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节-暗杀

“老刀把子,看,是那个李家小郎!”

一名心腹忽然看到了挤入围观山匪中的身影,一身素色襦衫混在兼着补丁与粗麻衣料的山匪当中,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是他!”

顺着心腹的指示,老把刀子果然看到了李小白的身影,明明是整个阴谋算计的正主儿,此刻却像没事人一样当个吃瓜群众,等等,手中抓着一把瓜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气得咬牙切齿。

“宰了他!”

几名心腹目露凶光,不仅仅是老刀把子,他们也与李小白有着不可戴天的深仇大恨。

若非李家小郎,他们在西延镇原本好端端的一场洗劫盛宴,最终却不得不变成一场虎头蛇尾的仓皇而逃。

昔日踏关破城的上千马匪死的死逃的逃,不是死在了西延镇,就是死在官军手中,现如今只剩下他们几人,甚至连逃到山里改行当个山贼都差点儿又一次栽在对方手中,险些葬身妖腹。

“他身边有一条妖蛇,不好对付!”

老刀把子从牙缝里挤出丝丝寒意,这个李家小郎要是好对付,恐怕不用这些心腹提醒,他就已经抄家伙上了。

一名心腹拔出一支蛾眉刺,恶狠狠地说道:“他没注意到我们,偷偷弄死他!”

“干!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走,一起上!”

老刀把子似乎被心腹的这句话给刺激的杀气上涌,发狠般用力点了点头,拔出随身的匕首,混入人群中,小心翼翼的摸向李小白所在的位置。

他不想被阴魂不散的李家小郎尾衔假追杀得寝食难安,像耗子一样东躲XC若是这样,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拼个你死我活。

其他几个心腹互相对视一眼,紧握利刃,分别散入周围山匪之中,从不同的方向往同一个位置靠拢。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该死的李家小郎。

-

游侠儿所在的包围圈内,空气中浓浊的血腥气弥漫,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首都来不及拖走。

双虎谷的陈大与陈二两兄弟虽然身手不弱,互相配合也默契,却依然不是那个游侠儿的对手。

冷不防游侠儿一抖手中长剑,剑锋陡然爆发出奇异的破空之声,在场的山匪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隐约可见的无形剑气激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瞬间划过毫无防备的陈大脖颈。

下一秒,一颗若大的六阳魁首被满腔热血裹挟着推上一尺余高,随即骨碌碌滚落在地。

“大哥!”

陈二目眦欲裂,挥动手中的长刀扑向游侠儿。

又是一声剑气啸叫响起,仅仅冲出三四步的陈二如遭雷击般不由自主的刹住脚步,低下头看了一眼迅速被鲜血浸透的衣襟,无力的轰然倒地。

凌厉的剑气直接贯穿了他的胸口,甚至击穿了脊椎,就算是神仙也难救。

前后不过三十个回合,擅长合击之术的双虎谷兄弟俩先后丧命,地上又多了两具尸体。

周围一片喊杀助威的山匪们就像一群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齐齐鸦雀无声,集体噤若寒蝉。

能够放言收服大黄岭各路好汉的这位,谁能想到对方还真有几分真本事。

“嘶!是剑气!此人剑术竟然能够凝聚剑气!”

陷空山的大首领,被大黄岭众匪推为三十六寨总盟主的秦威倒吸了一口冷气,古井不波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一丝忌惮。

由于见识的关系,在场绝大多数山匪并不晓得剑术练臻化境后凝练出来的剑气有多么厉害,寸许厚的铁板在剑气面前,都绝对不会比寻常竹纸结实多少。

大黄岭这一次恐怕真的要麻烦了,没想到竟然招惹来一个能够施展剑气的高手。

“哼!原来是一个武道余孽,秦大盟主若是怕了,那么由我来会会他!”

天狼峰峰主哥舒烈冷哼了一声,解下身上的玄色大氅,露出一身同样颜色的劲装。

他准备亲自下场。

“统统让开,天狼峰峰主大人要会会那个小子!”

天狼峰的山匪中有人大喊起来。

慑于天狼峰在大黄岭三十六寨中的地位,各个山头的人连忙后退,如退潮般飞快让出了更大的场地,比方才的小包围圈大了十倍不止。

锵!

游侠儿手中剑锋斜指大地,头一次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他从这个新对手身上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势和自信。

不过李小白和老刀把子等人却像潮水退去后,突兀在沙滩上的礁石,原本挤在人群中并不显眼,此时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格外醒目。

作为刚刚投入麾下的新人,哥舒烈毫不客气的喝斥道:“老刀把子,你在干什么?退下!”

别人都退散了,你还死赖在这里究竟是几个意思?

老刀把子手里攥着雪亮的匕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和六个心腹已经成功将李小白围住,只差四五步就能够发动偷袭,却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新拜的山头老大竟然要下场,这一场令下,让自己的算计全然落了空。

五个手持凶器的家伙和他们的站位,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要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山匪们纷纷交头接耳,各自猜测着老刀把子这几人与这位貌似人畜无害的年轻公子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恩怨。

没办法挤进内圈,却被退让的山匪们赶到外面的商队护卫头领又惊又怕,可是身周群狼环伺,他却不敢喊上一声。

李小白惊奇的看着老刀把子等人,丝毫没有任何惊骇和恐惧地说道:“老刀把子,可以啊!就差那么一点儿,呵呵,下次要努力哦!”

没心没肺的模样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捅他十刀八刀。

然而一想到对方身上藏着一条妖蛇,还有天狼峰峰主正怒视着自己,老刀把子憋闷的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脸色变了数变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心有不甘的说道:“走!”

转过身的背影剧烈颤抖,显然不甘心到了极点,却又无可奈何。

老刀把子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走了,天狼峰峰主哥舒烈望向李小白,说道:“小子,还不快滚,要老子送你一程吗?”

“你随便!我就看看!”

李小白依然捧着炒葵花子,漫不在乎的望着这位山大王中的山大王,还往地上吐了一口瓜子壳。

无视!赤|裸|裸|的无视!

小样儿你奈我何?

已经退出三十多步开外的众匪们一片哗然,他们从未见过有人敢这样与天狼峰的峰主说话,甚至能够想像得到,这位年轻公子多半会在下一刻被暴怒的哥舒烈撕碎。

“你是什么人,活腻了吗?”

果然不出许多人的意料,天狼峰峰主哥舒烈勃然大怒,伸手抓向李小白。

“杀了他!”

老刀把子看到这一幕,欣喜若狂,他没想到李家小郎竟然不知死活的惹怒天狼峰峰主。

恐怕李家小郎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峰主大人可不是寻常人物,他就算有妖蛇保护又能怎样,因为……

然而天狼峰峰主哥舒烈的手距离李小白还有一尺时,突然停了下来,他意味莫名的冷笑了两声,反而往游侠儿所在的方向走去。

老刀把子猛的瞪大了眼睛,哥舒烈这家伙居然雷声大雨点小的放过了李家小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无法理解,几个手下也无法理解,其他的山匪们更加无法理解。

哥舒烈从怀中掏出一物,天狼峰的山匪们立时激动起来,转眼间骚动漫延全场。

-

作者感言

华表

华表

今天双十一,表哥要开始败家了。

2016-11-11 09:0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