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节-终点

山路依旧崎岖,春管事的心情却是极好,前几日的担惊受怕终于到了头。

借李公子的光,他带领的庚字商队在大黄岭接下来的行程彻底变得通行无阻,即便留下买路钱,也很快会被山上的好汉一文不少的原物奉回,哪怕路上有些障碍,都会被“热心人”或“好心人”提前清理的干干净净,这份待遇恐怕封狼道或关华道的节度使大人来了也未必会有。

其缘由无他,李公子与大黄岭势力最大的陷空山大首领,三十六寨总盟主秦威有旧,即便没有这份关系,昨日碾杀上百山匪的残酷手段也足以让这位貌似人畜无害的小郎在大黄岭横行无忌。

不服?公子腰间钱袋内那条妖蛇专治各种不服,连术道宗门出身的天狼峰峰主都栽了,其他人全部都是白给,更何况还有陷空山撑腰,哪怕这位李公子想要收服大黄岭的三十六寨,恐怕所有山匪都要赶着纳头便拜,好抱上这条在他们看来粗得不能再粗的大腿。

“李公子,你为何不在陷空山多住几日,我看那座山寨,就像世外桃源一般。”

春管事没想到商队仅仅在陷空山逗留了一日,在次日出发时,又见到李小白踏上了商队的大车,与他们一起同行。

“我要去天京,怎敢在路上多耽搁!”

李小白摇了摇头,不想说他害怕安逸的日子磨掉了自己的进取心和执念。

武家小娘要救,焦寡妇的衣衫要扒,父兄要寻回来,最好连不知在何处的亲娘也要找回来,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这才是李小白想要的,他如此费心费力的奔波,也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人的惯性与惰性总是一对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双生子,若是沉迷于大黄岭这一汪小浅池子的威风,终日混吃等死,在一群孱弱的山匪中秀着优越感,那么他的未来也仅止于此。

不仅阿爷会对他失望,同样对他寄以巨大期望的两位兄长,白樱儿和武香君同样也会失望至极。

总说命运弄人,但是每一个选择都是人生的岔道口,选择对了或者选择错了,自己的未来与他人的未来都会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

在某种意义上,李小白与李大虎共同拥有几分相似的特质,那就是坚定不移的执念贯穿了所有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作死,也会毫不犹豫的扑向死神。

“要小的说,陷空山也不错,有好多好多吃的,怎么也吃不完。”

正捧着一只烧鸡啃得正欢实的虎力插话进来,跟着李小白一同到了陷空山大寨后,他总算是能够有机会放开肚皮胡吃海塞,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饱胀的滋味。

当然,如果抛开陷空山的人那种惊骇欲绝的表情外,恐怕没有人想过,这世上竟然有人这么能吃。

“虎力,那么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呢?依照你的力气,在秦伯父手下也当得一员虎将。”

李小白也有些意外这个新收服的巨汉没有留下来,反而毫不犹豫的跟随自己一同上路。

“跟着公子有饭吃!能吃饱!总听人说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吃屎,虎力想吃肉,不想****,陷空山也是看在公子的面子上才给虎力吃饱,所以小的不能离开公子。”

这吃货莽汉倒也不是没脑子,反而十分清楚的很。

或许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这货的智力才会与常人无异,寻常时候浑浑噩噩的,血液大都只往肌肉里头跑。

在临时前,秦威不仅给虎力准备了十几只油光水亮的烧鸡,几十斤白切肉还有上百张大饼,还找来了山寨内最擅长使双锤的高手传了几招简单实用的杀招,希望这个身形异于常人的巨汉能够在关键时刻护住李小白的周全,哪怕只当作肉盾也好。

“呵呵,说的好!虎力,你也是有眼光的!”

春管事哈哈笑了起来,聪明人总是想得太多,反而不如这淳朴之人一语中的。

又是“饭票”,好熟悉的口吻,李小白低下头看了一眼腰间的云蛇纹蜀锦钱袋,难道自己真有“开饭庄”的潜力吗?

