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节-选择

“跟两位皇子有关,说是什么夺嫡!”

白樱儿拧紧了眉头,却只想起这些。

“跟两个皇子有关,多半是争着当太子,难怪会不太平!”

李小白摇了摇头,争皇位这种东西,距离平头老百姓太过遥远,哪怕朝堂上杀得人头乱滚,血流成河,市井小民们依旧只在乎自己的下一顿饭食,根本不会在意龙椅上究竟坐的是哪一位。

昏君也罢,明君也罢,都不及自己的香君重要!

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不去主动招惹就能够躲过的,小白同学根本没有想到,自从踏入这座帝都开始,他就身不由己的被卷入一个天大的旋涡中去。

义字会馆门外不远处的一处阴暗角落里。

“白将军,难道你不担心自己的女儿被那小子给吃了?”

穿着一身黑袍,戴着金色面具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笼罩在脚下不断升起的黑雾中,仿佛随时会消失在这片阴影内,他的目光透过面具的眼孔,有些促狭的打量着同样站在阴影内,正凝神望向不远处义字会馆大门的便服中年男子。

“吃了便吃了!我愿意的很!”

白霜转过头瞪了一眼这个藏头缩尾的家伙,秘情司在他眼里就像老鼠窝一样讨厌,总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突然出现。

“呵呵,那么香君姑娘那里呢?两女效仿娥皇女英共事一夫,你愿意,陛下会愿意吗?”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似乎没打算放过这个右卫上将军。

白霜根本没有在意对方的挪揄,漫不在乎地说道:“儿女之间的事情,陛下能管得了一时,还能管得了一世?李小郎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想必你也应该清楚!”

“白将军不愧曾经做过斗将,果然有勇有谋!不过就现下来说,这小子还是先想办法保住性命再说。”

此前被李小白一通针对,统治整个皇家秘情司,令无数人胆战心惊的指挥使大人十分乐意于看到这个小子在茫然无知中一头闯入凶险的杀局当中。

这原本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你若是敢害他,我必不放过你!”

啪!白霜身周似乎有什么东西莫名炸裂,空气激荡,无形的压迫力就像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扩散开来。

距离最近的秘情司指挥使首当其冲,一身黑袍无风自动,脚下升腾不休的黑雾仿佛也受到了影响。

“十多年未见,没想到你已经踏入蜕凡境,这就是罡气吗?”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忍不住心下骇然,白霜展现出来的些许实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罡气破元,破得是灵气化元的元力。

待到了蜕凡境,武道修行者一旦聚气凝罡成功,便不再会被同一境界的术道修行者压制,罡气的可怕,只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

术士们费尽千辛万苦,侥幸化灵为元,法术威力暴增,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却偏偏会被武道的罡气克制住。

蜕凡一名,何尝不是针对自诩为仙家的术道反讽。

二十五年前术道灭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术士们忌惮由真气质变而来的罡气。

“怎么?你要通报那些仙门来剿杀我这个武道余孽吗?”

白老大冷冷的望着他,仿佛随时会出手一般,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弥漫开一缕缕杀气,正锁定了秘情司指挥使,使其心头警钟狂鸣。

“怎么可能?白将军莫要误会了!大家同为陛下效力,怎会有术道与武道之分,将军多想了。”

皇家秘情司上至星主,还是下至最寻常的力士,他们绝不会相信这位冷酷无情的指挥使大人竟然在一个看似平凡普通的中年男子面前认怂了,一边干笑着,一边双手情不自禁的飞快捏动法诀,蓄势待发,仿佛随时会逃走。

与那些术道宗门培养出来的凝胎境不同,他是大武朝以倾国之力,耗费无数天材地宝生生打造出来的凝胎境,只效忠当今圣上,并不会像那些术道中人般不食人间烟火。

即便如此,双方若是动手,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我也算是看着小郎长大的,现如今他仿佛判若两人,除了令人难以想像的机缘外,恐怕也没少吃苦,但是我相信,昔日黑道巨掣之子未来成就绝非那么简单,些许挑战必然能够化险为夷,更何况,你当我是吃素的么?”

白霜捏紧拳头,浑身筋骨响起一阵密集的噼噼啪啪声,身周再次平空迸发出更加清晰响亮的爆裂声,无形无质的罡气涌动,哪怕站在一丈开外,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依旧感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这该死的罡气!

环绕的隐匿黑雾登时被驱散了大半,一身黑袍完全显现出来。

“阿爷!你怎么在这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樱儿出现在义字会馆前门,正往白老大与秘情司指挥使所在位置望来。

“白将军,告辞!”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终于发动了捏在手中的法诀,脚下黑雾猛涨,将整个人笼罩了进去,旋即消散后却人影皆无。

“呵呵!那小子没把你给吃了吧?”

方才虽然嘴上不当回事,可是作为父亲,白霜还是不愿意自自己的女儿平白便宜了那李家小郎。

不过女儿这么快出来,他又开始担心起来,该不会哪里有问题吧?

“阿爷!你说什么呢!”

快步走过来的白樱儿脸上浮起一片晕红,不依的拉着白老大胳膊用力摇摆起来。

她忽然看向秘情司指挥使方才消失的地方,好奇的问道:“阿爷,你方才在跟谁说话?”

在阴影中用法术隐匿身形,又隔着那么远,白樱儿看得不那么真切。

白霜看了一眼那里,不屑地说道:“是秘情司那只老鼠头子!”

藏头缩尾之辈,不是老鼠是什么?还是最大的那一只。

“哼!要不是秘情司那些老鼠,说不定我和小白哥哥,香君姐姐还在西延镇呢!怎会来到这里!”

阿爷带着自己住在居摩湖畔过着与世无争的安逸日子,却不曾想镇上的豆腐西施竟然是皇家秘情司的“破军”,与千余马匪一起打破了昔日的宁静生活,一连串意料不到的变故让白樱儿不得不随着父亲大人来到这座充满各种各样规矩,终日嘈杂,人心无常的帝都。

十六卫之一的金吾卫大将军与李小家郎哥哥若是让她二选一,白樱儿恐怕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纷纷扰扰的凡尘俗世中,少女依旧初心不变,这份纯真亦是难能可贵。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樱儿,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你的香君姐姐,知道吗?”

白老大望着女儿,神色极为严肃认真。

他并非不想回到西延镇,重新过原本清贫却安宁的生活,但是有些事情,一旦踏出那一步,便再也没有回头路,想要抽身而退,完全是痴人说梦。

白樱儿捏着拳头认真的说道:“我会保护好香君姐姐的!”想了想,随即又说道:“还有小白哥哥!”

“如果小郎与香君姐姐同时遇到危险,你先保护谁呢?”

白老大冷不丁的抛出一个单选题。

“我,我……”

白樱儿涨红了脸,低下头去,嗫嚅着不知该做何选择。

她既想保护香君姐姐,也不想让小白哥哥遇到危险,其实潜意识里更倾向小白哥哥一些,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又不能坐视香君姐姐陷入险境。

白樱儿一时间难以抉择。

白老大长长叹了一口气,便知道女儿情根深种,这是福是祸,恐怕难以预料!

在这个时候,他倒宁可李家小郎依旧是西延镇里那个胡作非为,偷窥寡妇洗澡的纨绔子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