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节-代价

沉吟了一下,商王周治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

“也罢!领到五味斋,等会儿本王去见他!”

“是!殿下!”

王府长史躬身退下。

托着婢女再次满上的酒杯,商王殿下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南衙十六卫的金吾卫啊!-

欲入商王府却遭王府亲卫驱逐,心若死灰的金吾卫长史王源如同行尸走肉般踯躅在王府外的街道上。

正当绝望之时,突然被拽进一旁的巷子里,然后三绕两绕,又换乘了一顶桥子,最后在一处僻静巷子里进入了一片华宅深院,惊魂未定的他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了转机。

看到熟悉的王府亲卫服色,王长史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在晕头转向之间竟然进了欲得其门而不入的商王府。

五味斋只是王府内的一座两层小阁,以酸甜苦辣咸五味人生百味,商王殿下偶尔会过来冥思静心,内部摆设十分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一张方桌,两张胡凳,地上还摆着一只灯草蒲团,墙上也仅仅只有几幅草木水墨画而已。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无人搭理的王长史开始焦急起来,脑门上见了汗,心中越忐忑不安。

自己仅仅只是一介小小长史,大将军一挥巨斧,说杀就杀了,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就怕商王殿下提出自己难以办到的条件,或者不痛不痒的应付几句,便将自己赶出王府自生自灭。

正当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立难安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耳中。

王长史一惊,随即脸上露出喜色。

“金吾卫的长史大人拜访本王,请问有何贵干?”

在王府长史的陪同下,换过一身衣服的商王殿下安步踏入五味斋。

这位二皇子五官清秀,唇红齿白,脱俗的气质中又带有一丝不怒自威的煌煌大势。

“下官,不,在下祈求殿下庇护!”

王长史没有任何犹豫,纳头便拜。

一记响头磕下,脑门子与青石砖出令人惊心肉跳的闷响,五体投地般死死伏在地上,不肯抬起头来。

商王殿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仿佛对跪伏于地的王长史视而不见,依旧语气平平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本王何德何能,可以庇护大人。”

“在下愿向殿下效犬马之劳!”

王长史十分清楚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得到什么,必须先付出代价。

长孙家二公子请自己帮他找某人的碴,同样也是付出了一千贯的代价,但是想要得到商王殿下的庇护,绝对不是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的。

既然无以为报,只能全身而报,即便是一杯鸠酒,也只能姑且先饮下解渴。

“堂堂金吾卫的长史竟然也需要本王庇护,本王实在不解啊!”

周治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有些好奇对方突然莫名其妙的跑过来纳头便拜,还口口声声要效犬马之劳,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的紧。

“在下遭人陷害,不慎惹下祸事,得罪了金吾卫大将军,恐有性命之忧,现已走投无路,曾闻商王殿下仁德,颇具仁君之范,因而来投,祈求一条活路,唯求自保尔,若是无法幸免,望不祸及家人。”

王长史再顿,将前后缘由简述了一遍,顺带着拍了一记商王殿下的马屁。

长孙定门给的那一千贯银钱在他眼中俨然成为了祸事的诱饵,恐怕再给他一万贯,也绝不愿意重蹈复辙,此时此刻的王长史已经恨死了百器阁的长孙家。

之所以没有去投大皇子殷王,一是对方已经出城打猎,寻找不及,二是因为二皇子商王殿下平日里结交的人士子中多有八大世族子弟,例如被称为帝都当代坛天骄的天京七子中就有五人来自于世族。

大武朝武势力泾渭分明,武在外,在边关,在内,在朝堂,因此在帝都天京,可以说是臣势力的主场地盘。

仅仅通过以会以,二皇子商王殿下便在不经意间经营起一块老大的人脉关系网,同时折节下交也能赢得寒门士子的交口称赞。

“你得罪的可是白樱儿?”

周治微微眯起眼睛,他想起了在帝都一度引起轰动的金吾卫女将军,整肃军纪,靖平内外城黑恶势力……一桩桩一件件证明了巾帼不让须眉,帝都女子甚至以白樱儿为荣。

年方十五,却拥有一身狮虎之力,在与风玄国大军厮杀的战场上犹如战神一般肆意纵横驰骋,无人可挡,甚至连戎人主帅帕可鲁都死于她手,战力强横至极,使人完全不能将其当作一个堪堪及及笄妙龄的寻常少女来看待。

可以想像的到,难怪这位金吾卫长史居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得求上商王府的门来。

“正,正是!”

想起白樱儿的武力,王长史不由自主的一哆嗦,顿时汗如雨下。

被这位少女视作死敌,恐怕阎王爷生死簿上,即将被勾去了名字。

商王殿下眼中的目光不断生变化,亦自在权衡。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重新开口道:“本王能够得到什么?”

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绝不是一句效犬马之劳便能够糊弄过去的。

王长史陷入惶然,殿下说的没错,自己能够给殿下什么?

商王殿下是皇储之一,无论是权势还是金钱,又或是麾下人才及各种人脉关系,根本不是自己这么一个禁卫小长史能够比的,自己有的殿下都有,自己没有的,殿下同样有。

一个小小的长史又能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商王殿下中意的呢?

这个回答关系到自己的性命,丝毫不容有误。

正当满头大汗的苦思冥想之际,王长史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当即激动地说道:“在下,在下有一则秘闻!与殿下,甚至与圣上有关。”

商王周治看出对方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然而没想到,在片刻之后似乎还真有能够打动自己的东西,不禁好奇的问道:“哦?说来听听!”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为了活命,不被大将军一斧子斩杀,王长史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嗓子说道:“陛下在民间遗有龙种!”

“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