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宴散

从关华道的乐州前往帝都天京所在的永安道,一路上哪怕驾车而行,郑侠对李小白的剑术指导依然从未停止过,甚至尤为严格。

侠义重然诺,五岳倒为轻。

游侠儿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倾囊相授,让李小白成为一位真正的武道剑术高手,否则徒然白费了这一身武道天赋,岂不令人遗憾。

平空拥有聚气境的武道修为,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遇上的。

最让郑侠感到欣慰的是,在正式手把手指点剑术的阶段,李小白总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记下他施展过的剑招,似有过目不忘之能,凭此练习剑术大有事倍功半之效。

哪怕一招一式间依旧无法催动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聚气境真气进行配合,但是似模似样的花架子却是分毫不差。

况且李小白也舍得下苦功,从早到晚剑不离身,不时拔剑练习,刺、挑、劈、抹、挽、撩、断、点……短短两三天的功夫,最基本的剑招练得纯熟无比。

在郑侠看来,从对武道一无所知的菜鸟到握剑出剑皆有模有样,李小白俨然已经有了一两年的火候,单单是这份武道天资与他自己相比,恐怕只强不弱。

虽然李小白没有弄清楚抑或说清楚自己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聚气境是怎么来的,但是指点他武道修炼的郑侠终究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也仅此而已。

每当练习剑招的闲暇,李小白便会端起那几本真气功诀不知在琢磨什么,不见打坐搬运周天,也没有诵念功诀,只是当作寻常书册般静静翻阅,然而他的真气却在一天天壮大,每一天都有堪比他人竟月之功,仿佛看书时就如同在凝炼真气一般。

即便拿小林寺的大小还丹当糖豆吃,或许还有其他什么天材地宝,可是像他这般凝炼真气的进度却足以让人感到惊世骇俗。

嘤!

三尺青锋颤鸣绵延不绝于耳,李小白欣喜的缓缓挥动长剑,大叫了一声:“成了!”

奇异的颤鸣声虽然因为心神一松戛然而止,但是脸上的喜色却并未消失,多次努力,数百次失败,终于得到了回报

郑侠似乎已经习惯了李小白在剑术一道上的惊人进步,由衷恭贺道:“恭喜贤弟已经能够催动真气,并将其与剑锋相合,现在贤弟已是一名剑客!”

作为一位能够催发剑气的锻体境高手,他当然十分清楚其中的艰难。

凝聚真气难,催动真气与剑锋相合更难,这一声持续不断的剑鸣意味着李小白已经能够得心应手的驾驭住自己的聚气境真气,并且完美匹配他手中这支三尺精钢长剑。

剑随心意,至诚至粹而生剑意,剑鸣便是剑意初生的象征。

因为这声剑鸣,这柄价值百贯的精钢长剑原本可以斩开七枚大武朝治世通宝铜钱而不伤刃,但是现在,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斩开十枚不止,剑刃依旧能够毫发无伤,堪比千贯的宝剑。

“多谢郑兄悉心指点!”

随着对武道和剑术的不断深入了妥,聚气境已有小成的李小白十分清楚郑侠传授给自己的虽然不是天下最顶尖的剑术与功诀,却依然是一流的高明剑术。

换作寻常师傅授艺,不仅要磕头敬茶奉束脩入墙门,传授技艺未必肯尽心尽力,多半还会留一手,但是在郑侠这里却并非如此,一概惯例皆无,完全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不仅没有留一手,还将自己的心得尽数交予。

“贤弟的真气本质中正平和,颇有君子之风,却又变化多端,让愚兄实在莫可奈何。”

想到李小白的武道真气修行,郑侠完全摸不着头脑。

时至今日,他也只能从剑招上指点对方,至于如何修炼真气,除了告之一些常识外,则完全插不上手,好在李小白已经找到了凝炼真气的方法,从聚气境初阶提升到了中阶。

“小弟已经有些心得,多谢郑兄关心!”

自家人知自家事,李小白终究还是贪多,但是并未发生郑侠所担心的贪多嚼不烂。

每当将一本真气功诀烂熟于心,混沌青莲绽放的花瓣中,那片属于剑光“奢摩”的花瓣上便会自行烙印入这本真气功诀的所有内容,并且随着李小白的意愿,不断转换修炼,前一刻可以是《洗髓经》,后一刻就会变成《空明劲》。

郑侠所认为的变化多端,原因正是基于此,对于李小白本人而言,却没有任何坏处。

“贤弟天资过人,愚兄多有不及,不过武道一途从无捷径可走,有如激流勇进,不进则退,需得大智大勇大无畏才能走得更远,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贤弟以后还需多加勤练,不可懈怠!”

郑侠想起了自己的恩师,在决意仗剑行走江湖的临行前,老人家就是将这一句话送于他,而今天,他又将这句话送给李小白。

武道传承,吾道不孤矣!

“小弟一定谨记在心!”

李小白抖出一朵剑花,向郑侠行了一个剑客之礼。

“公子,郑大侠,前面就是天京!”

负责驾车的虎力的声音从车厢外传了进来。

帝都天京?

李小白一怔,迫不及待的推开车厢窗帘,将脑袋探了出去。

嘶!~

在倒吸冷气中,他看到了一座宏伟的雄城。

黑色的城墙几乎与地平线齐平,左右望不到边际。

单单是马车行驶的官道,就已经开始变得车水马龙,一直延伸到帝都的城门内,官道两旁并不像其他城池那样荒无人烟,反而沿道民居商铺连绵不断,让人无法分清这里是城内,还是城外。

“天京已到,贤弟,为兄该告辞了。”

待李小白将目光从远处那座越来越近的雄城收回来后,郑侠便拿出了自己的包袱,他并没有打算和李小白一起进入帝都,剑术传授也因而到此为止。

天下那么大,还有那么多不公,正需要像他这样的游侠儿去踩一踩,去铲一铲。

“郑兄欲去,小弟便不多留,这是酬仪,请兄收下!”

李小白取出一叠厚厚的飞票,每一张面额都是百贯,足足有百余张,总数至少有万贯。

郑侠有些吃惊,直摇着头说道:“太多了,太多了,为兄哪里用得了那么多!”

他并不认为自己传授李小白的武道剑术能够值一万贯,这笔钱足以让他回乡当个一辈子吃喝不愁的富家翁。

“郑兄用不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却能用得了,行走江湖从不会嫌银钱多!日后行侠仗义也顺带着小弟那一份吧!”

不得不说李小白那张嘴能够把死人说活,又能把活人说死,是非黑白全凭他那一张嘴。

离开了舒适的车厢,有一段时日单人单骑,此刻恍然间有了一丝陌生,郑侠冲着站在马车旁的李小白与虎力,用力一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聚散离合同样豪爽。

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刹,郑侠眼角多了一丝湿意。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李小白与虎力两人同样拱手回礼。

天京城墙高如山,天京人多泛如海,位于大武朝腹地的帝都,人口高达百万,东南西北十余道城门从日出到日落都是川流不息,是神州东土最为繁华的城市,传闻天下人族气运分十成,有两成就在天京。

排了约摸半个时辰的队,终于得以进入这座大武朝的最核心所在。

穿过瓮城进入外城,宽约五十丈,长约十五里,直通内城的玄黄大道上依旧是摩肩擦踵,放眼过去,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

“这便是帝都啊!”

牵着马车随着人流缓缓而行的虎力仗着自己个头高看得远,一时间看呆了眼。

不知从哪里飘来烧鸡的香味儿,使他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竟然连这烧鸡都带着一股子帝都的威严大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