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节-代价

“许多法阵都已经损坏,想要将它们一一对齐修复,付出的精力恐怕比重新绘制还要复杂!”

李小白早就有了腹稿。

绘制一个法阵显然要比一一对齐损毁的法阵和材料要容易的多。

“可是我们没有材料!”年轻女丹师严笑一下子为了难,自己这里多的是异草,珍稀的矿石材料却一片都没有,栖霞里的那些铺子里或许有,但是收购的代价恐怕不会小,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眼前这些残件上,迟疑地说道:“难道将这只药鼎重新熔重。”

李小白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能熔,它们是最珍贵的参照物,若是进一步损坏,将会影响到新药鼎的法阵镌刻。”

“笑儿姑娘,你手中的丹药和异草够抵材料钱吗?我手上还剩一些丹药,不够的话,还有几张灵符!”

为了支持丹师凑齐新制药鼎的材料,女术士何蕊不惜将过去收到的好处吐出一些,甚至还倒贴。

有丹师,有药鼎,还有异草,那么丹药还是会有的,如果此刻小气,将来只能是一无所有。

“公子能否提供一些材料,小女子愿意用丹药和灵晶购买。”

严笑只能将期望放在李小白身上。

作为炼器士,拥有的矿材应该比平常人更多一些才对。

女术士何蕊严重警告道:“公子莫要趁火打劫!”

她担心这位年轻炼器士提出一些非份的要求。

“巧了!材料我正好有,不过代价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李小白打量了一眼女术士和年轻女丹师,盘算着对方能够付出多大的代价。

严笑忽然双颊晕红,有些迟疑地说道:“小女子蒲柳之姿恐怕难入公子之眼。”

说实话,这个年轻女丹师相貌平平,根本没有倾国倾城之色,即使五官端正,依旧只能算是中下,如果抛开丹师的光环,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恬静的寻常良家小娘。

“公子若是不嫌在下年纪大……”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都不约而同的想岔了。

“打住!本公子并无这样的想法!”

李小白往后退了一步,他绝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

“嘻嘻!想要入公子的眼,起码得有奴家的水准哦!”

妖女在一旁偷笑,旋即主动拿下轻纱遮掩的帷帽,露出了自己真正倾国倾城的妖媚红颜。

炫耀!赤|裸|裸|的炫耀!

女术士何蕊与年轻女丹师严笑彼此对视一眼,当即一阵气馁,这妖怪长得那么漂亮作什么,还给不给旁人活路了。

“去!一边儿玩去!把帷帽戴好!”

李小白戳着这个乱入的妖女额头,将其点开。

早就知道若是任由这个妖女毫无遮拦的招摇过市,恐怕会招来不少麻烦。

看到女术士与女丹师相信自己的话,他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我需要用灵晶和丹药支付!”

同时指了指被赶到一边,免得添乱的妖女,说道:“所用丹药,必须将她推到破劫境!”

女术士何蕊一瞪眼,失声叫道:“什么?破劫境!你怎么不去抢!”

将化形境妖族提升到真丹境已是极为难得,如果助其达到破劫境,那需要多少珍贵的丹药。

“公子能否宽宥一二,这,这实在是……”

年轻女丹师严笑也有些为难,她根本拿不出这么多丹药。

“呵呵,没你们想的那么夸张,这原本就是合则两利的事情,我的材料也不是天上掉的,地上捡的,平白得来的,同样对于一个丹师而言,丹药并不像外面所售的那样珍贵,只要肯动手,自然就会源源不断的炼制出来,况且我也不是要你们一次性付清,清瑶已经是化形境巅峰,你们先给我助她升至真丹境的丹药即可,后面的分批给,一旦达到破劫境,你我约定便宣告结束。”

李小白很容易就能够猜到女术士与年轻女丹师心中所想,他将自己的方案说出后,两女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女术士何蕊没有再说话,她望向严笑。

“公子若能炼制出药鼎,我愿意接受这个代价。”

犹豫片刻,年轻女丹师严笑最终还是答应了。

正如眼前这位炼器士所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根本没得选择。

“将这妖女提升至破劫境,公子能够治得住吗?”

严笑的选择让女术士何蕊十分郁闷不已,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她得到的供奉有可能会减少。

“草庐”的丹药供应也会受到影响,直到这个妖女成为可怕的破劫境妖将。

“这是我的事情,旁人无需考虑!”

李小白十分自信的看了一眼妖女,无论是煮了还是炖了,又或是摆成十八般姿势,这一点并不会因为修为高低而转移。

“你……”

女术士何蕊当场气结。

术道中人饲养妖奴,大多将妖气生生转化为灵气,修为大损后最多只能达到化形境,凝聚内丹成就大妖根本是休想。

妖族桀骜不驯,即使成为灵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时候依然会发生噬主,像李小白这般肆无忌惮的提升身边妖族修为,根本就是不知死活。

“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

李小白朝着妖女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地上那些药鼎碎片,说道:“清瑶,打包带走!”

“喂,你就这样走了?我们上哪儿去找你!”

女术士有些担心对方带着损坏药鼎碎片一去不返,虽然药鼎已经报废,但是其材料也是相当难得。

“若是不放心,可到天京内城太平坊李府寻我,本公子包送货上门,丹货两讫,童叟无欺!”

事实上李小白也十分满意这笔交易,清瑶的丹药算是有了着落,这个女丹师恐怕得好长一段时间得替他辛苦炼丹。

女术士再也无法提出质疑,太平坊比邻皇宫,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么还真有可能炼制出一个全新的药鼎。

“既然如此,公子请便!”

反正药鼎碎片留着也没什么用,严笑同意了李小白的要求。

虽然不知对方的炼器技艺如何,但是总比此前一丝希望都无要好的多。

“那么告辞!”

李小白一拱手,没有想要任何多逗留的意思,便带着收起药鼎的妖女打算离开。

早日炼制好新药鼎,清瑶就能够早一天得到丹药。

“希望这家伙不要诳骗你我!”

望着李小白与妖女清瑶离去的背影,女术士喃喃自语。

“何仙长,耐心等候便是。”

年轻女丹师显然更淡定的多。

因为包围整座鬼谷崖的那片诡异树林的缘故,整个迷阵甚至能够作用于天空,想要从外界飞进来,恐怕会被迷阵屡屡引导至他处,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重新回到迷阵树林内侧边缘,刘掌柜再次拿出麻绳,准备像之前进来时那样,带着李小白与清瑶穿过树林。

不过李小白却摆了摆手,在刘掌柜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直接抓住清瑶柔若无骨的手,径自走入林中,很快消失的身影。

琉璃心倒映之下,迷阵不复存在。

没一会儿功夫,穿过树林的刘掌柜便发现本应该迷失在林中的一人一妖,竟然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

“公子,你怎会有这出入诀?”

刘掌柜以为自己念念有词的出入口诀被对方听到并记住。

“没有!”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说道:“我能看破这里的迷阵,它们就像不存在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不是口诀,也并非破阵,而是直接无视,这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公子高人也!”

齐掌柜彻底服了气,他相信对方真的能够重新炼制出一尊新的药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