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创作

这次银翼传媒直接签了十个实习员工,其中三个是原主的同学,每个实力都很强,竞争还是非常激烈的。

没再去多看,方召思索接下来的打算。

还剩下不到十天时间,怎么办?

接连遭受重创,已经殚精竭虑的原主在临近的新人赛和公司的双重压力下,也没能拿出个好的对策。

勉强拼凑出一个成果交出去?肯定会被刷下去。

若真那样做,别说原主的自尊心不允许,银翼传媒绝对会毫不留情将他扫地出门,实习工也到头了。

被银翼传媒提前扫出去,就相当于一个职业黑点,这会给以后的音乐生涯带来更多的困难。

“新秀赛……”

方召搜索着记忆中关于音乐界新人赛的所有信息,这里与末世前的那些公司运作方式有很大不同,方召得适应如今的新形势,作曲也得考虑当下听众的喜好。

“流行”也是有代沟的。经历末世的冲击,再发展到现在,已经过去数百年,如今新的乐器和电子合成音能挑花眼,大众思想不同,喜好的风格与方召曾经的那个世界也有许多不同之处。

虽说方召也想什么都不管,直接按照自己以前的习惯和喜好来,但他如今这个处境,一旦失败,他就得流浪街头了。

艺术家也是人,衣食住行都是摆在眼前的难题。

磨刀不误砍柴工,方召坐在屋内用来工作的角落里,闭着眼睛静静思考。

想到什么,方召拉开旁边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

在许多人都喜欢用手环记录东西的时候,原主却喜欢将重要的东西用纸写下来。

这是原主这半年来所有的记录,前面是他在银翼实习观摩的时候记录的要点,后面则是他准备的新人赛作品。看标注的时间,原主很早就开始准备新人赛了。

里面已经完成的三个作品上,被人用笔划了深深的痕迹,纸张被划破数页,可见当时原主拿笔时所用的力道,那是发现这三首已经被盗取的时候,失望、愤怒和绝望的强烈情绪的宣泄。但原主并没有将这个记录本撕毁,最后还是放进了抽屉里,因为他舍不得毁掉,那是他辛劳的成果。

方召看了看那三首已经完成的歌曲,其中一首填了词,两首未填,大概是打算送去公司之后,让公司专门负责填词的那些人完成。

这记录本中间还有几页是未完成的一首歌,是原主在失恋的时候创作,他还写了一篇日记,大概是想用那篇日记作为这首歌的词。

主旋律已经定了,原主是打算待新人赛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后,借助公司的资源,将这首歌好好制作再发,毕竟这首歌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只是没想到,后面会发生歌曲被盗的事情,这首歌也没能面世,原主自杀前还遗憾过。

方召很认真地看了这首未完成的歌,手指在纸页上点了点,“就你了。”

墙角的架子上放着仿佛折扇一般的东西,横拉开会出现一个键盘,如钢琴键盘般的按键,按下去的手感也不错,这是原主创作的时候最喜欢用的工具。质量算不上顶好,但也绝对不是劣质货。

方召自己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刚开始还有些生疏,不过,随着大脑中记忆的融合吸收,手上也越来越顺。

方召还试弹了几曲曾经的作品,不过,那些都是残缺的尚未完成的曲子,方召将它们都记下来免得以后事情多了会忘记,等新秀赛季结束之后,再来完善它们。这些都是保存在记忆中,陪伴方召度过一个又一个末世日夜的珍宝,总有一天,方召会让它们重现世间。

熟悉了工具,融合了记忆,方召开始带入情感。

原主创作这首歌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方召得好好体会一下,只有带入了情感,他才能将这首歌补完。

一连几天,方召除了中午下楼晒太阳,去岳青的商店里买食物之外,就没出过门。窗户的隔音效果无法将黑街夜晚的喧闹完全隔离,但也没有扰乱方召的创作进程。

头两夜方召确实不习惯,过度的警惕让他的睡眠质量并不好,但是第三夜开始,方召就能平衡警惕心与外面的喧闹了。快速适应环境也是末世里锻炼出来的一项技能,许多幸存者都能做到。

又是一天中午,商店老板岳青晒完太阳拖着椅子进店,虽然天气开始热了,甚至一些能常见到阳光的人都在准备防晒,但黑街的人还是很珍惜这短暂的日光浴。进店前他又往楼道口那边瞟了眼,正见到方召带着那条浑身没毛的狗走进楼道。

“那小子最近很忙啊。”岳青低声自语。

进入六月之后,榜单上,新人赛的拼杀进入白热化阶段,圈内关注榜单的人都在议论,这一季进入前十的会是哪些人,属于哪些公司。

银翼的高层也关注这个新人榜。杜昂最近的压力很大,一面要应付上面的询问,一面要安排手下这些实习生的事情,三个助理都没能让他轻松下来,

其实杜昂只需要按照往年的规矩步骤,督促他们创作,约制作人,录制,上传,宣传运作,很多他只需要发句话就行了,自然有专门的团队去完成。但今年公司高层似乎有什么重要打算,看今年扩招的十个作曲实习生就知道了,往年都只招三五个的,今年一下子招了十个!

