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节-国公府课业

“小的明白!”

中年男子当即行使起管家权力,从那些仆婢中选择身强力壮的安排卸载财货,其他人则先行入府进行清理收拾。??

“不好意思!险些让柳坊正白跑了!”

李小白冲着柳坊正一抱拳,正准备习惯性掏钱打赏,却见对方直摇着手道:“应该的,应该的,小的告辞!”连忙走远了,不敢收下赏钱。

“对了,旺福,你原来的本名叫什么?”

李小白突然喊住了这位新上任的管家。

中年男子十分恭敬的回道:“在下本名李无双!”

“哦!原来是本家!以后就用本名!你和其他人的月例按这一行最高的给,本少爷不差钱!”

李小白呲了呲牙,旺福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旺财,放在一个大活人身上让人不好意思叫出口。

“谢谢少爷!”

中年男子目光深处微不可察的一动。

太平坊这座原本属于上一任给事中大人的宅院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主人,不论是抄家,还是仆婢逃散,或多或少都被搬走甚至偷走了不少东西,除了看守大门等待的耿老汉所居住的门房外,其他各处空荡荡的,还有些狼藉。

李小白等人想要入住,恐怕不仅需要采买家俱摆设,还要补齐锅碗瓢盆等日用。

恢复本名的管家李无双带着仆婢们很快忙碌起来。

“好大的宅子!”

妖女似乎很喜欢这座太平坊的宅子,到处转着,打量着每一间屋舍,甚至连厨房都不肯放过。

“没见识,还有更大的!”

李小白很安逸坐在高大宽敞的客厅内一张临时擦干净的胡凳上,看着男女仆婢来回奔走,带回来的财货被放进宅子里的地库内,两把挂锁齐齐锁住厚重的库门,一把钥匙在他手上,另一把钥匙则在管家手上。

空下来的马车也没有闲着,直奔坊市采办家用,今天也不用干别的,先把这空荡荡的宅院填补齐全了。

由于从戎人那里敲回来的竹杠颇丰,管家李无双也是真心实意将这座大宅置办的高端大气上档次,自然也没精打细算,该有的一应俱全。

“哪儿?”

清瑶惊讶还有比这儿更大的豪宅。

李小白朝着皇城的方向呶了呶嘴,说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皇宫!”

“呃!”

大堂外突然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

“谁?鬼鬼祟祟的!出来!”

虎力暴喝一声,车夫,打手,保镖,统统都是他的活儿,并且乐在其中。

“请少爷慎言,小心祸从口出!”

管家李无双苦笑着从客厅门外走了进来。

他只是路过,却没想到这位新认的少爷竟然如此无遮无拦,若是让人听到,恐怕这间大宅又要补及上一任主人的后尘。

“怕什么!大不了再砸一次皇家秘情司的门脸儿!”

李小白端着茶盏,老神在在的向虎力打了个安心的手势。

琉璃心之下,十数丈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所遁形。

专管告密的秘情司老大都拿他没办法,就算有人告又奈他如何。

事实上小白同学不知道自己说对了,今日朝堂上就有人揭举他,结果把自己闹得灰头土脸,想要找他的碴还真是不容易。

“……”

管家不知道这位少爷究竟是底气十足,还是胆大包天的,一躬身又去忙了。

“虎力,差不多咱们该走了!”

李小白看看厅外的草木影子,差不多已经过了午时,施施然放下茶盏,从胡凳上起身。

管家李无双出于职业习惯地问道:“少爷这是要去哪儿?”

“给敬国公府的小公爷讲课!”

李小白已经确认了

“请问少爷所授何业?”

也不知怎么的,这位新管家鬼使神差地多问了一句。

“造反!嗯,晚上记得留饭!”

小白公子帅气的留下了一个背影。

“……”

管家此刻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咋这么嘴贱。

这世上有教儒门经典的,有教武道击技的,有教术道仙法的,有教百业的,就没听说过叫作死的造反。

他将目光放在其他仆婢身上,脸色变得严厉起来,喝斥道:“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等少爷回来还没有收拾好,仔细你们的皮!”-

李小白带着化作人形的妖女光明正大的再次来到敬国公府,这一回那位武道修为高深的管家什么也没多说,直接领着他往府内走去。

与教授给小公爷的吓人课业相比,身边带着一只化形境妖族当真不值一提。

让管家准备十几碟精美的点心,便让这妖女安安份份的坐在角落里吃得眉开眼笑,让不少人暗暗放下心来,甚至还有些稀奇,这妖奴倒也老实的紧,居然会对人族的点心感兴趣,倒是好养的很,也不知道这个先生从哪里拣来的这妖怪。

依旧与昨日一样,还是那处小院,人也一个没少,小公爷邓非与那位被小公爷称为周世叔的老者,除此之外,水榭里面还多了一块巨大的黑漆木板。

尽管李小白没有说明黑漆木板的用途,但是聪明的工匠们却凭着另外要求的粗布与画石便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不仅将这块大木板裁锯的齐整精细,涂了一层又一层几近亮的黑漆外,还专门做了一套结实的架子,正好将这块黑漆木板紧着放在那里。

摸了摸光滑油亮的漆面,李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甚好,甚合我意!”

他也没在意那位周姓老者来蹭课,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是放,不在乎多那么一个听众。

“先生请!”

小公爷邓非终于松了一口气,先生总算没有刁难自己,犹如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今天的课业是大武朝三十六道的大国反业!”

又来了……小公爷一阵眼晕,先生!能不讲这个吗?

周老淡定的端着茶盏,骚年,推翻大武朝的革命伟业,就看你的了。

而李小白却毫无所觉的拿起一支手指粗细的画石在黑漆木板上画了起来。

画石与漆面之间的触感甚是流畅,信手轻划便会在黑漆表面留下一条清晰的白线,还不会落粉,有这种天然的粉笔在,何必又费心费力的去粉笔。

画石矿储丰富,只是切割需小心些,但是对于国公府来说,这点小开支根本不值一提。

没一会儿功夫,李小白便将大武朝三十六道的平面地图画了出来,还在上面简略的描绘出山川河流。

小公爷邓非这会儿已经不再纠结于对方大逆不道的课业,反而目瞪口呆地望着黑漆木板上那张令人惊讶的地图。

他,他究竟从哪儿来的地图?竟然如此详细!

这明明是寻常人难得一见的国之重器,就算是朝中大臣,也未必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东西。

“先生,老夫多一句嘴,敢问你是从何处获得此图?”

旁听的周老临时打断了李小白的话,好奇的打量着这张地图,上面不仅标识着山川河流和城市所在,居然还有山匪占据的标识。

朝廷若是循着这张地图按图索骥的去平灭匪患,岂不是轻而易举。

李小白停下手中的画石笔,说道:“周老伯,此图其实来自于义善祥商号,他们行商天下,而且商途多险,对于山川河流与绿林好汉格外熟悉,所以在日积月累之下渐渐汇聚出此图。”

“此图价值甚高,那义善祥怎会轻易给你!”

老者有些疑惑,像这样的图应该是珍而秘之才对,怎会轻示他人。

“因为在下是义善祥商号的银牌贵客!若有所需,必无不应!”

李小白掏出了那一块乐州分舵大掌柜赠予自己的“義”字银牌,这已经是大掌柜级别所能送出的最高级别身份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