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节-吞匪

“那些畜牲也能算是人吗?”

在李小白眼中,山匪也好,马匪也罢,只要不干人事,灭绝人性的,统统都没有资格算人。

不是人的玩意儿,谁在乎他们是否被妖怪当点心吃掉。

“那么,奴家就不客气了。”

清瑶的身形陡然再次大了几分,吐着鲜红的蛇信,直接纵身冲了上去。

落在最后面的一名山匪忽觉头顶上空阴暗了下来,下意识的抬起头一看,当即吓得魂飞魄散,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就被张大了嘴的巨大青蛇连人带马一起吞了下去。

“啊!”

吃人!

这就是妖族在活生生的吃人,直接一口吞。

听到后面的惨叫,跟在老刀把子身后的山匪们终于醒悟过来,妖怪就是妖怪,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但是对他们而言的这场悲剧才刚刚开始。

马儿们一个个吓得直腿软,山匪们拼命挥动马鞭,将马屁股抽得皮开肉绽,剧痛刺激的身下马匹拼命迈动四蹄,即便如此,奔跑的速度也依然比往常慢了三分。

身如水缸般粗细,长达十余丈的巨大青蛇行动如风,转眼间追上了那些山匪,左一口,右一口,绝望的惨叫声不断响起,一名又一名山匪不是被青蛇从马背上咬住甩上天空,然后自由落体坠入蛇口,就是连人带马直接被吞下,蛇躯表面可见一个明显的隆起慢慢往后推移,却很快消失不见。

一些不甘心就此葬身妖口的山匪惧极生勇,转过头来舞挥着兵器向清瑶反冲过来。

在化形境的妖族面前,寻常凡人的匹夫之勇却完全没什么卵用。

利箭射在蛇鳞上,连个白点都不会留下,刀剑斩击更是连挠痒痒都不够资格,清瑶完全无视这些小点心的反抗,张开毒牙狰狞的蛇口照例吞了下去。

“跑!快跑!”

老刀把子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喊,一边将马背上所有能够扔掉的东西全部抛去,尽可能减轻负重,可以让马匹跑得更快些。

从戈壁荒漠一直跟着他的马匪们有样学样。

直刀,铠甲,水囊,干粮袋,甚至是随身的金银,悉数抛去,眼下保命要紧,其他的根本顾不得了。

只有在封狼道与大黄岭收下的山匪依然舍不得自己那点儿家当。

逃跑的队伍渐渐分成两个部分,没有随着老刀把子减负的山匪们渐渐落在了后面,只有老刀把子带着自己的心腹跑在了最前面,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老刀把子等人的坐骑是经过千挑万选的骏马,哪怕称作为宝马也不为过,全力奔跑时的速度与临时凑给山匪们的驽马与劣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即将大部分山匪甩在了身后。

一阵哭爹喊娘和绝望的惨叫后,除了老刀把子带着五六个心腹仓惶逃往大黄岭深处外,其他的山匪尽数葬身蛇腹,只剩下十几匹马屁股尿流的吓瘫在路旁。

“有几个跑了!”

吃了个痛快的青蛇有些不满,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吞食山匪,竟然让几个小点心趁机溜走了。

有心想要继续追击,可是望着妖生地不熟的茫茫群山,满目植被覆盖,完全找不到方向,毕竟她是蛇妖,而不是狗。

蛇信可以分辨味道,甚至辨识热量,却无法像狗鼻子那样精确定位与持续追踪。

“算了,穷寇莫追,只要还在山里,迟早会把他挖出来。”

李小白骑着马施施然追了上来,让清瑶放弃了穷追不舍的念头。

转型山匪对老刀把子来说同样是一种挑战,注定了他在这片群山中不会像在戈壁荒漠时那么如鱼得水。

如此深仇大恨,怎么可能让对方死个痛快,让老刀把子陷入惶惶不可终日,才合李小白的心意。

“可惜了呢!”

清瑶意犹未尽的吞吐着蛇信,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她重新变回三尺长的小蛇,跳到马背上,钻入钱袋。

山匪还剩下一个,就是那个最先昏倒的巨汉,商队护卫们没闲着,一拥而上,毫不客气的把他捆成了粽子,等到了晚上给蛇妖大人当夜宵。

正如李公子所说的那样,他的妖奴果然专吃坏人,真是谢天谢地!

一瓢凉水浇在了巨汉的脸上,当场把他激醒过来。

“妖,妖怪吃人了!吃人了!”

巨汉一睁眼,当即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

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妖怪。

“喊什么喊,都吃完了!”

商队护卫头领一鞭子抽在了巨汉身上,这近一丈的大个子真是白长了。

“还剩一个?”

