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节-横行街头

眼前一暗,一群黑压压的士卒拦住了前方去路。

武夫子的背影在受惊四散的人群中一晃,便不知去向。

陷入呆滞的李小白目光掠过前方那群士卒,不断寻视,可是街面上的人群渐渐稀疏,却始终不见武夫子的身影。

不见了!

明显看到李小白在走神,那队士卒的队正再次暴喝:“呔!兀那小子,本官在与你说话,你姓甚名谁?哪里人氏?可有路引凭证?快快拿出来,本官要查验!”

微微皱起眉头,李小白掏出了路引让虎力递了过去。

大武朝封狼道西延真学子李小白,县尊官印,私印和签名一应俱全,这是货真价实的路引凭条。

在李小白怀中,还有封狼道节度使亲笔开出的生员凭引和千雉军的异士营身份牌,只不过是为了应付一群查验身份的士卒,没必要拿高档货出来吓人。

接过路引反复翻看,没有看出任何可疑之处,那名队正重新将目光投到李小白身上,说道:“近期有一批西戎奸细潜入帝都,本官怀疑你与戎人有所勾结,跟本官走一趟!”

即便是奉命行事,这名队正依然做的滴水不漏,即便有言官上奏也找不到任何错处。

大武朝与风玄国在边境刚刚干了一仗,不仅没讨到便宜,还吃了个大亏的戎人派遣奸细潜入帝都蓄谋作乱倒也无可厚非。

散到周围的人听到这个白净俊俏的小郎君竟与风玄国戎人有勾结,当即难以置信的齐齐一阵惊呼。

“这位军爷可有证据!”

没来由的,李小白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

害人之心虽没有,可是防人之心却从未放下,小白同学猜测突然被拦下,多半有什么不为人知甚至是见不得光的隐情在里面。

“哼,本官做事,不需要你来教!来人!拿下,若有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本着就是寻事的心思,队正手中长刀一挥,身后的士卒们当即举戈对准李小白,将他和清瑶,虎力一起包围在中间。

被人搅了寻人的好事,平折失了武夫子这条线索,再遭人污蔑,就算是泥人也会有火气,李小白丝毫无所顾忌,喝道:“虎力!揍他们!不要伤了性命!”

“好!”

虎力放下挑担,拎着一根扁担就冲了出去。

长戈虽利,却禁不住猝不及防的扁担横扫,当场数杆长戈被拦腰劈断,五六个士卒当场虎口开裂,怪叫着飞跌了出去。

“哼!必是风玄国的奸细!杀!”

那名队正毫不客气的将奸细帽子扣死在李小白头上,既然动了手,与其弄回金吾卫衙门慢慢收拾,倒不如趁现在就处理。

李小白拔出腰间三尺青锋,催动聚气境真气灌注剑刃,绕着清瑶一转,一支支刺过来的戈锋当即被连杆削断。

如果郑侠站在这儿,一定能够认出李小白所使的是他传授的沧浪剑术,一波又一波的剑势连绵不绝,恰好截住人多士众的金吾卫士卒。

见识过大武朝与风玄国对战的沙场,一小队金吾卫在他眼中就和小儿科没什么分别。

“好胆!召集弟兄们!围杀他!”

队正刚将这句话喊出口,虎力挥着扁担便杀到了他的面前,仓促间提刀格挡,却不防扁担上传递过来的力量大的骇人。

长刀嗖得一下被架飞了出去,砸进了路边一间铺子内,就听到“妈呀!”一声,店里的掌柜和伙计无不吓得屁滚尿流。

然而半丈余长的扁担却得势不饶人,在队正惊恐欲绝的目光中狠狠抽在了他的身上。

嗷一声惨叫,士卒们看到他们的队正被一个身形魁梧的巨汉一扁担抽翻在地。

紧接着那个巨汉就像虎荡羊群般挥出条条扁担的影子,完全没有任何招式,仅凭着力大,挡者一触即溃,眨眼间便将剩下的金吾卫士卒打得七零八落,落荒而逃。

要不是谨记着公子的话,刻意收了些力气,也没照着要害狠打,不然这些士卒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变成虎力扁担下的亡魂。

“贼人厉害!”

