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节-交手

“左边可以走得,右边可以走的,天上可以走的,地下也可以走的,凭什么本公子走的路偏偏要让你等来强占!这里是大武朝的地盘,不是你们戎人放肆的地方,客人如果不遵守主人的规矩,那就是强盗,朋友来了有美酒,强盗来了有刀!你若敢来,本公子就敢杀!”

李小白义正辞严的反驳,论打嘴炮战,他还从来没有输过。

话音刚落下,附近角落里响起一阵喝彩声,仿佛小白同学的霸道替他们出了气一般。

循着声音望去,李小白看到一些金吾卫士卒的身影,自从大将军白樱儿停职禁足,这些士卒就像失去了主心骨,连戎人在帝都街面上横行都不敢出面制止,生怕恶了两国邦交。

若是换作白樱儿还在,恐怕这些嚣张的戎人早就被揍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如此狂妄。

原本就不占理,再碰上这么一个能贫的,戎人军官一时间满脸涨得通红,却哑口无言,强抻着脖子结结巴巴道:“地下怎么走的?”

李小白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打死了,做鬼可以走得!”

霸道蛮横不讲理,诠释的淋漓尽致。

附近耳朵尖一些人无不倒吸着冷气,这位年轻公子看来似与戎人对上了啊!

“你,你敢威胁我国使节团!我,我杀了你们!”

戎人军官拔刀对准李小白,说这句话时却没有多少底气,他并不是没有看到对方身旁那个连人带马徒手格杀了五个骑兵的巨汉与不知是人还是妖,看不清面目的女子,自己不过一介凡夫俗子与这样的人物放对,恐怕凶多吉少。

然而自己背后却是本国使节团,若是敢露半点怯色,恐怕自己就会成为那头笼中大妖的加餐。

“有种就来杀啊!”

巨汉虎力提着一把不就手的戎人弯刀,漫不在乎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正当戎人军官骑虎难下的时候,后方使节团内有声音传来:“安迪勒,回来!”

“哼!暂且放过你们!”

戎人军官色厉内荏的悻悻然借机下台阶,年轻公子身旁的巨汉带给他巨大压力,自己甚至怀疑能不能在对方手下走上十个回合。

跟着他返回的骑兵们也是暗自捏了一把冷汗,一辆看似寻常的马车停在那里,却仿佛有一种万夫莫开的错觉。

两个老者一个中年人从风玄国使节团的队伍中走了出来,三支飞剑在他们身周不断缓缓盘旋,隐隐处于警戒中。

三名术士的目光打量着李小白与清瑶这一人一妖,不过落在妖女身上的时间更多一些。

“凡人?”

“妖族!”

两位老者互相对视一眼,一个人有些迟疑不定,另一个人却是十分肯定。

“凡人怎么可能蓄养妖奴?”

本想说到底是哪里来的妖族竟敢跑到人族国度里来撒野,可是那个中年人又想想不对,这里可是大武朝的帝都,就算是真丹境大妖来了也只有乖乖受死的份儿,怎么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招摇过市。

“凡人又怎样?”

李小白淡然的咧开嘴,他的牙很白,手却很不老实的搂在了妖女的腰肢上。

清瑶没有任何拒绝,反而微微眯起眼睛的顺势靠了过来,靠着可以吃一辈子的口粮,这种满足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这个胆大包天的动作让三位风玄国术士更加看不懂了,妖族难道不吃人反而改吃素了么?

“凡人如蝼蚁,还不速速跪……”

中年术士条件反射般喝道,刚说出口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

凡人?妖奴?自己方才还说了,凡人怎么可能蓄养妖奴,使节团内那只笼子里的妖族便是明证,但是眼前这一幕却让一贯以来的认知当即不自觉的陷入了死循环。

“你们说凡人是蝼蚁,那么在本公子眼中,术士顶多是爬得稍微高一些的蝼蚁,稍有几分能耐便忘了自己吃几两饭。”

李小白冷笑起来,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三个术士。

死在他手里的术士不止一个,其中更不缺少风玄国的术士。

“好大的胆子!”

两位老者之中,容貌古拙的那位已经没有耐心判断眼前这个周身毫无半点灵气,反而还占染了一些妖气的年轻公子到底是不是术士,当即手中捏了一个法诀,环绕在身周的飞剑仿佛得到了某种命令,闪电般射向李小白,欲将他穿个通透。

“哼!找死!”

护食的妖女垂在身侧的右手一握一松,妖气高涨,身前登时狂风大作,化作一轮轮风刃呼啸着斩向射来的风刃,狂暴的气流不仅带偏了飞剑,更顺势向三位风玄国术士扑去,一上手就是大招。

“不好!”

三个术士脸色微变,连忙捏动法诀在身前布下灵气盾,同时抽身疾退。

他们从迎面扑来的风刃蕴藏着强大的妖气,对方恐怕不仅是一只化形境妖族,还是一只修为接近真丹境的妖族。

难怪方才笼中那只三眼邪狮会不顾一切的放声求援,若是稍不小心,或许真有可能会让对方得逞。

虽然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放纵一只真丹境大妖在大武朝帝都肆虐会死多少汉人,但是如此一来,两国之间脆弱的和平就被打破,彼此将会彻底不死不休,与此次出使大武朝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使节团自城外至城内一路挑衅寻事,只是为了某种不为人所知的目的,但是无论如何都留有寰转的余地和分寸,并不会将大武朝得罪到死。

“大胆!”

“妖孽找死!”

风玄国使节团的队伍里响起更多的术士怒喝,各种法术齐齐催动,电光火雨从三名术士头上掠过,扑向两人一妖与马车所在位置。

噗噗噗!

密集风刃凶狠撞击着三位风玄国术士的灵气盾,淡淡的光膜在剧烈震荡中越来越黯淡,三支飞剑不断来回穿梭瓦解一轮又一轮风刃。

“啊!”

三人之中的中年术士发出一声惨叫,身前的灵气盾崩溃,一轮趁虚而入的风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过他的肩膀,左臂几乎齐肩而落,直接掉在了街面上。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功夫,来自于后方的法术与为数众多的风刃狠狠撞在一起,凭借着数量优势很快占据了上风-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