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节-盗印

虎力拿着白樱儿给的金吾卫铜牌,由管家和几位家丁领路,一个个敲开坊门,将愿意留在府中的仆婢家人悉数接了出来。

生活在帝都的平头百姓自然十分清楚大人物们之间的倾扎有多么凶险,像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要是不小心陷进去,那是分分钟被辗平的份儿,而且还没处说理。

虽然舍不得家里的坛坛罐罐和诸多细软,但还是保命要紧,没有费多少唇舌,先把人带回来,东西等白天慢慢再搬。

“还不快谢过少爷庇护!”

看到李小白出来,李无双连忙向身后的人群喝斥。

他也知道“谢少爷”这个梗,每当向李小白致谢时,从来都会留心。

站在走廊里,心底犹如十五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老少妇孺们连忙一齐跪了下来,异口同声道:“谢过少爷!”

“行了,以后跟着本少爷混,有吃有喝,没人敢欺负你们,就安心在府里住下吧!无双管家,先安排他们去休息,如果饿了,顺便安排点夜宵,嗯,也给我带碗炸酱面!”

李小白满嘴跑着江湖匪话,算是点头接纳了这些老老少少,不仅仅是李无双,新入府的这些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是!少爷!”

李无双已经是死心踏地跟着李小白,比此前更加用心做事,他当即向几个留下来的家丁打了个手势,安排他们领人去休息。

府内所有仆婢都住在前院,空房间还有很多,虽然被褥床榻准备不足,但是分男女勉强挤一晚还是可以的。

李小白又让管家拿着自己带回来的那些瓷炉,找喝过醒酒汤,正在等着回神的妖女添了妖火,倒也无虞担心受凉。

如此一来,阖府上下的老少们对这位好心的少爷越发感恩戴德。

“少爷!炸酱面好了!”

安顿好所有人,管家李无双提着装有炸酱面的食盒来到书房,恭恭敬敬把面碗摆在书桌上。

“情况怎么样?”

李小白端着面碗扒拉起来,将浇在面条上的厚厚肉酱和葱花与面条一起搅匀。

“府上有四个家丁与两个婢女原是殷王的人,其中两人愿意留下效忠少爷,其他四人与另外七人发还了身契已经连夜送出府,婢女大多留了下来。”

李无双拿出了两份血誓文书轻轻放在书桌上,留下来的人要么没什么牵挂,要么自觉回去也不会有任何前程,便起了与管家一样的心思,作出同样的选择。

“另外七人?多半是胆小怕事,担心引火烧身吧?”

李小白停下筷了,吸溜着面条摇了摇头。

他很容易理解这些小民心态,这些人在今晚之前或许根本不知道有殷王的人混在府内,当知道真相后,自然是忙不迭的明哲保身,躲的远远。

这些仆婢刚刚进府没几天,也没什么归属感和认同感,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

而府内的婢女大多没什么依靠,出了府也无处可去,留下至少能够吃饱穿暖,其他的也不会想太多。

“少爷高见,都是一些鼠目寸光之辈,走了也就走了!目前府上人手不足,或可从托庇于府内的人中择选,其他的再从人市上补齐便是。”

在打发心怀二主之人与安置可能会受牵连的家人时,李无双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虽然曾经是殷王府的门客,但是当起管家来,亦是相当称职的很。

李小白扒着面条,一边说道:“嗯!这样也好!带进府里的人也不能放着吃闲饭,闲着会乱想,乱想会出事,无论男女老幼,安排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等过两天,我再安排一些事情给他们做,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子凑到一起,给他们找个先生教书认字,教育从娃娃抓起,不能耽误了。”

大户人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他却不在乎,西延镇李家算啥大户,狗大户!有这么多规矩吗?没有!

“小的替他们谢过少爷了!”

无论是谁,一听到对自己的娃子好,那是打心底的真心感激,李无双觉得自己更加跟对人了。

“行,早点洗洗睡吧!明天还有活儿交待给你呢!”