“快去叫援军!”

“通报王大人!调集大军来剿灭他!”

手中兵器尽折,侥幸没有被扁担抽翻在地的士卒远远的放着狠话。

“公子何必亲自出手,奴家怎好意思?”

首次被人保护,清瑶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语气娇柔。

她明明是化形境妖族,只需一口毒烟就能够让这条街在顷刻间变成死地,然而李小白却持剑将她牢牢护在身后。

李小白没有听出清瑶语气中的异样,就像往常那样没好气地说道:“化形境妖族欺负一群寻常士卒,你好意思?”

这妖女一现真身,立刻就会变成净街蛇?

“嘻嘻!”

妖女扯着李小白的胳膊,又是一阵窃喜,想当然的解读为公子还是在意自己的。

“走!去皇家秘情司!虎力,先把筐里的东西交给边上的铺子,让他们送到会馆去。”

李小白没兴趣再跟这些花架子金吾卫继续纠缠。

与边军那些个杀才们相比,帝都的禁卫们孱弱的就像三岁小娃娃一样不堪一击。

妈蛋!戎人的奸细?

有本事去告本公子啊!

这么拙劣的诬陷,反倒不像是皇家秘情司的手段,如果皇帝老儿的手下这般无能,这秘情恐怕距离关门也不远了。

与同样会惹祸的阿爷李大虎相比,这个老幺小郎更加奸滑得多。

后继有人是大郎,老实本份是二郎,偏偏这小郎干脆就是一个坑货!

三人直接从满地哀嚎**的残兵败将们身旁走过,远处又有一群得了风声的金吾卫嗷嗷直叫着冲了过来。

将两只挑筐随便托付给一家商铺,然后扔下一锭银两,虎力抄起扁担冲向那些金吾卫士卒。

又是一场双方实力完全不对称的狂虐,街面上再次横七竖八的躺到了一片金吾卫,让人不忍直视。

附近探头探脑看热闹的人无不吓得作鸟兽散,这是一个打几个?

以一当十也不过如此罢!

这般绝世凶人岂是好惹,为生怕引祸上身,街面上眨眼间变得空空荡荡,虎力十分荣幸的成为了传说中的净街虎。

甚至毋须李小白出手,仅仅虎力一个人便接二连三的放倒了一批又一批金吾卫,现如今这些南衙禁卫之一已是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过去拦截,却又不堪一击的不断被上下翻飞的扁担抽翻在地。

“这!这!怎么会这样?”

满脸苍白的长孙二公子不曾想到自己竟然招惹到这样的凶人,对方若是知道自己使了钱让金吾卫弄他们,如果杀上长孙家可怎么办?

连金吾卫都拦不住他们,就那些不成器的家丁?恐怕跑得最快的就是他们!

“完了,完了!”

王长史满头大汗,精于世故的他也终于意识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对方是真的奸细,自己这么一出恐怕是打草惊蛇,或许会坏了秘情司的好事,即便不是,光凭那个巨汉的身手便绝无可能是普通人,这个梁子或许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办?王长史,这家伙似乎,似乎不太好惹!”

长孙定门终于知道怕了,能够肆无忌惮放翻金吾卫的家伙,绝对不是他们长孙家能够得罪的。

“你问我,我问谁?这事儿是你惹出来的,丑话说在前头,莫怪我到时候都推还到你身上,哼,你好自为之!”

说完不断擦着汗的王长史拂袖而去。

他必须去禀告大将军,因为整个金吾卫上下,恐怕只有大将军一人可以制得了那个巨汉。

老天爷保佑,千万不要变成天大的祸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