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节-擒人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一道剑光化作两道剑光,两道剑光变作四道剑光,十几次倍数暴增在瞬息间完成,一片淡白色细碎剑光交织而成的大网自下而上的冲向天空,眨眼间便将落下的赤阳伏魔环吞噬了进去。

尽管贯穿力不及剑光“曦和”,但是剑光“奢摩”覆盖范围却要更大的多,用来对付一件法器,依然大材小用了些。

不过仓促出手,难以保证命中率,李小白只好用“奢摩”来高射炮打蚊子。

飞快下坠,欲将一人一妖圈禁住的赤阳伏魔环避无可避,当场挨了个正着。

噼里啪啦一阵清脆的声音,后发先至的乌黑色环体瞬间崩解成无数碎片,就像冰雹般落了一地,对李小白和清瑶再无任何威胁。

“走了!”

紧握黄蜂针,针尖妖芒耀眼,其中蕴含着一丝龙气的威严,照着轻微扭曲光线的极光结界狠狠一划,当即在薄膜一般的结界上划开一人多高的口子,清瑶毫不迟疑的拉着李小白作势欲冲出去。

就在这时,一片红光袭来,妖术风刃竟不能阻挡或延缓其分毫。

“清瑶!”

正准备释放出另一道剑光“曦和”的李小白只来得及大喊一声,便被一条宽大的红绫缠住,莫说再放出仅剩的“曦和”剑光,恐怕连抬起手都成了奢望。

极大的力量让一人一妖的手被硬生生扯开。

“公子!”

已经冲出极光结界的妖女回过头,徒劳伸着空空如也的手,她口中的公子被一团高速旋转的红绫包得如同红色大茧一般。

足以斩断一人合抱大树的风刃划在柔韧的红绫上,完全无法切开那一层薄薄的红绫。

层层包裹下,李小白半点声音都没能传出来,显然生死不知。

“李公子!”

郑侠望着这一幕,不知道如何是好,便见龙女狄霜脚下轻点,直奔红茧与被划开的极光结界裂口而去。

“风起!”

乐州城坊口街头狂风大作,天色迅速变得阴暗下来。

一条巨大的青蛇人立而起,昂起如翡翠般碧绿青鳞的蛇首足足有三丈高,身形足有十余丈长,蛇躯足有水缸般粗细,让附近悄悄拉开一条门缝或窗棱的凡人们惊骇欲绝,连连发出恐惧至极的尖叫。

谁抢奴家的粮票,奴家就跟谁拼命。

清瑶不顾一切的现出本体真身,无论如何也要将李小白抢回来。

龙女狄霜檀口轻开,黝黑双瞳深处骤然亮起一圈金芒。

“吼!”

突如其来的龙吟将方圆千米内的所有生灵悉数震晕,甚至连青蛇妖也摇头晃脑,几乎被这来自于上苍所宠爱强大种族的咆哮震得头昏脑涨。

龙族的天赋威慑令青蛇十成妖力只剩下了七八成,呼啸大作的狂风瞬间一滞。

一条通体纯白如羊脂玉的白龙腾空而起,张开的左爪上还抓着一只红球,悬立于半空中的六棱形地元极光镜紧跟其后,飞快没入龙口中消失不见。

因为妖力而汇聚过来的阴云被撕开一条大口子,西坠的太阳余光撒了下来,白龙破云而出,渐飞渐高,夕阳光芒洒在她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休走!”

哪怕对方是龙族中的白龙,清瑶也没有任何犹豫,同样长身而起,冲向天空,虽然身无双翼,却并不阻碍其驭风而飞,漫天都是凄厉的呼啸声。

风从蛇,云从龙,青蛇白龙飞快消失在天边。

乐州城就像真正炸了锅一样,无论此前有多少武侯和闲汉以禀告刺史大人或官老爷的借口开溜,但是在这一刻,无数的人涌向府衙所在,将城内龙蛇大战的消息上报给刺史大人。

只是武道高手,却无法像一龙一蛇那样腾空而去的游侠儿苦笑着望向完全阴暗下来的天空。

这可如何是好?

义字会馆,啃着烧鸡的巨汉忽然打了个饱嗝,望着满桌的鸡骨头,再看看窗外,自言自语道:“公子怎么还不回来?春管事可是说好了晚上要做东!”

“不好了!不好了!虎力,春管事被抓了!”

房门猛然被推开,一名庚字商队的护卫冲了进来。

虽然春管事与商队护队头领被禁足,商队上下群龙无首,但是得了暗示的护卫们还是行动了起来,利用庚字商队的人脉,暗中奔波,此时找上了住在会馆里的人。

晚上没得加餐了,虎力有些遗憾的望着盘子里仅剩的一只烧鸡,应该省着点吃。

商队护卫再次急匆匆地说道:“李公子被龙女抓走了!”

龙蛇大战闹得满城沸沸扬扬,虽然春管事和商队护卫头领被吴监事关了起来,庚字商队利用商队在乐州城的人脉,很快确认了被龙女掳走的年轻人长相,并且确认了他的身份。

除此之外,他们同样惊讶于青蛇妖清瑶不仅是一只强大的化形境妖族,而且竟然还能够与龙族仙子对抗并不相上下。

“什么?”

虎力腾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春管事出事,只不过是少了一顿加餐,李公子若是有什么意外,那代表着他的饭碗彻底没了,这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的大事。

“虎力,先想办法把李公子找回来,然后再救春管事,我们找到了郑少侠,你们俩一起去找李公子,我们会帮你们联络各地的熟人关系。”

为了救春管事和护卫头领,为了不使庚字商队被乐州分舵拆散重组,为了不面对一个刻薄吝啬的新管事,庚字商队的其他人积极想办法营救,把希望放在了李小白身上。

义善祥商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为了几车财货去得罪一个术道修士再加上一个至少是化形境的妖族。

虎力和郑侠不是庚字商队的人,不会被阴险的吴监事察觉到,两人寻找李小白要比商队的人更加方便的多。

“那还等什么?”

虎力甚至比庚字商队的人还要着急,一抓扔在床上仍未解开的包袱,便跟着那名商队护卫冲了出去。

隔壁相邻的房间里,被如同热锅上蚂蚁般焦头烂额的庚字商队伙计与护卫们忘记的致笃大师忽然停止了诵经清修,缓缓睁开眼睛。

“南无阿弥陀佛!”

在虎力与商队护卫离去没多久,致笃大师也带着自己的行囊离开了义字商馆。

入夜时分,姗姗来迟的吴监事带着人冲进义字会馆,却不甘心的发现三间客房人去屋空,一位年轻公子,一位巨汉和一位老僧,三位住客全数不见了踪影。

他恨恨的跺着脚,恶狠狠道:“狡猾的春博,以为没有人证,我就治不了你吗?走!”

一挥胳膊,带着十几名随从灰溜溜的离开了会馆。

-

作者感言

华表

华表

这两天事情真的太多,从阿坝州高原回来人又显得很疲劳,精神不太好,真心需要调养几天(下次不敢这么作死了,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2016-11-21 20:5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