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被帅醒

音乐相关院校的学生们同样也关注着榜单的变动。

齐安音乐学院。

新世纪大学六年制,今年大五即将升大六的学生们,甭管是作曲的还是歌唱专业的,都在关注这个榜单,他们同样也会根据这个榜单来衡量各个娱乐公司的优劣,看哪个公司更有实力。

本洲三大娱乐公司中,银翼传媒是最弱势的一个,就算曾经辉煌过,但毕竟已经成为过去,有条件的学生们优先考虑的是霓光文化和橦山实华,尤其是橦山实华,近几年越发给力了,虚拟偶像也发展得很好,作曲编曲等人才需求大,正是他们的用武之地。

“今年银翼那边也不错,前十有三个呢。”一个学生说道。

“前十全都被三大占据了。”

“这才是老三大该有的霸气!”对于学生们来说,既然是延洲最大的三个娱乐公司,当然应该有霸榜的气势,也觉得理所当然。

“嘿!前十里面,作曲有五个是咱们学校的!三个银翼,一个在橦山实华,一个在霓光。”有学生兴奋道。

“哎?三个在银翼?第四个呢?我听说银翼在咱学校大六的作曲系那边签了四个人,其中三个都冲前十了,第四个哪去了?别说前十,前百我都看了,没见到。”

“是吗?我看看还有谁……作曲系的有荣正,楚光,沙安度,不对,沙安度签的橦山实华,普雷斯?”

“普雷斯签的霓光,榜上都有名呢。”

“哦,不是他,那还有谁……对了,方召!没看到方召!”

“还真没看到他。”

“不是说方召是最早被签的那个吗?当时我们导师还挺看好方召的,说方召有在新秀赛季冲前十的潜力。”

学生们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见到方召的影。

出什么事了?

现在都赛季末,还没进场?

不仅是同校的学生,作为发小,曾晃他们也急啊,严重上火,眼看着方声稳坐前十在那儿嘚瑟,他们心里堵得慌,恨不得冲出去告诉全世界方声那首歌是偷的!偷的方召的!

但苦于没有证据,他们出去嚷嚷反而会被告诽谤,法律对诽谤的惩罚很严,霓光也肯定会护着方声,得罪霓光文化那边,他们这些小喽啰讨不到好。

“大召怎么决定的?真要进场?现在都十号了。”曾晃的未婚妻万悦,与方召也是发小,也在关注方召的动向,然而他们一天天等过来,还是没有消息。

正说着,曾晃听到手环“叮”的一声清脆提示音。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短讯的人,两人双眼一亮,“来了!”

——

方声最近春风得意,其实自从入新秀赛场以来他就都没睡好觉,前期是因为紧张,不知道会拼出怎样的成绩,后期则是兴奋的。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下载量,他就看到了自己账户哗哗来钱的景象。

下载收费,一首歌一块钱。若无其他合同,一般是按照3:2:5的分成,他们作曲的人能占三成收入,歌手占二成,公司占五成。因虚拟偶像的出现,创作者升值,歌手贬值,论地位,底层的小歌手是比不上作曲人的,分成自然会少些。

这一季新秀赛,方声将偷过来的三首歌全发了,上三保险,全押在这一季,公司也同意了,所以,依照合同分成,三首歌如今合起来下载量已经三百万,方声能拿到手的钱也有一百万。若是以后发展得好,签约高一级的合同,分成比例还能再提升,那就赚得更多了。

他,因为这三首歌,直接脱离了贫困窘境!这才过去多久?

看着这三首歌的成绩,方声非但没有一点心虚和愧疚,反而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个方法,这三首歌偷得太他玛值了!

之前进公司的时候那些招待新人的员工态度还很冷漠,现在见到他,都一个个给了笑脸,态度的转变意味着他地位的提升,以后,他在霓光会得到更多的资源,会与更优秀的歌手合作,“钱途无限”这四个大字每天在他大脑中刷屏。

至于方召?

方声低笑了一声,打开手环上的光屏,翻了翻榜单,榜单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

“方召没希望的。”

就在此时。

“叮!”

一声提示音响起。

方声设置了很多提示,这声音可能是其他人给他留的简讯提示,也可能是别的他想关注的信息,但不知为何,方声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心中莫名一紧。

看向时间显示,早八点整。

早八点,是新曲上传至平台,经审核后正式发布的时间。

方声突然有点不敢去点开提示。

深吸几口气,手指还是点了下去。说不定是别的事情呢,方声心想。

但是,点开之后,看到屏幕上的显示,方声面色顿时白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这一季新人榜他所关注的作曲者新歌提示:《呵呵,亲爱的你》,歌手贝致,作曲方召,银翼传媒出品。

作曲……方召!

方召!

