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节-新式风箱

难道是为了告诉飞剑买家如何自带矿石么?

李小白摇了摇头,找了块大点儿矿石坐了上去,开始一页页翻这册《金石集》。↑△小↓△ . .m】

树梢投下来的阴影渐渐移向树根,金乌高挂,已至午时。

一阵脚步声往甘记剑器铺后院走来。

“怎么一直没有听见动静,那小子该不会溜了吧?”

甘老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疑惑的从前面铺子里来到后院,他手中端着一只粗陶碗,碗内盛着两只面馍,看来是给送午食的。

小堆,大堆,十七堆矿石整整齐刘分成三排,罗列在后院空旷的地面上。

“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胡乱分拣,弄成十七堆糊弄自己,心中生出这个猜想的甘老头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将自己积累了一生经验的《金石集》交给对方或许是个错误。

明珠暗投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

看了一眼盘腿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李小白,甘老头没有作声,而是走到院子中央,开始检视那些石头。

银锡石,没有错!

哼,竟然让这小子瞎猫碰死耗子给蒙对了。

钨曜矿,咦,一块不多一块不少,全拣出来了,邪门!邪门!

往往最容易搞混的赤铜砂和紫金砂分别左一堆右一堆,让甘老头惊讶看着这两去黄豆粒般大小的矿砂,尽管颜色大小彼此极度相似,凭着他的毒辣眼光,却能够准确无误的确认,这两堆截然不同的矿砂竟然没有一粒混掺。

嘶!

甘老头终于动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就算是跟了他多年的那三个不成器的徒弟,也没可能将这几百粒矿砂无一错漏的分辩出来。

再看其他,十七堆矿石矿砂准确无误。

这仅仅只是看了半天《金石集》的成果吗?

老头心下骇然,他这才重新打量坐在院子角落里的李小白,又是一惊。

这个姿势……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分明是在搬运周天,凝炼真气。

真没看出来,竟是一个练家子。

不过这样倒也正好,甘老头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他清咳了一声,待李小白缓缓睁开眼睛,平复体内流转大小周天的真气。

似又有些不甘心,明明想要刁难,对方却轻而易举的过关,没好气地说道:“这次算你运气好!哼!下次未必这么走运!”

李小白却仿佛没有听见对方语气中的挪揄之意,反而恭恭敬敬地拱手道:“多谢甘老赐!”

“吃饭了!”

甘老头动作僵硬的将陶碗往对方面前一递。

甘记剑器铺可供不起虎力这个大块头的伙食,他一个人的饭量就远远超过甘老头和他的三个徒弟,好在出门前,李小白就让义字会馆提前准备了足够的食物,这吃货正掰扯着烧鸡,坐在铺子门口甩开腮帮子大嚼。

弥漫的肉味儿让捧着粗面馍的三个徒弟直流口水,人家跟了个好主人,真是让人连羡慕都羡慕不来。

不过李小白却十分满足于甘老头拿来的面馍,吃得津津有味儿。

午食还未结束,一个挑夫担着两筐模样奇怪的木板来到了甘记剑器铺门外,还有一个掌柜模样的人往铺子里面探头探脑,同时叫道:“李公子!李公子在吗?”

“来了!就是这儿!”

李小白倒是没想到公输巷的木工匠铺子倒是动作挺快,才小半天的功夫,便将他定制的东西做好送了过来。

“这是什么?”

甘老头望着扁担两头挑筐里的木器,完全不明所以。

“是风箱!”

李小白一看那些仍未起来的部件,便知道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小↓△ . .m】

他冲着挑夫和那个木工匠铺子的掌柜说道:“把东西拿这儿来,等装好试用过,我再结清银子,若是做差了,一文钱没有!”

这也是丑话说在前头,哪怕那些东西准确完成了他所交待的图纸设计要求。

“没问题,没问题,李公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木工匠铺子掌柜搓着手,似有什么话不方便公开说。

“怎么,要加钱?咱们可是说好的,二两就二两,做人做生意可不能这么没诚信!”

李小白语气一变,只当作对方要敲竹杠,这怎么行?

历来只有他敲别人的竹杠,怎能让别人敲到自己头上来。

“不,不加钱,不关钱的事,哪怕公子不给剩下的钱都没关系!在下敢以本店声誉担保,东西百分百让您满意。”

木工匠铺子掌柜直摆手,像是另有隐情。

“就在这儿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李小白不觉得他跟木工匠铺子之间的定制业务值得如此小题大作。

另一旁,甘老头围着挑进来的两只挑筐转起了圈子,嗘笑道:“这就是风箱?小子,你莫要欺负老夫读少,用这怪东西冒充风箱?”

