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节-器之道

“信?”

李小白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望向管家。

这座新置办的府宅除了无孔不入的皇家秘情司会自行知晓外,他并没有主动告诉任何人,也仅仅只是下午在敬国公府授课时提了一嘴而已。

突然有信件送来,难道是送给自己这座宅子的主人终于要露面了吗?

带着猜测,李小白继续往前走,同时说道:“拿来吧!顺便开饭!”

“是!少爷!”

捧着门匾题字的管家一躬身,亲自去取信件。

在菜肴上桌时,李小白从封面一字未写的信封内抽出了精心对齐折好,有些淡黄色的信纸。

“挑战书!”

铁笔银钩般三个字写在折好的最外一面。

随侍在一旁的管家李无双不经意间一瞥,眉头微皱,怎生好端端的会有人挑战自家少爷?

“呵呵!”

李小白莫名一笑,将信纸展开。

字里行间杀机充盈,咄咄逼人之势呼之欲出。

风玄国的戎人果然不肯善罢甘休,在朝堂上拜见大武朝天子时欲借朝廷力量对付李小白,却被满朝文武大臣们无视,只好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风玄国国师安木合在天京城外二十里的采石场挑战李小白,为含光门外的羞辱和勒索做一个了断,而且生死勿论。

切!真是闲得蛋疼!

李小白将信纸和信封揉作一团,塞进桌上的火锅红泥小炉内,炭火立刻将其引燃,青烟冒出,将伸出筷子捞锅中牛肚丝的清瑶熏得一脸哀怨,这妖女正好坐在下风口上……

“吃饭吃饭!”

李小白夹起一大筷子牛杂,塞进妖女的碗里,这才把怨气平息下去。

管家李无双眼角直抽搐,少爷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让风玄国的国师要跟他拼命。

晚饭结束后,清瑶便迫不及待的带着一块块奢华艳丽的布料回到自己房中,照着一面新磨的铜镜,美滋滋的往自己身上比划。

可以想像的到,屋里若是摆上一面大块的玻璃银镜,这妖女的败家银两多半还得再花十倍。

书房内的书桌已经换了一张,通体黝黑油光,造型朴拙,用材是大江大河在枯水季时偶尔挖掘出来的阴沉木,远古大树随着沧海桑田的变化,沉埋于地下或河地,没有变成煤炭,却渐渐石化,最后变得坚硬似铁,沉重如石。

在出土后,即使在夏日炎炎的阳光下曝晒许久,其表面温度也依然温润清凉,丝毫不会烫手。

如此非木非石非金的材料制成书桌,加工颇为不易,但是硬度和强度远远超过昨日被灵针损坏的硬梨木书桌。

由此可见,采办这张书桌的管家花费了不少心思。

让家丁从库房里拿来几十斤瓷土,黄沙和少许漆黑滑腻的画眉石,再弄了些水,李小白就开始在这张阴沉木书桌上揉起了泥巴。

好端端的一张古色古香书桌,转眼间变成了泥水道场。

照着白日里在甘记剑器铺后宅看到的那尊石炉,手脚麻利的李小白很快捏出十几个小号泥炉,便放在门外的走廊上任由夜风吹拂,渐渐自然阴干。

他随即又弄出三十多块寸许厚的泥板,凝聚灵气在指尖化针,开始在上面刻绘法阵,每一块泥板上的法阵符文都各不相同。

借助于琉璃心,李小白将从甘老头那尊石炉法器内烙印入混沌青莲第三片莲瓣上的法阵一一拆分开来,分别复原在这些泥板上。

三十多块泥板并不够用,揉泥制板与刻绘法阵的工作周而复始,足足用了三百多斤瓷土,数斤细沙和十几斤画眉石,才将这些颜色深沉的法阵泥板制作完毕,不仅铺满了这张阴沉木书桌,还让整间书房仅剩下少许立足之处。

小小的石炉内镌刻有百余种复杂的符文法阵,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能够将灵火,真火和妖火牢牢束缚在炉腔内,一丝热量都不曾散发出来。

“来人,请清瑶姑娘过来!”