没去注意歌名到底是什么,“方召”这两个字刺疼了方声的眼,但他却像是自虐一般,盯着那个名字硬生生盯了一分钟,才用有些僵硬的手指,点了试听选项,再之后,方声就一直没有从房间里出去。里面,一片死寂。

下午方声被叫到公司的时候,有人打算上前跟他套个近乎,却发现方声面色如鬼一般,吓人得很。

“他受什么刺激了?”员工们私下里讨论。

“不知道,他在新秀赛成绩挺好的啊,他的三首歌都进了前百,其中一首还冲进了前十。”

“吓得我还以为他第十不保,这不是很稳嘛?”一个霓光的员工看了看榜单,说道。

没人知道方声现在的心情,他虽然在作曲上没有多高的天赋,但他会听。什么样的歌能火什么样的不能,他都能听出来,谁让他的喜好与大众相同呢。也正因为如此,他深知方召那首歌可能会带来怎样的变故,若方召只是孤身一人那便罢了,不足以威胁到他,可方召身后是银翼传媒,人们口中的老三大之一!

只要银翼留给新人的宣传推广渠道打开,方召肯定会冲起来的!

二十天,说长不长,说短,其实也不短。

怎么能!

怎么能呢?

这才几天时间,方召怎么能拿得出来?!

一定是早就作好了藏着,肯定是!

原来方召防着他!

方声又想到了他去黑街搬家的时候,方召看向他的眼神。当时那眼神给方声的感觉如同深海之下暗藏杀机,现在,杀机已经出现了,明晃晃摆在他面前!

六月的天,延洲的气温也已经不低了,方声却感觉浑身冰凉,像被人从冰窖里拖出来的一般。

银翼传媒作为延洲三大娱乐公司之一,就算这些年势弱了,但宣传推广渠道仍旧是许多小公司比不了的,新歌上传之后,便通过所有新人特享的渠道往外推广。

齐安音乐学院,校内交流平台。

“出现了!银翼推送的一首新上传新人新曲,作曲者就是方召!”

“赶紧下载,好歹同校的,咱也出把力支持支持。”

“作曲系的兄弟姐妹们,快去支持方召师兄!”

“已下载支持!”

“已下+1!”

“虽然我是学乐器的,但也出一份力。”

许多人并不听歌,却跟着大家一起支持刚毕业的师兄师姐们,这不是方召独享的待遇,而是每一届优秀的毕业生都会享受到的。

还有些人并没有支持方召的意思,他们不认识方召,支持的也是其他新人,但耐不住他们对方召好奇啊,这个在赛季末的时候才迟迟进场的人,提交的是个什么样的成果?

银翼敢在这时候将方召放进场,参与榜单的拼杀,肯定也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作品,否则就算方召想,银翼也丢不起那个老脸。

齐安市一所高等教育学校,某宿舍内,一位大三的学生上午没课,睡了个懒觉打着哈欠起来开网,打算看看今儿有什么新闻。

依照以往的习惯,他打开了一个经常听歌的音乐应用“懂你音乐”,直接点了今天自动推荐的歌单。

这些推荐都是根据他以往喜欢听的音乐风格,统计筛选后来进行推荐的,若是听到喜欢听的,他会先收藏,特别喜欢的,才会花钱下载。

带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浏览今天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

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耳朵里传来的音乐也没能让他有多少印象,不算难听,也不算喜欢,或许有一两首听的时候觉得还不错,但听过了,也就过了,不会再去想,等当天推荐的歌曲全部听完,你问他听过的歌有什么印象,他是半点说不出来的。

以前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所以他们这些非音乐圈子里的人,大多时候都是完全凭自己喜好,听自己收藏下载的歌,间或听一听每天推荐的或新或老的歌曲。

而就在他打着哈欠,漫不经心地翻看新闻的时候,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让他打到半路的哈欠急转变成了喷嚏。身体一个激灵,还没走的瞌睡都给吓崩了,直愣愣地像是惊呆一般坐在那里。

维持着刚才的动作过了约莫二十秒后,那学生终于动了,抬手指翻动光幕上的页面,将娱乐新闻的页面切换至音乐应用,翻看正听的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待看到歌名的时候,那学生目光顿了顿。

“呵呵,亲爱的你?什么鬼名字……”

那学生看着榜单上一溜的歌名中画风格外与众不同的那个,一边吐槽,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等一遍听完,果断点了再次试听。

又一遍听完,再试听。

再试听。

再试听……

“叮!”

“您今日的试听次数已完。”光幕中弹出通知。

试听次数已完?!

已经听五遍了?

有这么快?!

他突然发现,听这歌都听五遍了,压根没干别的事情,这时间光去听歌了。他竟然会全神贯注去听一首歌听五遍!?

下载!

一块钱而已,他觉得这首歌他今儿可以单曲循环一下午,尤其是下午那两节格外催眠的课,听这歌正好。说不定一要睡的时候就被耳机里的“呵呵”给呵醒了。

下载之后,这位同学冲到校网上发帖推歌。

【帅哥的帅歌】:“今天被一首歌帅醒了!下方传送门直达试听页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