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节-法器碎

哥舒烈发现自己突然毫无征兆的与苍土傀失去了联系,他惊恐的大叫起来:“你,你对它做了什么?”

准确的说,应该是作为泥石巨人法术核心的那枚青玉牌就像平空消失了一般。

“它说不定是什么发作!”

李小白无辜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暗中有些惊讶,释放完这一道剑光后,他竟然还留有余力,并没有陷入虚脱的窘境。

凡是熟悉李小白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的敌人十之八九总会隐疾发作身亡,“隐疾”一词几乎成为了推卸责任的大黑锅。

以他的生存信条,只有人畜无害才能活得长久。

小白同学顺带着还弄明白了第二片莲苞花瓣“奢摩”的效果,竟然是撕裂,对付泥石巨人这样的大块头正好合适,相比之下,“曦和”就有些显得过于集中。

对于已经隐隐舒展开的第三片花瓣,李小白开始越发期待起来。

“你……苍土傀怎么可能有隐疾?”

险些七窍生烟的哥舒烈几乎以“你耍我”的表情瞪视着李小白。

日夜引聚灵气灌输与温养青玉牌,为的就是养器千日,用在一时。

若非如此,以他的术道引灵境初阶修为,根本没可能催动法术威力堪比初识境的苍土傀青玉牌法器。

但是现在他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不安。

事实上哥舒烈的预感是正确的。

就听到噼噼啪啪的一连串脆裂声自苍土傀身上响起,动静越来越大,大量泥土砾石纷纷跌落下来,紧接着就像发生了不可逆的崩解,三丈多高的巨人轰然倒塌。

“天狼峰的镇山之宝啊!怎么塌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位公子也是术士吗?天哪!我竟然瞪了仙长一眼!”

“天狼峰有麻烦了!”

“哈哈哈,没有了镇山这宝,我青龙坡还会怕天狼峰吗?”

泥石巨人莫名崩塌,变成一堆泥土碎石,天狼峰的山匪们固然面如土色,其他山头的山匪们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他们很乐意于见到一向行事张狂的天狼峰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以往凭借着泥石巨人这个镇山之宝,天狼峰的人在外行走时总是下巴抬得高高的,但是从今天开始,恐怕要开始学着夹起尾巴作人了。

游侠儿目瞪口呆,他原以为干掉哥舒烈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摆平泥石巨人的威胁,却没想到李小白竟然不走寻常路,跟泥石巨人硬刚,居然还把对方给干掉了。

要不是亲眼目睹,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白白净净,一脸人畜无害的年轻公子居然是一位术士。

说好的骄傲呢?

说好的藐视凡人呢?

行走江湖多年的郑侠头一次发现,对方竟是一个自己看不透的人。

“我的法器啊!”

天狼峰峰主发出一声哀嚎,他扑到一人多高的泥石堆上,顾不上李小白与游侠儿,埋头乱挖,没一会儿功夫便寻得了那枚青玉牌,就像命根子一样捧在手心,仔细一打量,立时悲从心来。

很难想像一个糙老爷们儿嚎丧起来,媲美于杜鹃啼血。

不就是一块玉牌么?李小白瞅了对方手中那块青玉牌一眼,哪怕隔着两三丈,他也依然能够看清楚玉牌上布满了裂纹,这东西如果是术道法器的话,多半是废了。

就听到啪一声轻响传来,哥舒烈手中的青玉牌碎成了三大一小的四片。

原本或许抹点儿胶什么的加固一下,现在么,彻底没救!

睥睨大黄岭的数一数二山匪头领,天狼峰峰主欲哭无泪。

“咳,嗯!这个,这个不关我事,它说不定是……”

李小白摸了摸下巴,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闭嘴!它没有隐疾!”

天狼峰峰主的眼珠子都快红了,这件能够发动苍土傀法术的青玉牌放到神州术道七宗以外的小宗门里,足以堪称为重宝,这还是他在云山宗做内门管事的父亲曾经施计暗害了一个身负重伤炼神境修士而得到的宝贝,即使是凝胎境仙长见了也会心生贪念,因此平时从不轻易示人。

若非哥舒烈无意中得罪了宗门真人的弟子,不得不以被开革出云山宗作为代价,侥幸留得一条性命,内门管事父亲暗中将这件宝物和一些术道丹药偷偷塞给他,以便于在世俗界能够有所保障。

平日里大黄岭内多是些没甚见识的山匪,不晓得这件青玉牌的真正价值,哥舒烈这才敢肆无忌惮的使用青玉牌释放泥石巨人苍土傀,在这片盗匪丛生的群山中打下一片不小的基业。

但是现在,法器损毁,恐怕再也没有办法修复,哥舒烈心疼的连肝儿都痛。

“这个,我们可以走了吗?”

李小白将茫然的游侠儿扶了起来,同时冲着他挤了挤眼睛,说道:“这位兄台,我说的没错吧!你我的忌日绝不是今天,想知道你的吗?”

他这张嘴也是闲的,忍不住逗对方一句。

“哪天?”

游侠儿毫无防备的跌进了李小白随便挖的坑。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嘴角直抽抽,表情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呃!”

真是个老实孩子,李小白于心不忍,说道:“明天!你的!”

轻轻一记暴击!

“……”

游侠儿直接懵逼了,瞬间石化数息。

还是坑了,坑了,坑……

小白同学没心没肺的乐呵着。

“想走!没那么容易!”气急败坏的哥舒烈咆哮起来,紧紧握着青玉牌碎片,死死瞪着李小白道:“我天狼峰宣布,诛杀此二獠者,原以二当家之位相待,并且送上银钱万贯!”

青玉牌法器碎裂后,哥舒烈几乎快要气疯了,当场撕破脸欲置李小白和游侠儿两人于死地。

现场一片哗然,天狼峰的势力在大黄岭仅次于陷空山,二当家绝对是威风八面的大人物,更何况还有银钱万贯,许多山匪情不自禁的呼吸粗重起来,他们望着李小白与游侠儿,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

随着时间推移,法术“震慑”的后遗症正在渐渐消退,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些山匪就能够恢复以往的凶悍。

“谁敢?”

山匪人群中奔出几人,义善祥商号庚字商队的护卫头领带着几个护卫冲了过来,将李小白和游侠儿护在当中,刀剑齐出,对准那些满脸贪婪的山匪们。

护卫头领不是个笨蛋,反而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站在李公子身旁,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至于那些山匪,充其量是妖蛇的点心罢了。

小心翼翼凑到外围的春管事看到这一幕,脸当场就绿了。

我勒个去的,千叮咛万嘱咐,莫要惹事,这下可好,闯大祸了。

春管事没有任何迟疑,趁着身边的山匪们没有注意,连忙逃回了

陷空山军师闾先生压低了嗓音对身前的大首领秦威说道:“大首领,要不要?”

作为大黄岭势力最大的一伙绿林山寨,虽然看不上天狼峰的二当家一位,可是万贯银钱却有莫大的吸引力,对于陷空山来说不啻于一笔意外的横财。

“你心动了?”

泰威将目光收回,放在了闾先生身上。

“呃!不不不,大首领想差了,在下指的是那万贯银钱!”

军师闾先生苦笑着摇了摇头,大首领多半以为自己看中了天狼峰二当家的位子,事实上并非如此。

“先等着吧!传我的话,陷空山的人一个都不许动!”

秦威沉声说完,他的目光又投向被商队护卫们围在中间的李小白与游侠儿身上。

闾先生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揖手应道:“是!”

“还有!”秦威微微眯起了眼睛,再次说道:“如果那几个人从我们这里突围,记得暗中给个方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