而且杜昂还打听到一点消息,上面决定,若是这十个人都表现得不错,只要进得了前五十,十个都转正。说公司不想大干一场他都不信。

也正因为如此,上面施加的压力更大了,杜昂跑上跑下地安排事情,累成狗。他们这些负责新人的还好些,其他负责带老人的经纪人们简直愁得头发都快掉光。

只是,一想到自己带的十个新人里面,最后那个还没有拿出成果的方召,杜昂觉得脑仁疼。

“队伍不好带啊!”杜昂长叹。

他可是顶着压力给了那小子争取了十天时间,这还是因为今年上面格外重视这届新人的缘故,他才能多争取些时间,就是不知道那小子争不争气,若是十天时间还拿不出个满意的作品,那就只能让对方滚蛋了。

翻了翻榜单的实时排名情况,杜昂盯着排名最前的那两个,眼睛都快烧出火来。

他气啊!

新人第一个展示自己能力的赛场——新锋榜,榜单头两名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换了,稳稳的,还将后面的人越甩越远。要是别人杜昂或许还会想着争取一下,再推一把手下的新人,可那两个人出现之后,杜昂就歇了心思。

新锋榜榜单上——

第一名:

《相信我》,歌手旬怀,作曲旬怀,公司橦山实华。

第二名:

《彩虹糖》,歌手菲丽丝,作曲菲丽丝,公司霓光文化。

作曲演唱都是同一个人,这人肯定实力很强吧?

不是!

这两个实力是很强,但是,这两个人并非真人偶像,而是虚拟偶像!

真人偶像出道经历重重拼杀,新人们绞尽脑汁冲榜,整天提心吊胆,生怕自己首秀的成绩不好,毕竟他们的成绩是与公司相关的。

但虚拟偶像不同,尤其是这种带着明显目的性的虚拟偶像,都是背后的公司花了不少人力财力,经历漫长的准备计划,内部筛选之后才推出来的,而他们背后的公司也会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在他们身上,这是真人小新人们无法得到的便利。

每个虚拟偶像背后,都是一个完善的团队,以及野心勃勃的资本力量。

这他玛能算新人吗?!

这种大公司推出的虚拟偶像,背后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是其他新人得不到的。今年也没有一个能够与他们匹敌的真人新秀,而银翼公司不可能集中资源来对抗那两个虚拟偶像,公司的重点在更大牌的明星身上,所以,高层已经决定放弃新秀赛前两名的争夺。

新人榜上的虚拟偶像,就如bug一般,一年一年刷着存在感。每当新秀赛场出现虚拟偶像的时候,其他新人都只有成为垫脚石的份。

曾有银翼的一位高管向全球音乐协会的人提议去掉虚拟偶像的新人榜资格,可惜,被驳回了。银翼的人一想起这事就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

当然,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肯定又会说了,既然三大公司中的前两位在本季推出虚拟新人,你银翼不服气也推一个啊!

然而,只要是对这个圈子有点了解的都知道,银翼在虚拟偶像方面就是个弱鸡,推一个倒一个,推一个倒一个,就没一个能站住脚的,个个扑街!

去年公司内组建的一个虚拟偶像团队,制作人在所创的虚拟偶像扑街之后,被橦山实华和霓光文化那边毫不遮掩的嘲笑气得吐血,至今还在医院休养,其实也是无颜来公司面对银翼的高层和员工。毕竟,当初他可是立过军令状的,但现在……悔不该啊!

银翼的高层同样在心中后悔,早知道还是失败,他们就不该涉足虚拟偶像的创造,以至于现在业内的其他人都在明里暗里嘲笑他们,砸在虚拟偶像项目上的钱足够他们推出好几个潜力新人了。

银翼启动的虚拟偶像项目,几乎都是血本无归。这一季新人榜上出现两个虚拟偶像,银翼高层都觉得是橦山实华和霓光文化故意的,故意在他们打算大推新人的时候,用虚拟偶像来恶心他们。

现在公司已经收了创造虚拟偶像的想法,一门心思推真人偶像,所以新人这边压力也很大,榜单前两名的虚拟偶像就不说了,公司的意思是前十名,能拿下几个拿几个。只要能拿下三个,杜昂薪水翻倍,能拿下四个,升职。

不管是加薪还是升职,对杜昂的吸引力都相当大。

前十……能拿下几个?

正想着,杜昂的手环响起一声提示音,点看一看。

是方召传来的样曲(demo)。

“哟,这就到了!”杜昂精神一震。

收到的这份样曲,不管质量如何,不管方召自己独立创作还是有其他人相助,到现在为止,十个新人全都已经上交作品,杜昂的任务已经趋近完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