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节-香君

时节已至深秋,每日清晨都能够看到挂在草木枝叶与瓦片上仍然踯躅未散的薄薄寒霜,吹到人身上的习习微风中更是带有一丝丝沁人的寒意,若是穿得稍单薄了些,便会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

甫一踏入暖阁,一股温热便迎面扑来,屋内暗藏了火龙,燃烧的炭火使整座建筑物内部温暖如春,再加上几株增色的盆景花草,丝毫感受不到屋外瑟瑟寒秋。

角落里几盏油灯将屋内映得昏黄,前厅的屏风后面摆着一张胡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盖着一张薄毯斜靠在胡床上闭目小憩。

两个美婢一前一后,使着指压的手法,在他肩头和腿脚处轻轻按压。

似乎听到脚步声传来,老者缓缓睁开浑浊的眼睛,想要看清来者。

戴着金色面具,浑身上下笼罩在黑袍内的秘情司指挥使忽然变得恭恭敬敬,躬身道:“老将军,近日身体可否安好?”

“……”

老者嘴巴嗫嚅着,似乎在说什么,但是声音既弱又含糊不清,使人无法听明白。

不过秘情司指挥使却习以为常,转过身对李小白两一妖道:“这位便是敬国公邓公爷,大武朝的军中战神,国之柱石,还不快快拜见。”

看对方老眼昏花,随时都有可能寿终正寝的模样,李小白十分怀疑对方是否有能力庇护武家小娘,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拱手道:“在下西延镇李小白见过公爷!”

他跟眼前这老头儿不熟,战神柱石什么的都跟自己没有半文钱的关系,也就用与寻常老丈的礼节拜了一拜。

清瑶盈盈一个万福道:“公爷万福!”

不知道她底细的人恐怕还真的会把这个妖女当作人畜无害的小娘子。

虎力这家伙倒实在,当场推金山倒玉柱,轰然跪倒在地,咣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响头先磕上了,口中瓮声瓮气地道:“小子虎力,拜见老人家!”

正在给敬国公指压按摩的两位美婢被这粗犷汉子的举动先是一惊,随即掩着嘴轻笑起来。

“嗬……好,好……”

邓公爷似乎也有些动容,嘴角轻提,口中嗬嗬有声,竟然发出了清晰的声音。

孺子可教!

秘情司指挥使赞许的看了一眼摸着自己后脑勺,憨笑着站起身的巨汉,能够让老将军满意,甚至发出声音来,也同样让他感到满意。

能够得到敬国公的赏识,此子未来的前程便是有了,这可是寻常人想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秘情司指挥使忽然指着李小白说道:“老将军,这位李公子是我为小公爷请来的先生!”

敬国公的目光落在了李小白身上转了转,随即不置可否的重新闭上眼睛,仿佛默认了。

“嗯?”

不是说好来见香君姑娘的吗?李小白一怔,小公爷的先生是什么鬼?难道是国公府上的熊孩子实在找不到人收拾,便拿他顶缸吗?

这个先生可得打影号,论起儒学功底,别看路引凭条上写着学子和士子,但小白同学是个货真价实的西贝货,随便哪一个正经的先生都能甩他十万八千里,因为双方根本不是一个专业的。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秘情司指挥使仿佛猜到了李小白的想法,说道:“李公子,本座不会平白让你见到香君姑娘,作为代价,你必须当小公爷的先生。”

李小白既没有当即应下,也没有拒绝,略一沉吟,说道:“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会教书!”

秘情司指挥使笑了起来,他早有预料,说道:“呵呵,本座这样安排自然有其道理,李公子毋须担心,这个先生只是挂名而已,并非要求真才实学。”

俨然皇家秘情司全然知道小白同学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恐怕坏水就得占了七八成。

李小白试着问道:“只是借口?或者是掩护?”

这个先生的成色,双方都心知肚明,却执意如此恐怕另有所图。

“没错!”

秘情司指挥使没有想到李小白的反应竟然这么快,也没打算遮掩,点了点头证实了这个猜测。

“小公爷年龄多大?”

李小白忽然想到了一个猜测,一颗心立时拎了起来。

“同龄,但不是抢婚,公子无需担心!”

秘情司指挥使在嘲笑李小白想多了。

后者顿时松了一口气,跟聪明人说话到底是方便,直接一语中的。

“换别人不行么?”

李小白隐隐觉得皇家秘情司所谋甚大,当他参与的越多,便更觉得难以捉摸,福祸难料。

“别人难以信任!”

秘情司指挥使坦言。

作为秘情司的首脑,相信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凭什么是我?”

李小白越发疑惑。

“因为香君姑娘!能从封狼道的西延镇一直追到这儿,还不知死活的挑衅我秘情司,足见香君姑娘在公子心中的份量,因此公子必然是可信的。”

秘情司指挥使面具后的脸似乎在笑,仿佛拿捏住了李小白的弱点。

“好吧!你赢了!我就当这个先生!”

李小白终于不作他想。

以香君为质,他只能说皇家秘情司这一次真是干的漂亮,再高的智商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乖乖就范而莫可奈何。

虽然到目前为止,武家小娘被皇家秘情司所掳或许勉强有了解释,但是依然存在一些可疑之处。

大武朝那么多人口,那么多城镇,为何偏偏找上武香君和自己,白老大的身份疑点重重,这其中恐怕还有不少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似乎达到了带李小白来到这里的目的,当即爽快的说道:“好!快人快语,既然拜见过国公爷,便随我去见香君姑娘吧!”

不仅仅是秘情司指挥使,李小白也如释重负般长长松了一口气。

千里迢迢来到帝都天京,途中不仅经历了戎人来袭,闯过匪患丛生的大黄岭,还险些当了和尚,紧接着又遇到险相环生的妖灾,个中惊险恐怕只有自己才知道。

当终于到了现下这一刻,若是再让他放弃,中途而废,那是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更不会甘心。

与国公府的主人打过招呼后,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熟门熟路的带着李小白来到一处小院门前。

这处院子位于国公府的后花园深处,半人高的土坯墙环绕着一座品字形的小屋,青砖黑瓦,就像一处寻常人家的小宅院,与富丽堂皇的国公府大宅完全格格不入。

布满裂隙的门扉虚掩,院内叽叽作声,一只老母鸡带着十几只小鸡在院内刨着地面,在一株樱桃树下不断啄食。

这里是……

李小白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眼前这座小院分明是西延镇武夫子家的宅院,这一砖一瓦,老旧的院门,甚至还有那株樱桃树,完全一模一样,就像从千里迢迢的西延镇整个儿搬过来的一般。

屋内婷婷袅袅的走出一个年轻女子,臂下夹着一只簸箩,她一出现,那只老母鸡立刻带着小鸡们欢叫着迎了上去,院内的叽叽声越发热烈。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与院外的李小白对在了一起。

盛着谷物的簸箩失手跌落在地,大麦粒登时撒了满地,母鸡和小鸡们在一阵惊叫和四散奔逃后,又重新聚拢回来,高兴的啄食着这些美餐。

“小娘!”

李小白失神喃喃自语。

终于把你寻回来了。

“小郞!”

武香君同样难以置信的望着李小白。

她甚至想像不到,远在西延镇的李家小郎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