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节-瓷炉?法器?败家?

尽管曾经是太子府的斗将,但是带着女儿在边境小镇低调捕鱼为生十几年,白老大的心性已经变得十分淡泊,根本不在意生活环境,只愿能够填饱肚子和让樱儿嫁户好人家便再无他求。

哪怕女儿将所有的赏赐赠予他人,父女两人只能住在这处小宅院,白老大依然甘之若饴。

“大叔不如与樱儿一起搬过来与我同住,小郎在太平坊置办了一座宅子,空房间有很多!”

李小白有些看不下白老大与白樱儿的住所,与右卫上将军和金吾卫大将军的身份再不匹配了。

“帝都居,大不易,天京内城寸土寸金,没想到小郎竟然有这般本事,能够在太平坊置下房产,好,好,不过我还未老,这里也是暂居,你若是心急,便找了婆子来便是!”

白老大与白樱儿一样,笑着摇头拒绝了,不过态度又有些不同。

婆子是个什么鬼?

李小白没听出白老大的潜台词,依旧劝着道:“眼下时节已入冬,这样的房子怎能挡得住寒气,若不如白叔与樱儿搬过来,有家丁仆婢照顾,生活也能方便些,就算是将小郎的府宅改作将军府又如何?”

白家父女所住的小院十分简陋,莫说火墙与地龙,甚至连一只火盆都没有,这几日清晨,地上与草木支叶白霜重重,想必帝都的冬天一定会冷的厉害,李小白怎忍心樱儿这么一个小姑娘住在这里挨冻。

“莫劝了!这里比起居摩湖边的那座草屋,已是好上许多。”

白老大依旧没有任何被劝动的意思,清贫也好,享福也罢,现如今太太平平的日子正是他想要的,也仅此而已。

“那好吧!”

李小白只好点了点头,不再相劝,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轻轻一拍额头,说道:“瞧我这记性,稍等,小郎还有一样好东西没有拿出来。”

他想起一物,正适合白家父女的简陋宅子。

“莫要太贵重了!”白老大看着李小白直奔院门外的马车,又乐呵呵地对女儿使了个眼色,“樱儿,去沽几斤酒来,再把小郎带来的肉食做一下,晚上咱们留他一起吃饭。”

“是!阿爷!”

白樱儿美滋滋地应了一声,挎着一只竹篮往院外走去。

卸下大将军与上将军的衣甲,白家父女两人与寻常民家父女一般无二。

不多时,李小白带着一身青衣的清瑶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后者手中捧着两只釉色艳丽的“瓷罐”。

妖女!?

方才就在车上么?

白老大的目光落在李小白身后的青蛇身上,微微眯起眼睛,体内真气不由自主的流转起来。

对于妖族,他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些忌惮的,只有像李小白这般没心没肺的家伙才会浑然不在意自己身边有一只化形境妖族。

“白老大,这是清瑶!妖女啦!”

李小白淡定如常的向白老大介绍跟在身后的妖女,后者自然而然的娇嗔般看了他一眼,随后仿佛察觉到某种气机牵引般,冲着白老大浅浅一笑。

白老大似乎极为郑重的看待这位客人,当即主动向李小白身后的妖女清瑶拱手道:“在下白霜!见过姑娘!”

李家小郎可以不当回事,他却不能。

一只化形境妖族无论在哪里都是值得重视的存在,毕竟实力再往上一层,便是真丹境的大妖,与凝胎境的术道高士一样,足以与人间帝王平起平坐。

“大叔,只不过是家妖的小妖,您这么客气作甚。”

李小白表示不解,白老大对自己可没有这么郑重其事过,反倒是对妖女客气的很,真是让人不解。

“你这小子,真,真是不懂事!”

白老大指着李小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难怪朝堂上的大佬把这小子叫作刁民,还真是名符其实,居然连化形境妖族都不放在眼里。

谁家把化形境妖族称为小妖,而且还养在自己家里。

没有一定的术道或武道修为就敢像李家小郎这么做,几乎与寻死没什么分别。

不懂事?李小白一阵茫然,好端端的怎么就不懂事了。

他从清瑶手上接过一只仍然温热的瓷炉,后者轻轻一翻手,凝聚出一枚拳头般大小的碧绿色火球,直接落入瓷炉中央。

李小白捧着瓷炉,略一投入心神,赤红色的法阵符文立刻亮了起来,滚滚热流从炉口涌出,连空气都有些扭曲起来。

“这,这是!”

白老大立时瞪大了眼睛,望着李小白手中的这件古怪玩意儿,瓷器不像瓷器,罐子不像罐子,反倒像是法器。

这小子从哪里踅摸来的法器,似乎有两个。

“哈哈!这是小郎的一点心意,暖炉,就这么一枚妖火,可以暖上一天一夜,还不用担心中碳毒,这里有两只,正好大叔与樱儿屋中各摆上一只,这个冬天就不用担心寒冷了。”

李小白将瓷炉往前堂屋中央一摆,妖火释放的热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使屋内变得温暖起来。

“暖炉!”白老大指着内腔中悬浮着一枚碧绿色妖火球的瓷炉,吃惊地说道:“这是法器!怎会有这种东西?”

他很想说,究竟是哪个王八犊子吃饱了撑的定制这种玩意儿,简直是糟蹋东西,败家,太败家了。

事实上,且不论炉子,单单以法器的价值而言,这么一只炉子就已经抵得上太平坊的一座宅院,真不知道李家小郎是知道这样的宝贝真正价值呢?还是完全毫无所知!

“冬日取暖,非常好用,只是火源有些不便,术士的真火,妖族的妖火,还有火晶的灵火都可以用,不知道武道又能凝聚什么样的火源,如果没有,小郎便让清瑶每日来上一趟,给炉中添火便是,反正方便的很!日后可以再换个大的,添一次火源便可以暖上十天半个月。”

李小白不以为意地说道,像这样的瓷炉,他的马车上还有七个,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未经烧制的泥炉就留在了甘老头那里,当作是纪念。

“你,你,简直是太荒唐了!这样的法器怎能当作家用的暖炉!胡闹!荒唐!”

白老大终于按捺不住,直接痛斥眼前这个不知柴米油盐贵的败家子。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