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节-殷王

白家父女小院的厨房里两口铁锅火力全开,为了招待李小白,白樱儿还多用了不少荤油,很快便整治出满满一大桌需要用菜盆装盛并且彼此相叠的豪迈菜肴,最大份量也同时是最受欢迎的当属红烧肉,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再加上嫩嫩的肋排,咬上一口,浓浓的肉香在舌头与牙齿之间猛然炸开,瞬间填满整个口腔,用香料与少许浊酒去腥后的细腻脂肪裹挟着肉丝自然而然的滑入食道,使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像被唤醒一般,对菜盆里鲜红油亮的红烧肉充满了渴望。

虎力与清瑶也沾了光,与白家父女这四个吃货将李小白带来的半片大肥猪近半与临时采购的蔬菜一扫而空,满满一大锅红烧肉连一丁点儿肉汁都没剩下,都用临时烙的死面饼蘸了个干干净净。

一大坛子在修真坊小有名气的打虎酒被四人一妖倒了个干干净净。

微醺的李小白扶着有些喝高了的妖女送上马车,此前从来没给她喝过酒,哪晓得在饭桌上偷喝了李小白碗中的酒,便一发不可收拾,单独拿了个碗跟着一起争抢。

没料到这有些微甜的烈酒后劲儿极大,饭局还没结束,东摇西歪的美妖娘便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一会儿骂三眼邪狮蠢逼一个,一会儿洋洋得意自己在妖域号领群蛇,又讲着在人族花花世界的精彩,打死也不肯回去。

头一次见到醉酒的妖族竟然是这般模样,白樱儿在一旁偷笑不已,作为能够在战场上三进三出的女中豪杰,三四碗酒根本不在话下。

吃不过那蛇女死死赖着自己的小白哥哥却让白樱儿有些小小吃醋,那个位置明明是自己的,这只妖怪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

看这妖女疯疯癲癲的装萌卖傻,李小白又开始担心她若是现出原形,上万斤的蛇躯可怎么弄走。

天色渐渐变暗,气温低下了来。

因为多了两只妖火灼灼的法器瓷炉源源不断散发出热量,白家父女的小屋内依旧温暖如春。

虽然李小白突然送来两只专门用来取暖的法器,让白老大将这种行为视作败家至极,恐怕连当今天子都未必有这样的宝贝,不过李家小郎的心意却让他极为满意,自己和樱儿的眼光从一开始就是对的。

临走时已过关坊时间,白樱儿给了李小白一块金吾卫的铜牌,即便是坊门关闭,开始宵禁,凭着这块铜牌,也能够在内外城的各坊间畅通无阻,不用担心金吾卫与武侯们拦截,后者与前者的关系更像是联防与警察。

刚回到太平坊的宅子,管家便迎上来通报:“少爷,今日又有一封信,此外下午敬国公府送来一车礼物,说是敬贺少爷乔迁之喜。”

“哦!礼物收着便是,待会儿把信送到书房来。”

李小白将痴缠在自己身上,不时发出傻笑的妖女扯了下来,一手抄到腿弯,将其横抱起来。

昨日他便将风玄国使节团的挑战书丢进火锅炉不予理会,似乎今日又一封信送来,难道风玄国的戎人不肯死心,想要逼迫他就范。

这一天一封信的节奏,倒是让太平坊的府邸进入了不少人的视线。

“嘻嘻,公子,再来嘛,再来嘛,奴家还要!还要嘛!”

蠢萌蠢萌的胡话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只化形境的妖族。

管家李无双连忙吩咐人去准备醒酒汤,只是不知道这醒酒汤对妖族有没有作用,恐怕只有试过才清楚。

“老实点儿!”

李小白抖了抖怀中的醉美人,只换来一阵傻笑,以后真的不能再给她喝酒了,一条醉蛇恐怕让人炖了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将这醉酒的妖女安顿好,留了两个婢女伺候着灌醒酒汤,他这才抽出手来回到书房。

管家李无双已经候在那里,将贴身保管的信件恭恭敬敬地送上来。

这一回信封上并非什么都没写,而是写着李先生亲启,寄件者却是周定。

“周定是谁?”

李小白望向管家,希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管家李无双微微一笑,说道:“是殷王殿下!”

殷王?自己跟他很熟么?答案是否定的,但是信里却邀请他参加皇家的冬猎,这让李小白感到很奇怪,自己虽然挂着一个士子的招牌,可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没有官身的白衣百姓,又有什么资格参加只有皇族和达官显贵们共逐山野的冬猎活动。

“管家,替我说说这位殷王殿下,还有另一位皇子。”

在真正下决定之前,李小白打算先收集一些情报。

“是!”管家李无双一躬身,侃侃介绍起这位当今天子在数年前过继的大皇子。

大武朝的皇帝陛下虽然拥有后宫佳丽三千,但是数十年竟无一所出,为了延续皇族大统,只能在血脉最近的宗室中挑选最优秀的子弟角逐日后帝位。

最终太原王长子周定与定海王次子周治最终脱颖而出,过继给当今天子成为现在的大皇子与二皇子,分别封为殷王与商王。

商王喜文,结交文人墨客,极有贤名,而殷王尚武,好游猎,经常操练王府中的亲卫,王府中常有武道中人与术士来往,不过无论是大皇子殷王周定还是二皇子商王周治,从无欺压良善,强取豪夺之举,时闻有天灾人祸,往往会主动捐款捐物,在民间的声望也是极好。

听罢管家对两位皇子殿下的介绍,李小白坐在阴沉木书桌后,手指叩着桌面,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李小白突然毫无征兆地说道:“你是殷王的人!”

“啊!不……”

管家微微一怔,刚要辩解却被李小白的手势打断。

“解释便是掩饰!我既然这么说,必然不是胡乱猜测。”

李小白的目光与管家李无双对视,后者的目光深处一阵心虚。

如果不是说中了,又心虚什么,李小白越发肯定了,他不紧不慢地说道:“能够对两位皇子如此了解,除非是极度崇拜,要么干脆就是身边人,放在一个寻常百姓身上,可能吗?更何况你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分别介绍殷王与商王时,语气和内容是略有不一样的,这意味着你并不是站在第三方的立场,而是已经选择了两者之一,若是放在一个寻常百姓身上,可能吗?”

两个“可能吗?”直接将无双管家堵得哑口无言,他身子微微一颤,当即跪倒在地,苦笑着说道:“少爷说的没错,小的正是殷王的人,原来王府的门客。”

“那么这座宅邸!”

李小白举起手指对着房顶转了个圈。

“也是殷王殿下的心意!少爷愿打愿杀,无双认了。”

事已至此,李无双已然清楚自己完全没可能再隐瞒下去。

在这样智慧如妖的年轻公子面前,他仿佛根本没有任何秘密,更没想到才几天的功夫,对方就察觉到自己的背景。

李小白打量着这位管家,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跪着像什么话!”

“小的谢过少爷!”

管家李无双惴惴不安的站起身,这位少爷的心思使人无法捉摸,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显而易见,周定想要拉拢我!只是因为给敬国公府小公爷授课的缘故吗?这个代价很大啊!”

敬国公在大武朝军方有着战神的威望与人脉,再联系到这位殷王周定喜好武事,李小白很容易猜到对方的野心。

以武力争皇位,很好,很强大。

显而易见,这个殷王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