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节-融炼

足足花了一刻钟的功夫,坩埚内的材料终于熔炼成一团悬浮于内部,缓缓自行流转的液体,不时有青烟窜起,带着杂质散入空气中,化作些许黑灰色粉末,落在桌面和地上。

尽管感受不到坩埚内的高温,却依然能够隐隐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可怕的威能,若是稍不有不慎,这团炽热的材料完全爆发开来,恐怕整个后宅都有可能化作一片焦土。

与前铺火炉熔炼截然不同,这两件需要互相配合的特殊法器能够自行提纯炼制飞剑的材料,不过整个过程依然需要甘老头的心神投入,仅仅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是满头大汗隐隐有些坚持不住。

李小白连忙又掏出一枚小还丹往对方嘴边送去,这一回甘老头没有矫情,直接将小还丹咽了下去。

飞剑若是这么容易炼制,老头儿还不一天一支的可劲儿打造,何必在这座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破铺子里苦熬,还要带着三个无法继承衣钵的蠢徒弟。

坩埚法器的用途并不仅仅只是吸收并聚拢石炉催发妖火的热量,还拥有热熔塑形的功能。

熔炼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时辰,坩埚内那团赤红色的金液最终被缓缓拉伸成一尺多长的剑胚。

说是剑胚,倒不如说是尺许长的金液条,而且形状也不怎么规整,就像一条长长的鼻涕。

甘老头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满头大汗的松开按住石炉的双掌,在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随着他的手掌离开,坩埚内的金液条渐渐冷却,变成了一条黑不溜丢的金属条,甚至比捅火炉的铁钎子还多有不如。

要不是有小还丹撑着,老头儿恐怕连熔炼这一步都险些完不成。

看着老人精疲力竭的模样,李小白已经有些明白过来,对方为何说演示的机会仅有一次。

不仅仅是材料所剩无几,恐怕他的年岁和精力都已经不允许这位老剑匠继续打造飞剑,难怪会如此着急的寻找衣钵传承者,留给甘老头的时间已经真的不多了。

“到底是老了!年月不饶人啊!”

甘老头佝偻着背,轻轻捶着自己的老腰,一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只是最粗浅的熔炼,若是品质再上乘一些,恐怕需要一天一夜才能完成熔炼,品质越高的剑胚,所需的时间便越长。”

对他而言,这些珍贵的材料被如此简单的处理,实在有些暴殄天物,明明还可以再将品质精炼提升些许,却因为精力不济,而无法像以前那样精益求精。

不过为了这次难得的演示,甘老头看重的是细节展示,而不是真正的品质,哪怕最后炼制成一把最低劣的飞剑,只要能够将整个过程完完全全展示给李小白看,也不枉白白糟蹋了这些材料。

“多谢甘老!”

李小白打算再掏出一枚小还丹让对方补补身子,甘老却摇着头拒绝了。

“这具臭皮囊,老夫心里有数的很,不必白白浪费这些丹药,今日便先到这里,你且去,明日再来!”

甘老头看了一眼石炉与坩埚,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因为失去控制,悬浮在石炉中央的碧绿色妖火渐渐熄灭,与坩埚再也无法束缚住热量,澎湃的热流涌向四面八方,明明还有些秋寒渗人的后宅里立刻变得温暖如夏,些许寒气被逼散的干干净净。

“甘老好生休息,在下告辞!”

李小白将好奇的目光从石炉与坩埚上收回,当即一抱拳带着清瑶离去。

他此刻心里想的并不是炼制飞剑,反而因为方才热浪四溢的一幕,开始琢磨起能不能将那尊石炉改造一下,变成一尊能够恒定散发热量的暖炉。

有清瑶在,妖火自然是不缺的,化形境修为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一点儿妖力损耗,这个冬天说不定能够过的暖和些。

就连身边的妖女都不知道,小白同学的思维已经跳脱到十八条大街外。

准备登上马车打道回府时,李小白对驾车的虎力说道:“虎力!下午去买些一千斤瓷土,一千斤黄沙,两百斤画眉石,嗯,就先这些!”

琉璃心已经洞悉了甘老头那两件石炉与坩埚的秘密,虽然不知道材质成份,但是所用的法阵却已经烙印入混沌青莲的第三片莲瓣内,成为飞剑法阵以外的新法阵。

“好嘞!少爷!”

虎力有一个优点,就是从来不问为什么,无论李小白吩咐什么,都会尽心尽力去办。

随着时间推移,他对于小白同学的忠心已经不再是基于对清瑶的敬畏,而是死心踏地的当一个仆从,对这样的安稳日子甘之若饴。

回府用罢午食,虎力驾着马车将李小白和清瑶送到敬国公府后,便去采买东西。

别看块头五大三粗,模样凶恶吓人,这个巨汉却并不笨,再加上平日里的有心调教,断无可能将一加一算作三,自然不会被奸商给骗了去,砂钵大的拳头一挥,有这份胆量的恐怕不多。

因为天色阴沉,秋寒渐盛,今日的课堂放在国公府的书房内,黑漆木板和画石笔全部搬了过来。

当小公爷一看到李小白,连忙迎上来一揖,随后道:“先生!昨日你闯下祸事了!”

屋内依旧是红泥小炉,煮着鱼眼泡的开水,茶香扑鼻,但是旁听的周姓老者却不在,屋内只有小公爷邓非一个人等着李小白的到来。

管家照例送了几样点心,悉数被欣喜的妖女笑纳了,一块也没有给李小白和小公爷留,直接包圆。

“祸事?昨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怎会有祸事?”

李小白对小公爷的危言耸听表示不解,难道这么快就开始活学活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呵呵,放马过来!

本先生也有十八般手段,好好调教调教这个眼高手低的学生。

“先生打了风玄国的使节团,今日他们在朝堂上告了先生一状!”

小公爷愁眉苦脸地说道,似乎极为担心。

“你是说我一个人打了他们几百个?”

李小白记得昨日含光门外的横街上那可是乌泱乌泱一大群戎人,将街道堵的水泄不通。

这鳖孙还好意思告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