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演戏时脑子里在想什么

纪泊伦怀疑地指了指自己,“你刚才,是在跟我说话?”

方召点头,重复道:“麻烦站一边去。”

纪泊伦不可思议地看着方召,像是在看一个疯子。确定方召不是在说笑,表情都有片刻的扭曲,猛地起身大步离开,“行!别说我耍大牌不配合!”他给经纪人的面子过来跑一趟,这帮人不但不感谢,还嫌弃上了是吧?!

再没刚来时的潇洒文雅,纪泊伦大步朝门那边走去,但是在抬脚走出门的时候又停住,转身回来,重重坐在祖文旁边的一张椅子上,也不装了,抱着胳膊翘起腿,他倒要看看这人到底要怎么办!看这架势,对方是要亲自上阵?

嗤——听说这人只是个作曲新人,竟然还做起了演员梦,当演戏是打游戏吗?天真!他以为他是谁?一个新人,搁他们演员这边就是个D级合同工,比自己还低一级呢!

纪泊伦心中开始想着,对方待会儿的表现若是很烂的话,他该说些什么话才能一报刚才驱赶之仇?不然他咽不下这口气!岂有此理!

方召也没管纪泊伦在想什么,更没在意对方看过来的眼神,给祖文打了个手势,示意重拍刚才的那一段。

方召不懂纪泊伦他们这些演员在演戏的时候该具备哪些技巧,纪泊伦刚才说融情于境,但是纪泊伦那只是一种假设,将自己摆放在大脑所假设的场景。

不仅是纪泊伦,相信其他演员也都是如此,因为没有谁会真正经历那个令人绝望的年代,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影像上了解。除了方召自己。

虽然灭世时期也用电子设备记录过一些真实影像,灭世之后的新世纪,也拍了不少关于那个年代的影片,而虚拟技术的发展,让人能离那些影像更近,体会更深刻。

可再深刻的体会,也不如方召这个真正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所了解得深。

学着纪泊伦先闭眼酝酿了几秒,方召才睁开眼。

坐在那里的纪泊伦浑身一震,翘着的腿放下,身体不由前倾,面上也褪去了刚才的随意,变得认真起来。

仿佛在聆听一首世界的哀歌,方召通红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却没有眼泪滴下,流露出的是无尽悲凉与无奈。

天崩地裂,家毁人亡。天灾面前,才觉万物如此渺小无助。

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哀伤与压抑的情绪,如风一般席卷至整间工作室。

纪泊伦深吸一口气。

这些都是方召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封闭的没有任何场景衬托的空间里完成,没有搭戏的人,从头到尾也没有一句台词,他只是坐在那里,甚至身体没有什么动作,仅仅只是面部神态和那双眼睛里面露出来的情绪来演绎角色的情感。

即便是一个眨眼的动作,也像是被精确到了最合适的时间,哪怕快一步,慢了半拍,都不会得到这样的效果。

纪泊伦又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表现,与方召这个一比,就显得略夸张造作了,少了一份真实的触动感。

在学表演的时候,纪泊伦听老师说过,悲哀的情绪不都是靠尖叫和哭喊,有时,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即可。

这人真的不是一名职业演员吗?

纪泊伦脑海中浮现了无数与灭世时期相关的影片经典片段,然而,一个都对不上!方召不是在模仿哪个片段!

纪泊伦甚至有种感觉,似乎这人不是在演戏,而是真就经历过那么一场浩劫,真正生活在那样一个年代!

对了,他们定的是个什么虚拟角色来着?

性格是什么样的?

失策!他竟然什么都不清楚就开始照着想象中的演了!

这是大忌!

或许是因为之前他听经纪人毫不在意的语气,自己也没在意,没看重。

纪泊伦没说话,那边方召也继续依照原本计划的剧本演,不用谁提示,他自己策划的东西没谁比他更清楚。

这是一段没有任何对白的戏。所谓眼模,拍摄的重心只有眼睛!

工作室内,呼吸声都放轻,只有祖文摆弄设备的声音,但不管是祖文还是坐在一旁的纪泊伦,都感受到这个并不算大的工作室内气氛一直在变化。

压抑的悲伤,到窒息的绝望,茫然,彷徨,生路在何方?仿佛一只被关进屋子里面的蜜蜂在寻找光源为自己导航。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直到宋秒那边制作声源遇到了疑问,方召才暂时结束这里的录制。

“先休息一下。”方召让祖文先休息,他起身离开这间工作室前往制作声源的那边。起身的时候,方召已经完全脱离了刚才的情境,如平常一般。

这么快就抽离情绪了?纪泊伦再次傻眼。

等方召一离开,纪泊伦就过去问祖文,“那个方召,他的专业真只是作曲人?没有学过表演?”

“有没有学过表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确实是专业作曲人,新秀赛二十天冲到第五呢,你应该听说过。”祖文道。

这些纪泊伦当然知道,但刚才方召的表现让他陷入怀疑。

“哎,你不走吗?”祖文以为纪泊伦会被气走,可对方现在似乎一点都没那意思。

“走?我干嘛要走?对了,有MV和你们那个虚拟角色更详细的介绍吗?给我看看。”纪泊伦问。

祖文诧异地看了看纪泊伦,将抽屉里的纸质资料递给他。反正纪泊伦在来的时候已经签过保密协议,而且这些资料本就是打算给他看的,只是纪泊伦一开始没想看。

第二天。

祖文已经不指望纪泊伦了,方召上阵就可以搞定。可纪泊伦第二天还是来五十楼了。

“别看我啊,就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刚才演到哪一段了?变身了没?”忽略方召和祖文看过来的视线,纪泊伦自己拖过椅子坐下,很认真地在边上旁观。

不只是第二天,之后的好几天,纪泊伦一直都在。他过来这边也不做什么,就直接在录制工作室坐着旁观。大有一种老子就赖在这里不走了的意思。

虽然纪泊伦这人小毛病很多,但也是个有上进心的演员。方召也没赶人。

当需要的片段终于录制完成时,纪泊伦终于忍不住,过去找方召解惑。

“能不能问问,你在表演的时候,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什么?”他想知道方召到底是怎么将自己的情绪融合进场景里面,然后真真切切地表现出来的。

方召听到这话,喝水的动作一顿,很认真地道:“BGM。”(Backgroundmusic背景音)

纪泊伦:“……”

纪泊伦突然想起大学时候老师讲过的一句话,不要尝试去弄清楚一个职业作曲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因为他们可能走路吃饭喝水时都是自带BGM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