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怪物配怪物

方召听他刚才的发声练习,应该是在为合唱作准备。

见方召过来,那人本来就断断续续的练习声停了,发现方召的目标是他,顿时紧张了起来。

“抱抱抱歉,我打打打打扰到你了吗?”那人结结巴巴地道。

“没有,你继续练你的,我随便听听。”方召直接坐到角落那边的一张椅子上,反正这个角落周围没有其他人,都避着这里,椅子都没人坐。

那人有些迟疑地抓了抓头,看看坐在那里的方召,又看看周围的人,张张嘴,唱不出来。总感觉周围人很多都在看他,太紧张,有些害怕,真开口把人吓到怎么办?会不会把他赶出去?

想了想,那人索性直接走到一边坐下,不唱了,先休息一会儿,等周围人转移注意力之后他再唱。

“你叫什么?”方召问,“近期有合唱?”

“近期银翼的一个合唱团需要人,我过来碰碰运气。”那人紧张地握着手里的水杯,“我叫庞普颂,是不是听着很像一首歌?哈哈……”

干笑两下想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但笑完庞普颂感觉更紧张了,猜想对方是不是要开口赶他走。

“我叫方召。”庞普颂听对方说道,“银翼一个虚拟项目的制作人。”

制作人啊!一听就是大人物!

庞普颂顿时肃然起敬,明明对方看起来跟自己年纪差不多,都混到制作人了,难怪气场这么强。

“我在找声源,听到你练习的发声觉得比较合适,不过我想再听听,你将刚才那段再唱一遍。不用压着,合唱时的那套收起来,你自己平时怎么唱的,现在就怎么唱。”方召道。

庞普颂感觉被一个巨大的馅饼砸中,头有些晕,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再再再唱一遍?”

“对,就刚才你练的那段,放开唱,别管其他。”方召耐心地道。

“好好好好的!”庞普颂搁下水杯就起身唱,杯子没放稳倒了,差点滚落都没去多看一眼,面上像是上战场一样的严肃。

周围几道注意的视线依旧让庞普颂有些犹豫,清了清嗓子,没开口。

“你唱你的,看他们干什么?”方召道。

“是!”庞普颂收敛心神,他今天来这边,本来是想争取一个合唱空缺,面试时间是下午四点多钟,他舅舅托朋友帮他弄了一张银翼的公共练声区的通行卡,面试之前都在这里练习,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好事,相比之下,声源当然比合唱更重要。这就像是主角与配角的区别。

尽量忽略周围的那些注意力,放开顾虑,庞普颂开始重复之前练习的一段。

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但两句以后,就没再压制着唱了。

周围几个戴耳塞的歌手,原本跟着耳塞里面的伴奏练,可唱着唱着就唱不下去了,紧皱着眉,关了耳塞的音效,朝庞普颂那边嚷道:“要唱你就出去唱,这里不欢迎你!”

“对啊,这里不欢迎你!”

“不如你让方召带你去楼下唱呗?”

“就是,有种你跟着方召去楼下,楼下随便你怎么唱。”周围有人起哄。

这次庞普颂真的吓卡壳了,茫然地看向方召。

方召并没有在意周围的指责声,反而露出笑,心情不错。

“这里是公共练声区,意思就是大家随便唱,放开嗓门唱。自己唱歌沉不下心还怪别人了?你们有种,怎么不去单人练习区?”方召随意扫了指责的那几人一眼,没再多说,不在意的人他懒得多废话。欺软怕硬哪儿都有。

指了指庞普颂,方召道:“你,跟我来。”

庞普颂像一个迷路的小学生,缩着本来就短的脖子,跟着方召离开公共练声区。

“嘁,还真把自己当个大人物了!”有人看着方召的背影,嗤笑道。

“方召是来找声源的吧?”

“肯定的,嘿,求我我都不会去。”

“也就唬唬外面那些不知情的人。看刚才那傻子,离开的时候还乐着呢。”

……

离开公共练习区之后,方召领着庞普颂来到五十楼的办公室,又问了问庞普颂近期还有没有别的安排,若是没有别的安排,尽快安排声源制作。

“没有!最近没别的事!”庞普颂不由往椅子边沿挪了挪,紧张地坐直,等着方召后面的话。

“这是一份合同,你看看。”方召从桌上的微脑里面调出合同,这些都是以前用过的模板,稍作修改就可以直接拿过来用。

庞普颂很认真地看了上面的合同,并未发现不合适的地方,当下就点头同意。

虽然依旧只是暂时的合作,而不是进银翼成为正式员工,但庞普颂却兴奋得恨不得在原地跳两跳。签完合同之后,感觉整个人都像是浮在云上一样。

他没有站在台前的外形条件,只能站在幕后,但幕后的工作也分主次,以前都是同其他人一起分担次要任务,这还是他第一次签单人任务,这就相当于主角了!

