你过来,不怕你受影响?”祖文看到贝致问道。

贝致觉得无所谓,“没事,课已经上完了,下一个任务还没开始,三天休息时间,就过来帮个忙。”

庞普颂、宋秒和贝致三人在外面先忙着,方召在工作室里跟祖文和曾晃他们谈着MV内容制作。

既然是涉及末世的内容,当然不可避免地会放入一些末世时期的病变生物。祖文将自己事先整理出来的一些病变生物给方召看。

“这个去掉。”方召指着其中一个说道。

“为什么?”祖文问。

“没见过。”因为没见过,不知道是否存在,方召选择将自己不熟悉的都去掉。

“嘿,这话说的,好像你真见过一样。”祖文也没在这个上面纠结,直接将屏幕上那个病变生物移除。

“这个,头稍微弄小一点。”方召指着另一个说道。

“这样?”

“再小点。”

“这样?”

“太过了……我来吧。”

方召看着仿佛浮在空中的影像,抬手去修影像头部。

虽然没有实质的触感,但是这种影像智能修图,非技术人员也是可以的,就跟捏泥人一个程度。

“看着好怪。”祖文道。

“不怪,它们就长这样。将它们胡子去掉。”

“没胡子?不会吧?我记得看过很多灭世时期的影片,那里面都是有的。”祖文怀疑地去查资料。他已经从一个权威杂志上将灭世时期的那些生物资料下载下来了,上面的资料都是那些专门研究灭世生物的教授们整理的,全球公认的权威,下载还花了不少钱,不过都是项目经费上扣。

“我演的那个影片里,这种也是有胡子的。”一直在一边旁观的纪泊伦也出声道。

“你那个本来就纯属虚构。”方召也看过纪泊伦演的那个灭世时期的影片,槽点太多,不过作为商业片看一看就算了,不能跟那个较真。

“你这个也不是真实版本啊。”纪泊伦还记得这项目的虚拟形象,那也不是真实存在的。

“我的版本我做主。”方召简单道。

“行,你是这项目的老大,你说了算。”

这时候祖文也查到了刚才那种病变生物的历史资料,调出杂志上的影像,“还真没胡须。”

之后几种病变生物,方召说要改的,都与那些权威杂志上的影像一致,这次祖文没再翻,是纪泊伦去查的资料,查完之后憋了句话,“你厉害。”

室内几人都在心里想着,这人的历史有多好,才会记住这么多细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