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节-天子圣裁

那名千牛卫备身的声音落下,整座太极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不论是被称为治世天子的皇帝陛下,还是方才正在向皇帝与众臣们禀告风玄国与荒胥国使节团到访情报的秘情司指挥使大人,以及殿内文武众臣,齐齐聚焦在这位千牛卫武将身上。

负责帝都治安的金吾卫与掌管大武朝内外秘闻的皇家秘情司,明明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存在,怎会没来由的互相干起来?!

这样的事情根本闻所未闻,难道是秘情司抢了金吾卫的媳妇不成?

所有人恍然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一时间鸦雀无声。

仿佛察觉到如此多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空气中似乎莫名凝聚了一股无形压力笼罩在自己身上,那名守卫皇宫的武将脖颈后立时不由自主的冒出一片汗珠,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丝毫不敢有任何动弹。

“是怎么回事?”

坐在九龙宝座上的治世天子终于开口,打破殿内群臣茫然不知所措的平静。

“有人摧毁了皇家秘情司的门墙,随即秘情司与金吾卫发生了冲突,后者欲夷平整个秘情司的府衙所在。”

千牛卫备身将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因为事态紧急,送入宫中的消息并不完整。

皇家秘情司的门墙被摧毁?

朝中诸臣许多人情不自禁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究竟是谁那么大胆子,竟敢去招惹皇家秘情司,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戴着面具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也同样感到错愕,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衙门竟然遭人打砸了。

“臣要弹劾金吾卫,妄顾职责,擅生事端!”

一名五品御史跳了出来,当廷弹劾。

在他身后,一众言官们集体摩拳擦掌,准备大现身手,这些御史想要升官,更想要名垂青史,他们无法用政绩来证明自己,唯一的有力武器便是闻风奏事的嘴炮。

衙门口被砸,毋庸置疑的秘情司是苦主,那么肯定是金吾卫的错处。

“臣要弹劾……”

“臣……”

果不其然,有人领头后,更多的御史跳了出来,纷纷向金吾卫开火,恨不得将对方描述成十恶不赦的凶徒,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游街批斗,打倒打臭后再狠狠踏上几脚方能才泄自己心头之恨。

金吾卫上将军从武将之中走了出来,朗声道:“慢着!此事有蹊跷,必谨慎查明!”

南衙十六卫,金吾卫是其中之一,从二品的上将军是最高长官,下有左右两位正三品大将军,御史台开炮,他这位上将军无可避免的首当其冲,更不能坐以待毙。

当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怎的好端端的,自己的金吾卫莫名其妙招惹上皇家秘情司,引来言官们的攻讦。

御史们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望向皇帝陛下,等候圣裁。

“准,着左卫查!速报!”

发生金吾卫杠上皇家秘情司这样的大事,治世天子虽然和大臣们同样心存疑惑,但还是十分冷静的下达了调查命令,毕竟这场匪夷所思的乱斗不是谋逆造反,必须区别对待。

金吾卫上将军十分诚恳地说道:“陛下,臣愿意配合左卫一起调查。”

他的心中却暗道,要是让老子知道是哪几个不长眼的玩意儿与皇家秘情司大打出手,给自己添堵,他非剥了这些孙子的皮不可。

“等着!”

“是!”

金吾卫上将军只好无可奈何的等待消息。

这位皇帝陛下在朝堂上一向话不太多,令臣子们难以揣摩圣意,却总是能够一锤定音,决定果断的让人毋庸置疑。

治世天子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的身上,后者知机的再次继续方才的奏对。

在初步调查结果回来之前,这位陛下并没有多少兴趣质询这位指挥使大人-

宿卫们去的快,回来的也快,朝议再次被打断。

皇家秘情司与金吾卫之间的乱战也随着宿卫们的抵达而平息,毕竟当皇帝陛下一旦表示关注,若是再打下去,恐怕真的和造反没什么分别,双方当即投鼠忌器的不约而同各自罢手,转为对峙。

“禀奏陛下,有一名叫李小白的术士挑衅皇家秘情司,已经叫骂了两日,今日突然出手夷平了秘情司的大门,不知为何,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率人与廉贞星主等人动手,欲夷平整个秘情司,现已重伤六人,轻伤四百余人,暂无死者,具体详情还需对双方审讯才能得知。”

回报的左卫校尉的声音回荡在太极殿内,负责宫禁宿卫的左右卫是皇帝陛下的心腹,奉命调查肯定是不偏不倚,能够客观公正的将调查结果禀告给皇帝和朝中诸公。

只不过轻伤的四百多人里面,有两百多金吾卫都是虎力的杰作,在仓促之间来不及进一步核实,结果全算到了秘情司的头上。

不是金吾卫与皇家秘情司互相放对吗?

怎的又有一个术士乱入了进去,竟还是不知死活的挑衅,一家伙轻重伤四百多个,恐怕是前所未有。

一时间,朝堂上不少文武大臣恍然以为此秘情司非彼秘情司,一向霸道阴诡的皇家秘情司怎会如此软弱,不去欺负人就已是谢天谢地,怎会任由人骂了两日,还拆了门墙。

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又不知发了什么疯,莫名其妙的跟秘情司对着干,还跟廉贞星主动上了手。

乱!实在是太乱!乱得让人一头雾水,完全不得要领。

太极殿内一下子就像变成了菜市场,诸臣们的窃窃私语汇聚成了一片嗡嗡声。

有人好奇究竟是何许人也,竟敢胆大包天的引发皇家秘情司与金吾卫的乱战;有人则对金吾卫即将面临的责罚而兴灾乐祸;少数知道些情况的人则一脸古怪,虽然早知道有人挑衅皇家秘情司,他们没有放在心上,认为秘情司的人很快会把对方收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却没想到最后竟然会闹得如此之大,连朝堂和天子都被惊动了。

不过看到暗窥百官阴私的皇家秘情司非常意外的吃了瘪,依然有许多人为之感到十分解气。

“知道了!由秘情司负责此事善后,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行事无状,罚俸三月,禁足一个月!”

治世天子反应十分平淡,甚至根本没有当回事,直接交由秘情司自己处理。

“遵命!”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出列,领命退出了太极殿。

大臣们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挑衅皇家秘情司与挑衅皇帝陛下毫无分别,按照以往的惯例看,挑衅者从未有过好下场,而莫名其妙横插进来的金吾卫仅仅只是领头的大将军罚俸禁足就算完事儿了?

其他人呢?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放过了,不应该拉出百十个杀得满地人头乱滚才对吗?

满殿的臣工们尽皆一脸愕然,真是活见鬼了!

御史台的言官们彼此面面相觑,他们素来擅长捕风捉影的乱咬一起,可是皇帝陛下的态度却让他们无法捉摸。

那个叫李小白的术士死活没人在乎,可是皇帝陛下的反应未免也太吊诡了些。

“淮扬道淮河夺道,户部和工部一起拿出个方略吧!”

治世天子根本没有在意大臣们的反应,直接轻描淡写的直接翻篇,将朝堂上的话题引到了淮扬道水灾善后上面。

朝议依然在继续,许多大臣们却在心中转起了弯弯肠子,暗中琢磨着朝堂外的那桩诡异怪事。

“你就是李小白?如果想要回你的媳妇,够胆的话就跟本座来吧!”

戴着金色面具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离开太极殿后,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皇家秘情司的府衙所在,也带来了天子对金吾卫的发落,金吾卫与秘情司的人仍然在对峙中。

“白樱儿,奉陛下口谕,你行为无状,罚俸三月,禁足一个月,还不快带人速速退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