李小白骑马回转,看到商队护卫们正对一个绑得结结实实的俘虏拳打脚踢。

山匪人人得而诛之,护卫们自然也没有客气。

这位李公子与他的妖奴解了商队之危,护卫们对他恭敬有加,当即说道:“公子,此贼该如何发落?”

义善祥的商队虽然一贯与各路绿林交好,秉持花钱消灾,和气生财之灾,却并不意味着可以任人劫掠。

因此落到他们手里的盗匪恐怕不会比落到官府手上会好多少。

“嗯,挺大个儿的!”

李小白低下头去捡巨汉的八棱金瓜锤,没提动。

西瓜般大小的锤头连带着精钢锤柄,少不得有一两百斤的份量,抡在人身上,恐怕不死也残。

原本还有些担心,却看到自己的八棱金瓜锤依旧纹丝未动,脑子就像缺弦儿的巨汉顿生轻视之心,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恁得一个小白脸子,想要动爷的锤头,下辈子吧!”

“闭嘴,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

“兄弟们,收拾他!”

商卫护卫们再次拳脚相加,将巨汉揍得满脸是血。

“好重的家伙,正好用来卖废铁,大概够得上一桌酒席。”

李小白根本不在乎巨汉的嘲笑,依旧打量着沾满了石粉和血渍的八棱金瓜锤。

像这等重武器放到战场上,绝对是摧枯拉朽的利器,哪怕是戎人引以为傲的冲城骑恐怕都架不住一锤子。

同样的,只有猛士才能驾驭得住这样的重锤。

“不,不要卖我的锤头!杀了我也不要卖我的锤头!”

在劈头盖脸的拳脚中,巨汉一听到要卖自己的宝贝锤子,当即急得大叫起来。

这二货,居然把这破铁锤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李小白收回放在眼前这支八棱金瓜锤上的目光,望向正在挨揍的那个巨汉山匪,笑了笑说道:“还是先顾顾你自己吧!这么大的块头,晚上等着当夜宵吧!”

巨汉皮糙肉厚似乎十分扛揍,虽然表面上被揍得血赤拉糊,却依然生龙活虎。

“晚上有夜宵?这感情好!有圆子不,爷喜欢酒酿圆子,还喜欢,喜欢,呃!”巨汉惊喜的叫了一嗓子,旋即发现不对,声音打着颤道:“当夜宵,爷不要当夜宵啊!不要吃我!”

原来不是有东西吃,而是喂妖怪!

小巨人一般的汉子又吓尿了。

“先停一停!”

李小白叫停了满头大汗的商队护卫们,好整以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胳膊比他腰还粗的大汉,说道:“杀过人没?”

巨汉瓮声瓮气地说道:“杀过!”

“杀过良善没?”

李小白又问。

商队护卫头领没好气的插话道:“公子,山匪哪有不杀伤良善的?这厮手上一定沾着不少罪孽。”

“什么是良善?”

巨汉满脸不解。

众护卫们尽皆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这些恶贼根本不识好歹,不分善恶,否则怎么可能会当山匪,但凡稍有些良心的,都不会在这太平盛世落草为寇。

“来往的商人,种地的农夫,赶车的马夫,做工的工匠,治病的郎中,当兵的士卒,老弱妇孺之流。”

人往往存在多面性,没有办法完全界定实际意义上的良善,李小白还是大致圈定了一部分群体,基本上是依靠劳动为生的人群。

巨汉不疑有他,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一个都没有,爷只杀过一个骑着马从北边戈壁来的家伙,有二郎山的人,还有方才青牛山的,大概有,有……快把爷身上的绳子解了,掰不了手指头,怎么知道杀了几个青牛山的?”

商队护卫们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曾经死在这个巨汉手里的竟然大多数都是匪类。

护卫头领若有所思的目光在李小白与巨汉身上来回转着,隐约猜到了李小白的一些想法。

“你是怎么当山匪的?”李小白摆了摆手,对那些护卫说道:“给他解开吧!只是一个缺心眼儿的浑人!”

商队护卫们迟疑了一下,光是这个大块头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解开绳索后若是发起狂来可怎么办?

“解开!”商队护卫头领给手下们使了个眼色,他对李小白已是无条件信任,连那些穷凶极恶的山匪都被解决了,还不差这么个家伙。

“老娘死了,爷肚子饿,老刀把子手下一个人被我打死了,所以老刀把子让我跟着他混,爷能上吃饱饭!快点解开,爷还要数手指头!”

巨汉任由商队护卫们解开了绑在自己身上一圈又一圈的绳子,刚获自由,就盘坐在地上,拨拉起自己的手指头,想要算清楚到底有几个青牛山的山匪死在自己手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