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节-古怪

牙人黄小三一怔,摇了摇头道:“小的不知!”

“你有见过莫名其妙送人房子吗?还是太平坊的?”

李小白冷笑着吓唬对方,看看能不能试探出些什么,有时候一些有用的线索并不需要言语交流才能知道。?

“小的,小的真不知道!公子,放过小的!饶命啊!”

想起昨晚被带回家时,那名官兵头领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自己把东西送到,其他什么也不准多说,否则全家死光光,黄小三哭丧着脸直摇头,当即跪了下来,嘭嘭磕起了头,显然是真的害怕。

事实上就算让他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长这么大,不仅没见过,甚至压根儿就没听说过像这么送人豪宅的,这仇人不像仇人,好友又不像好友,天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眼前这个牙人的反应上看,李小白还是判断出了一些信息,送给自己这座房子的那位多半是一位在帝都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但只让一个牙人将房契送来,甚至连个亲信都不露面,如此藏头缩尾,便可以排除是敬国公与小公爷所为。

究竟是何人所为?

“行了!你走!”

虽然没有太多的头绪,李小白最终决定收下这份礼物,毕竟自己不是官吏,自然不存在贪污受贿之说,况且此次若是拒绝了,下次还指不定是什么样的“礼物”。

若是糖衣炮弹,那么姑且先将这层厚厚的糖衣剥下来吃到嘴里再说。

“谢公子!谢公子!”

黄小三如释重负的连连作揖,当了这么久的牙人,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凶险的经历。

“等等!”

李小白又在身后叫住了他。

“公子!有何吩咐?”

黄小三直接又给跪了,哭丧着脸,以为对方没打算放过自己。

一道银光没入自己的胸前衣襟,他低下头一看,竟是一枚约摸五十两的银元宝,当即瞠目结舌。

“拿着!这是你的辛苦钱!”

“谢公子!谢公子!”

黄小三一怔,回过神来,受了一晚上的惊吓,还是这位公子心善,他真心实意的连连磕头。

“本公子不姓谢!”

嘴欠的小白同学,随口说了个不好笑的冷笑话。

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的牙人捧着银元宝飞快走了。

“虎力,走了!”

李小白登上马车。

“公子,去太平坊吗?”

虎力也十分好奇那座平白落到公子手里的大宅,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豪阔,竟送帝都内城的宅子。

“去东市!房子什么的,回头再看!”

李小白一抖手中的房契,随手往怀里揣去,它还能像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

在东市坊口放了马车,虎力和昨天一样,挑着两筐吃食跟着李小白步行进入铁砧巷。

与前两次来相比,李小白宛若成为了铁砧巷的知名人士,途经的两边铺子里不断有人主动向他打招呼。

毕竟昨日甘记剑器铺里面那么大的动静,许多人都是亲眼目睹。

能够拥有这么一手神奇锻打手艺的剑匠怎么也不可能是默默无闻之辈,各个铺子的掌柜与铁匠们都想与这位高手结识,哪怕不济也要结一份善缘。

面对此起彼伏的招呼,李小白并未视而不见,反而面带微笑的一一回应。

看到这一幕的客人和路人好奇的打量着这位翩翩年轻公子,不解各位店家为何会对他如此热情。

甘老头早就在剑器铺门口候着李小白,一看到两人的身影便迫不及待的扯起了嗓子,吼道:“怎么现在才来?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赶紧过来!”

好不容易遇到个能够继承衣钵的,至于是不是凭着信物过来的已经不重要了,这老货看小白同学的眼神就像色鬼遇到了毫无抵抗能力的美女,老饕遇上了一桌刚上桌的满汉全席。

要是让哪个王八犊子给拐跑了,他估计得有一口老血好吐。

“请老丈指教!”

李小白今天穿的是一身耐磨耐脏的粗布衣衫,虽然布料廉价,但是针脚手艺却一点儿都不差,这是请了裁缝铺里的师傅量身定制的,正好适合烟灰火星飞扬的铁匠铺子。

“看好了!今日老夫还有十三门锤法传授与你!”

不晓得是不是那枚小还丹的缘故,甘老头的气色仿佛比昨日还好些,抓起铁锤抖了抖佝偻的身子,就像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轻舒猿臂,左一下,右一下,忽快忽慢,忽轻忽重,锤声与昨日相比又有不一样,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韵律。

李小白不自觉的沉浸入琉璃心状态,将甘老头的每一个动作深深烙印在心中。

片刻之后,铁锤转交到李小白手上,那种快慢轻重奇异的锤声再次响起,刚开始时还有些生涩,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便与甘老头一般无二,在流转不息的真气增幅下,经过锤击的剑胚甚至更加精炼几分-

随着鸡鸣破晓,各个坊市纷纷开启,人流涌进或涌出,平民百姓们需要为了一日的生计而忙碌,朝堂上也同样热闹。

太极殿内的早朝刚至尾声,一名内宦神色匆匆而至。

“陛下,宫外传来急报!”

太极殿内突然间静了下来,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清清楚楚的听见。

“讲!”

坐在九龙宝座上决断了一上午政务的治世天子声音里有些疲惫。

“启奏陛下!风玄国使节团于辰时抵达延兴门外五里亭,鸿胪寺卿带人出城礼迎,然而双方突然生争执,寺卿等人遭到使节团从属痛殴。”

前来通报的内宦声音落下,殿内虽然店里安静,但是空气中却平空出现了一股杀气和愤怒。

大武朝素来讲究礼仪,遣鸿胪寺卿于城外迎接,却遭殴打,难道这些戎人是不想活着回去了吗?

“究竟是何原因?”

治世天子的声音里面听不出半点情绪波动。

“风玄国使节团正使与寺卿大人起初并无争执,两人友好交谈,不知怎的,使节团内一人与鸿胪寺随员突起口角,场面很快失控,自寺卿大人以下,皆遭戎人殴打。”

内宦虽然是转述,语气中依然带有一丝个人的愤怒。

“真是大胆戎犬!竟敢在我大武帝都脚下放肆,陛下,请遣禁卫将其尽数伏诛,以敬效尤!”

武将们反应犹为强烈,前一阵子两国撕逼大战,连狗脑子都快打出来,这一刻又受到风玄国使节团的挑衅,当即就像喝了火油一般,怒火腾的烧了起来。

“陛下,风玄国使节团已抵帝都城外,不应过多纠缠,以免闹大,还请另行遣人接洽,双方争执缘由究竟如何,且置后再查。”

臣中多是一些老成持重之辈,无论城外打得有多么热闹,不能因为狗咬了人一口,人就得立刻咬回去,就算咬也得先等洗剥干净了下锅炖热才能动筷子。

先不论此事起因究竟是谁对谁错,风玄国使节团敢动手,虽然打在鸿胪寺诸人身上,却不啻于打在朝堂上众武大臣们的脸上,想必那些戎犬也是这样想的。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着礼部侍郎张大人接替鸿胪寺,迎接风玄国使节,待安置好后,由秘情司调查缘由,若是风玄国一方擅自启衅,便向对方索人,若是不予,哼!”

治世天子仿佛只是在决断一件小事,最后一声冷哼代表了他的态度。

大武朝在这种事情上面,可不止是会抗议那么简单。

“是!~”

礼部侍郎张奕与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当即出列领命,前者当即离开了太极殿,赶往延兴门外-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