“装起来就知道了!”

李小白开始动手,将两只挑筐里的东西拼装起来。

虽然是随便找的一家木工匠铺子,但没想到这家铺子的活儿还真是没得说,拼装接口全是十分考较技艺的榫卯,不仅严丝合缝,在抹以骨胶树脂后更是天衣无缝。

因为是模块化设计,片刻的功夫便完毕,正合当初图纸上的模样。

看着李小白的动作,木工匠铺子掌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能拗过对方的态度,只好说道:“公子,能否打个商量,将这个风箱图纸予本铺。”

虽说已经得了图纸,可是只能造一模一样的风箱,若是出或另行定制的话,这份图纸又有其局限性,单单是转轮叶板和几种传动齿轮就无从下手,并不是单纯依照最初设计图放大或缩小那么简单。

“你们不是有图纸了吗?”

李小白卸下火炉旁的老风箱,将新的风箱对接上去,出风口尺寸正合适,用挑筐里带来的几块胶蜡填死可见了缝隙,便开始转动新风箱上的把手。

与老推杆风箱相比,新风箱则是涡轮结构,输出风量更均匀,耗力更有效率,同时还有一个风阀,随着风压增大,一支涂有不同色彩的泡桐木条便会升起来,提示当前的出风量,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风力输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甘老头打量着李小白很随意的转动把手,就见呼呼作声的气流源源不断涌入炉底,原本橙黄色的炭火转眼间明亮起来,变成最适合锻造的焰色。

木工匠铺子掌柜哭丧着脸说道:“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调整,哪怕放大一寸或缩小一寸都办不到。”

对方给自己的定制图纸实在是邪门的紧,构造明明十分清楚,自己也能造得出来,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改变,太诡异了。

甘老头惊讶的将目光从看上去十分好使的新风箱上移开,望向来自公输巷的工匠铺子掌柜,竟然还有这种事情,以往根本闻所未闻。

“我也没有办法!”

李小白摇了摇头,这不是木工的问题,是数学的问题,他可没办法指望对方能够看懂高等数学。

除非夜泣那家伙在,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一个工匠铺子可养不起这样的数学高手。

“我愿意出五十贯!”

木工匠铺子掌柜忽然咬了咬牙,报出一个数字,此前他完全没想过接了一个定制的活计,非但没得赚,还得倒贴。

要不是考虑到风箱可以用在许多场合,而且仿制困难,他也不会开这么高的价码。

“我出五十贯,你立刻从这里消失!”

李小白一句话就把对方堵了回去。

“我,我愿意与公子合作,奉上三成干股!”

考虑到对方是个不差钱的主儿,掌柜只好退而求其次,做长久生意。

“虎力!”

“公子有什么吩咐。”

一个巨汉堵在了门口,铺内光线登时暗了下来,噼哩啪啦的捏着拳头,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木工匠铺子掌柜。

“送客!”

李小白丢出一锭银子,扔到木工匠铺子掌柜的怀里。

双方原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得闲的多蛋疼才会跟人家捣鼓这个临时弄出来的风箱,事实上李小白根本看不上这点儿蝇头小利。

“好嘞!”虎力咧开一口大板牙,冲着胆战心惊的掌柜一击掌道:“你自己乖乖出去呢,还是老子送你一程?”

“不,不,在下自己走,这就走。”

面对小山一般的汉子,掌柜果断识时务者为俊杰,怀着银锭与挑夫一起灰溜溜的逃出了甘记剑器铺。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几分鬼才!明日早些来,跟我学生炉子吧!”

甘老头看着李小白的目光中,难得带着一丝满意的神色。

那三个不争气的徒弟要是有对方一半的聪明,他不会这么操心。

讷言的二徒弟铁牛接过了风箱的活计。

新风箱上手很快,只要持续转动把手,保持风量阀杆保持一定的升起高度即可,如此一来,便能够和李小白一样保证足够的稳定风量,甘老头直翻白眼,他想继续像往常那样骂徒弟都找不到借口。

不仅仅是铁牛,其他两个徒弟悄然借机向李小白微笑着点了点头,欣然期盼着更多的改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