李小白喝了一口有些微凉的茶水,让守在门外听候使唤的婢女去传话。

片刻之后,脚步声渐近,就听到清瑶的惊呼。

“呀!谁把这些臭泥巴摆在这里,快快扔了!”

“别动!那些是有用的!”

李小白连忙走出书房。

幸好及时阻拦,不然这妖女就要释放法术,将摆在走廊里的泥炉掀飞到院子里,那可就白忙一场了。

“公子不是学炼制飞剑么?怎么又玩起了臭泥巴!”

清瑶掩住口鼻,嫌弃的看着满书房的泥板,又伸出手在李小白的额头上点了点,道:“没发烧啊!”

“莫闹!”

李小白晃了晃脑袋,重新回到书桌边,指着桌上的泥板说道:“来一团妖火!不要太大!”

“只是妖火吗?”

清瑶疑惑不解地看着李小白凝聚灵气,将泥板上的法阵重新描绘了一遍。

因为没有固化法阵的缘故,由灵气组成的法阵只是暂时存在,时间一长便会消散,法阵效果自然而然的就会消失。

李小白催促道:“当然,快一点儿!这上面的法阵坚持不了多久。”

清瑶依言凝聚了一团鹌鹑蛋般大小的碧绿色火球,轻轻靠向仍然在发光的灵气法阵。

泥板上的沟槽被灵气填满,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碧绿色的火球刚靠近,法阵立刻就起了反应。

嘭!

阴沉木书桌上绿光陡然一涨,即将扩散至整个书房时,一阵微风平空出现,将爆开的荧荧碧色光点束缚起来。

清瑶及时释放了法术结界,使整间书房和数量众多的泥板逃过一劫。

“会炸?”

李小白被突如其来的火球爆炸给吓了一跳,若非有混沌清莲护着,恐怕当场就要被迎面扑来的点点妖火烧蚀成漏勺。

出乎意料的是,这张阴沉木书桌却毫发无伤,他明明看到有一粒碧色妖火落在桌面上,却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直接就熄灭了。

阴沉木埋于江河底部或大地沉处,日积月累敛聚阴气不知多少万载,木性早变,算起来也是水火难侵,管家李无双倒还真的挑了一张合适的书桌。

“再换一张!继续!”

李小白从怀中摸出一本书册,上面每一页都画着书房内每一块泥板上的法阵和编号,在相对应的法阵下面,记上了首次引发的效果。

“121号功效:暂?,会引爆火源。”

将被妖火烧蚀的坑坑洼洼,呈现多处琉璃光泽点的泥板挪开,阴沉木书桌上又换了一块泥板。

啪!

这一回爆的更加爽利!

不过有了预防的清瑶始终将法术结界笼罩住泥板,即使妖火炸得再厉害,也无法冲开结界。

呯!嘭!嘣!呜!

一颗颗妖火球接连炸开,李小白却并没有气馁,继续实验和记录。

“咦?妖火静止了!”

李小白看到清瑶的妖火刚称到新换上一块泥板的法阵上方,跳跃不休的妖火就像时间停止了一般,定在那里,只有热量仍然在徐徐散出。

然而灵气法阵的持续并没有多久,三四息后,微光渐暗,妖火继续跳跃起来,散发出来的热量再次变得灼人。

“89号功效:停滞火焰,类似于时间停止,热量缓释。”

通过不断试验,一块又一块泥板被损坏,李小白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推理方式是正确的。

每一个法阵都有其不同的用途,它们互相组合,彼此催化、增幅、限制和牵制等影响,最终形成石炉的效果。

因为好奇而进行的连续印证中,李小白在不知不觉间推开了飞剑炼制以外新的大门,法器炼制之道。

若是换作旁人,绝无可能拥有能够纤毫毕现般精准解析复杂法阵的琉璃心,也没有一只化形境妖族陪他玩这些泥板,而且稍有不慎便会玩火自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