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节-冬猎

尽管距离皇宫无比遥远,小公爷邓非听得云里雾里,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旁听的周世叔却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终于忍不住击节叫好。

“说的好!说的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李小白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自己拼凑出来的宫斗一课,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听懂的,光看小公爷满脸茫然的反应就知道了。

皇宫的深院高墙,将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常人恐怕根本难以理解里面的黑暗与诡秘,周老的态度实在有些不同寻常。

课业依旧继续,各种层出不穷的歹毒宫斗手段一一展现出来,邓非听得越来越胆战心惊。

虽然这一切只发生于皇宫之内,其惊险与诡秘程度丝毫不下于此前讲过的革命与谋逆,于小处更见其凶险与杀机四伏,仿佛每一步都蕴含着令人防不胜防的刀光剑影,无时不刻都在彼此厮杀不休。

每一个人并不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身后的其他人或势力争斗,代理人一词恰如其份的解释了个中缘由,发生在皇宫里的宫斗同样也代表了皇宫外面的矛盾,若是能够加以利用,恐怕会爆发出令人难以想像的能量,用四两拨告吹钧来形容都不为过。

下午的课业在不知不觉间到了结束的时间。

李小白抿了一口茶水,以解略有些嘶哑的喉咙,今日的宫斗课对于这个蠢学生来说,实在有些阴晦高深,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讲,却很少有听到提问,恐怕课后复习需要耗费不少精力。

当然,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敬国公”这三个字才能最终无法抵挡住功高震主和心怀叵测这两个杀局。

“今天的课业!以宫女、太监、侍卫和杂役这四个角色作为宫斗的起点,用来推演帝王之路,哈哈哈,这听起来不是很有趣么?”

李小白用干布擦去了黑漆木板上的字,又重新写下四个词。

“先生,太监怎么当帝王!”

小公爷一脸古怪。

这四者距离皇位隔着十万八千里,连最起码的武将或文臣都不是,怎么可能成为皇帝。

更离谱的是,太监断子绝孙,就算想当皇帝,别人压根也不会认,谁不知道子裔才是权力持久的保证。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李小白抬出一句历史名言,随即说道:“太监为什么不能当皇帝?”

挑战一切不可能,往作死的道路上飞奔,小白同学绝对是硕士级专业水准,而且还有家族遗传加成特效。

“太监不能生孩子,没有孩子怎么传承皇位?”

邓非将自己的理由说了出来。

李小白语气一转,笑着说道:“呵呵,莫忘了,这世上还有过继与禅让的说法!”

过继是血亲,禅让是非血亲,太监当皇帝似乎也有了可能,果然是专业的!办法信口拈来。

其实炎黄尧舜禹汤的禅让真相是儒家编出来骗熊孩子的,哪个帝位交替不是伴随着血腥杀戮与层出不穷的阴谋交锋,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将国器拱手相让。

“学生受教!”

小公爷苦着脸,先生留下来的作业是越来越难了。

“好好用心,将来一定会有大成就的,我看好你哦!”

李小白点了点头,诚心诚意地“鼓励”对方。

一旁的周老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十分赞同这位先生的话。

小公爷恭恭敬敬地行礼后,说道:“谢过先生!学生想请先生与学生一起参加五日后的冬猎,不知先生是否有空?”

冬猎日恰好是周六,倒也不用担心耽误课业。

“冬猎?”

李小白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冬猎”一词。

此前殷王周定就曾经邀请过他,只是当作别有用心而拒绝了,却没料到在这里这位学生也会邀请他参加这个冬猎。

“每年过了冬至,皇帝便会选择某一天,带着文武大臣和世族子弟一起前往天京城外的北苍山狩猎,这也是大武朝皇族的传统之一,一些寒门子弟会借着这个机会在大人物们面前表现一二,以谋求晋身的机会。”

小公爷邓非详细为李小白说明了这个冬猎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提倡尚武精神外,还是一次公开毛遂自荐和网络人才的盛会。

除了屠戮一下可怜的小动物们以外,便是人才的秀场,真是够无聊的!

这是小白同学的评价。

“没空!你找别人去吧!”

一想到有可能会跟那两个狗屁倒灶的皇子打照面,李小白登时没了兴趣。

邓非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这位先生似乎根本不在意任何功名利禄。

喜欢旁听小白同学胡说八道课业的周老忽然笑眯眯地说道:“呵呵!先生不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会对香君姑娘不利吗?”

这一句话正好戳中了李小白的要害,虽然书房里有法器瓷炉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热量,但是此刻空气中的温度莫名降了下来。

“是吗?听周老这么一说,在下倒是开始有些兴趣见识见识究竟是哪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捏紧的拳头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微爆响,李小白已然动了真怒,任何人都别想抢走他的东西,想都别想!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能弄清楚武香君面临的所谓性命之忧,其威胁到底来自于何处。

尽管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语焉不详,但是李小白却并没有轻视。

堂堂皇家秘情司绝无可能吃饱了撑的拿一个边境小镇的夫子之女开玩笑,堂堂北斗之一的“破军”以豆腐西施的身份潜伏在西延镇多年,曾经是太子府斗将的白老大也同样在西延镇甘当一个渔夫。

武家小娘的真实身份恐怕不止是一个读书人的女儿那么简单,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会察觉到其中的异样,更何况是崇尚智力碾压对手的小白同学。

小公爷有些紧张,有些期待试探着问道:“先生是答应了?”

“到时候,我会去的!”

收起不羁的性子,李小白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整个人仿佛就像一支待出鞘的利剑,虽未出鞘,却已经剑气逼人。

亲眼目睹先生的气势变化,小公爷邓非内心深处泛起了波澜,似乎想起了某个曾经带给“他”从未有过的踏实安全感体验的人。

课业结束后,带着妖女清瑶离开授课书房的李小白却突然转向,轻车熟路的往国公府后院走去。

“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儿?”

领路的管家当即大惊,追了上来。

“看看本公子的媳妇!有些日子没见了!”

说到底,李小白对这个油头粉面的学生不放心。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小公爷是兔子吗?

显然不是!

“先生先生!您可不能再往里走!”

“走开!”

管家想要拦住他,却不防李小白鼓荡起锻体境真气,将其一把推开。

附近的亲兵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想要阻止这位擅自往府中深处直闯的先生。

“清瑶!开路!”

李小白没二话,剑指一挥,一品飞剑登时出鞘,骇得那些亲兵们不敢冒冒然上前。

这可是术士的手段。

真气?修为不弱的管家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对方明明是术士,又怎会有真气?中正平和,浩浩荡荡,显然不是幻觉!

“嘻嘻!开路的干活!”

添乱捅篓子闯祸什么的,妖女最喜欢了。

听到公子的吩咐,她当即双手交叠在一起,猛然往上一挥,狂风大起,激烈的气流环绕着二人呼啸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道随着步伐前进的风幛,莫说管家和亲兵们想要阻截,却连靠近到一丈之内都办不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