李小白三口两口扒拉完炸酱面,将碗放桌上一丢,准备回房睡觉。

他已经两晚没合眼,虽说有真气和灵气洗涤身心,并不会疲倦,但还是习惯性的认为躺在床上睡觉才是真正的休息。

含着一颗碧绿色妖火的瓷炉将整个卧室熏得温暖如春,不论是李小白,还是在冬日格外喜暖的妖女都睡得格外香甜。

黎明时分,启明星初现,值夜的武侯们在坊门开启的鼓声中提着熄灭的灯笼,打着呵欠返回自己的住处。

街上来往的行人渐渐多了,管家李无双带着两辆马车,踏着一路寒霜跟在那些赶早朝的大臣们后面一起出了坊门。

不仅仅是昨夜里那些入府的家人细软家什需要搬入府中,少爷还打算在后院起一座工棚,再添置些铁匠所需的常用器物。

“卖挂历嘞!卖挂历嘞!阴历,阳历,婚娶迁移,吉凶问卜,应有尽有!”

货郎担敲响了李府的大门,响亮的嗓门穿过厚厚的木门,传入内宅。

正在享用早餐的李小白放下碗中的煎蛋,疑惑地问道:“挂历?”

“难道是前天少爷让小的做的东西?”

管家率先反应过来。

“去买一本!”李小白皱着眉头作了个手势。

明明是自己原创之物,街头怎会突然卖起这个东西?

“好嘞!一本够吗?瞧贵府这气派,至少得十本八本,您边上陈侍郎府上就买了五本,这东西抢手的很,不多备几本,很快就买不着了,小的也是认识人多进了些……”

敲响李小白家大门的货郎也是个能说会道的,吧啪吧啦说个没完,鼓动管家多买上一本。

然而李无双没理睬对方这张能把石头说开花的嘴,就挑了一本,匆匆返回前厅。

“嘿,五百文一本,半贯钱,少爷您瞧,就跟咱们做的一模一样,要是知道这生意能做的,小的也去雕板刻印上几千本,都够府上花销了。”

管家李无双捧着货郎贩卖的挂历,脸色有些难看的返了回来,货郎贩卖的挂历完全照抄了他画的挂历,有格子,有阴阳历,居然还有星期,绝逼是盗印。

“我日,这些卖盗版的怎么不去死!本少爷原创的,他们也敢盗?”

李小白不看不要紧,一看当即连早餐的胃口都没有了。

“是是是,这些盗印的家伙都是杀千刀的,家里儿女都该卖到边关,世世代代与人为奴为娼。”

无双管家附和道,他也咬牙切齿的很,自己辛辛苦苦配合少爷写画出来的东西,竟然被别人拿去发财,无论怎么诅咒都不夸张。

“管家,你帮我去买几间铺面,有钱不如自己赚,何必便宜了这些盗版狗,等回头,我再好好敲敬国公府一笔,没个万儿八千贯,别想打发本少爷。”

因为送出的挂历只有两本,李小白很容易就能够猜到不是从敬国公府流传出去的,要么就是从那个周老那里流出的,贴补家用的来源自然又有了着落。

就算被偷了挂历,他还有日历,台历,再加上彩色画历,怎么也比市面上那些呆板刻印的要强,甚至出笔银钱找擅长绘画的大家,做做私人定制,也是一笔进项,那些偷印的家伙要是有胆子敢跑到府上来偷,还怕打不死这些狗日的王八蛋?

回头再让樱儿妹妹带着金吾卫满大街查封私印盗印的铺面和货郎,很快就能刹住这些歪风邪气,谁敢顶风作案,就把他的儿女拐去卖了,永远断子绝孙。

听着少爷说出一条条可怕的惩戒手段,管家李无双满头大汗,暗自庆幸自己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不然像这般接二连三的报复,恐怕难逃家破人亡,求生不得求生不能的下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