“你的信息我会上报,等通行证办好了会通知你过来。”方召道。

“好……好……好的!谢谢!谢谢!”庞普颂恨不得给方召鞠躬,出门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兴奋得晕头,直接撞在门上。

方召见状摇了摇头,“算了,我跟你一起下去,我要到楼下找人。”

方召要去找杜昂,不过他先送庞普颂下楼,庞普颂还没缓过来,那状态,一不小心出什么毛病了,短期内他再往哪儿找个合适的声源去?

出银翼大厦的时候,上方的空中有一个车队过来。

不同于方召他们这些小员工,大牌的明星们工作的地方,都在楼层更高处,楼层内也有专用的停车位,所以很多时候,方召都见不到他们的人,因为人家是直接坐飞车进楼层的。

看那些车,直接去的百层以上的楼,应该是公司的几个大牌人物。

“要是能混到他们那高度,就算是死也无憾了。”庞普颂仰着短脖子看向空中,羡慕道。

方召只是笑笑,“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

看着庞普颂车站候车,方召往楼内走,他还能听到庞普颂激动地跟他妈通报这个好消息。

“喂,妈……是是,我今天来银翼练声了……对,就是用舅舅给的那张卡进来的……没惹事,真没,我都压着声音唱的,影响不到人,不过……哎,别激动,听我说完,你别听到个转折就觉得是坏事啊……我今天签了个项目……对,有合同的银翼内部的一个项目……不是合唱,就我单人的,银翼的一个虚拟项目制作人找我当声源……”

就好像一个跑龙套的突然当了一回主角,就算只是一个小制作,那不也是主角吗?对于从小不知跑了多少龙套的人来说,这就是人生的一座里程碑。

方召进楼之后,去杜昂那里说了庞普颂通行证的事情,又去五十楼看祖文的进展。

之前庞普颂来的时候,祖文关在工作室内没出来,听方召说人已经签了合同之后,反射性地道:“他傻啊?”

见方召看过来,又赶紧改口,“不是,我是说,他真是个好人。”合同上可没说究竟要持续多久,要是持续时间长,那不是要坑人一年?祖文觉得庞普颂那人果真太年轻,太容易被忽悠。

不过,说起声源,祖文又好奇了,“公共练声区那么多人,你怎么就挑中他了?”

方召想了想,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你知道‘势’吗?”

祖文摇头。就算是以前的虚拟项目组,也没听谁说过这东西。

“‘势’,无形无像,它可以存在于绝对的沉默中,给人一种焦虑的紧张感,也可以存在于声音中,让人有更深刻的恐惧、悲伤、喜悦、兴奋等感觉。于演唱者而言,唱歌并不只是依照曲调唱出来,还需要调整声音的一些要素,来更大限度地提升听众的欣赏兴趣,牵动听众的心理,这就是‘势’的力量。”方召解释。

“就像同样一首歌,有人唱得能让人更有感觉,而有些人唱的听过就忘?”祖文道。

“没错。那也是一种技巧,声音在变化的时候,便会将潜藏的‘势’释放出来,牵动人的感官和情绪,给人心灵震撼。不过,有些人,天生并不需要采取其他手段,就能散发出比其他人更强的‘势’来。”

“你是说新签的那小子?”

“嗯。只是,‘势’在合唱中不好掌控,所以他在练声的时候才会压制自己的这种与众不同的声势,尽量做到与其他人一致,让自己显得与众相同。他觉得他的声音里睡着一头怪物,这头怪物使他与其他人不同,在合唱的时候也会打扰到别人,练声的时候也会引发排斥,令他处处受阻,所以他一直在压制。但他不知道,那是一种足以牵动全局的潜在力量!那不是怪物,那是天赋。”

祖文抓了抓胳膊上冒起的一粒粒鸡皮疙瘩,总感觉,那就是怪物!

不过,祖文转念一想,一个是声音怪物,一个是虚拟树怪,多好的组合!

怪物给怪物配音,正好嘛。他都开始生出一点期待了。

作者感言

陈词懒调

陈词懒调

每天的推荐票别浪费啊。

2016-12-19 22:0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