连新加入商队同行的游侠儿郑侠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入大黄岭风波迭起,所有的麻烦似乎随着老刀把子等人被活剐了之后烟消云散,庚字商队无惊无险的走出了大黄岭,从封狼道进入了关华道。

回望一眼身后的茫茫群山,许多车夫,伙计,甚至是商队护卫们,齐齐发出险死还生般的欢呼声,有些人甚至还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春管事也难得大方了一回,自掏腰包买来了许多酒肉,让所有人大吃了一顿压惊酒,这才在次日下午继续赶往下一步落脚点。

尽管出发已经有些晚,但是商队内所有人却精神亢奋,硬生生在落日前赶到了原计划中的官驿。

出了大黄岭的七日后,庚字商队终于抵达了最后一站,关华道首府乐州。

高大厚实的城墙远远矗立在地平线上,仿佛比封狼道首府碎叶城还要巍峨几分。

“乐州,终于到了!”

在外奔波了将近半年的春管事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长途奔波积累下来的疲惫全数一扫而空。

“到家了!”

“哈哈,回家了!”

“可以看看婆姨和娃咋样咧!”

“莫不是让其他汉子给偷了?”

“她敢!要偷也偷你家的!”

“俺光棍一条,不怕偷!”

“吵甚,这次回来赏钱一定不少,没婆姨的赶紧张罗一个,等有了小的,挣的卖命钱就不会白瞎了。”

不少护卫与车夫都是乐州人士,看到连绵不绝的城墙,与春管事一样兴奋的想要大叫。

可是没片刻的功夫,欢呼声沉寂了下去,庚字商队所有人的脸色变得阴郁起来。

察觉到商队上下情绪巨大落差变化的李小白望向面色带着淡淡哀伤的春管事,询问道:“春管事,你们这是怎么了?”

春博强笑了几下,说道:“李公子,只是有些伴当没能一起跟着回来罢了,这是常有的事情!常有的事!”

每次长途行商,虽然所获极为丰富,但是即便义善祥商号和春管事尚途打点及安排妥当,依然会有一些随行人员在途中丧命。

或水土不服,或中毒,或迷失脱队,或被绑架劫持,各种意外总是防不胜防。

这一次来回,庚字商队就损失了五个兄弟,其中包括一名车夫,两名伙计和两名护卫,人数回时没有去时多,尽管商号会优加抚恤,日后对其家人也有多加照顾。

但是回家的喜悦依然被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伴化作一坛骨灰被带回的哀伤所替代,想起绝望的一家老小扯着自己的襟子哭嚎不已,春管事眼睛就开始红红的,他忽然望向商队护卫头领,语气不善道:“待会儿发抚恤银子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这个锅无论如何都不能一个人背。

“啊?我!”

商队护卫头领指了指自己,这样的活儿一向不都是管事们干的吗?

“就你,莫逃!这次没能回来的也有你的人,要是敢偷奸耍滑,小心我扣你银钱。”

春管事冷哼了一声。

“好,好,我去!”

商队护卫头领哭丧着脸,一方面是担心被春管事扣了卖命钱,一方面也是不忍见到那两个手下家人的悲伤模样。

“抚恤也算我一份吧!”

横竖从二郎山缴获了不少浮财,李小白并不介意做回好人,当然这是建立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他可不是什么滥好人。

“商会的抚恤一向优厚,公子不必破费了。”

春管事哪里肯收,那五名伴当的死与李公子无关,更何况商队能够平安通过大黄岭,也是沾了对方的光。

“无妨!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今后便是坐吃山空,若能多帮衬一点便多帮衬一点,况且些许钱财,也不算什么。”

李小白望了一眼商队中新增加的几辆大车,价值万贯财货,就算赞助一些抚恤,完全绰绰有余。

顺着李小白的目光,春管事也十分清楚对方说的在理,当即恭敬的拱手道:“在下就替那几户家人谢过李公子善心。”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