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节-大黄岭

初升的太阳隔着缕缕云霞,将一道道金灿灿的光芒毫不吝啬的撒入客栈里,四处忙碌的人们,牲畜与房舍就像被镀上了一轮薄薄的金光。

清晨时分是小镇与客栈最热闹的时间段,早早喂过草料的牲口依次从畜舍里牵了出来,温驯的套上车辕,贵重货物被装载上车,义善祥的商队正在作出发前的准备。

“公子早!”

正在前前后后检查纰漏的春管事看到李小白,当即揖了一礼。

然而善于察颜观色的他隐隐觉得这位年轻公子似乎与昨日又有所不同,究竟是哪里不同,却说不出来。

李小白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表情和反应有些异样,这与春管事察颜观色的能力完全不同,不止是依据视觉和听觉,反而更像是一种直觉,哪怕对方不在自己的视线内。

“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吗?”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未发现衣衫沾染上任何尘泥污渍,连一丝明显的皱纹都没有。

“呃!没有没有!”

生怕引起误会的春管事连忙摇头带摆手。

“哦!那就好!”

李小白微笑着拱了拱手,转身走向车队,寻找座位。

望着迈着方步远去的背影,春管事恍然有了一丝明悟,昨日还像邻家小郎,亲切翩翩,今日却莫名多了一丝出尘的意味,就像那些仙家修士,淡泊飘渺,俯瞰苍生。

由于致笃大师加入商队随行,李小白的《白蛇传》俗讲不得不暂停了下来,因为接下来的段子佛门不宜,指着和尚骂秃驴,即便致笃大师不在意,也总归是一件没有礼貌的事。

-

义善祥商号的庚字商队满载着货物顺着蜿蜒的官司道,渐渐进入封狼道与关华道交接的大黄岭山区。

前方朦朦胧胧,连绵起伏的群山并非是什么风水宝地,因为远离两道治下的城镇,又不像边境那样关隘重重,在这片穷山恶水中,总是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不法之徒出没。

群山重峦间常有许多地势险恶之处,这些地方便成了这些山匪们的巢穴。

无论是封狼道,还是关华道,都对这里的匪患有心无力。

派兵围剿若是人少了,多半被山匪们群起而攻之,人多了撒下去就像石沉大海,更容易被各个击破,只得任由这些无法无天之辈盘踞山中,伺机打劫过往客商。

大黄岭这片方圆百里便成为了两不管地带,在大多数时候,能够平安通过这里来往两道的要么是军队,要么就是自恃实力强大的商队。

散商平民往往会选择多绕三百三十里,从剑隘城往返两道,尽管会多耽搁半个月,却更加安全的多。

只有对大黄岭匪患茫然无知或心怀侥幸的人才会贪图近道,冒冒然进入盗匪丛生的大黄岭山区。

是否会遭劫,完全是听天由命。

是否会留得性命,更是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春管事并不是第一次带队进入大黄岭,他在山口前就吆喝起来。

“把义善祥的旗子统统插上,警醒着点儿,那些山大王手里的家伙事可不是吃素的,护卫们,把号子吼起来!”

一支支红旗黑边白字的義字旗纷纷插在大车的货堆最高处,随着不时吹过的微风而轻轻拂动。

行走在寻常官道上,义善祥的商队很少会主动打出旗号,过于高调并不利于和气生财的长久生意,反而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和窥觑。

但是现在,亮出旗号却是为了防止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和误会。

为了保证商道畅通,义善祥每年都会交上一笔丰厚的“过路费”打点各路英雄好汉。

绿林道有绿林道的规矩,若是依了规矩,自然是和气生财。

“四海之内皆兄弟!”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

“义字当先,和气生财!”

三三两两的护卫们开始轮番合力大喊,声音传向道路两旁的大山,在群山之间回荡。

这号子喊得可有讲究,声音必须中正平和,不卑不亢,否则便是向群山中的山匪们示威,或者告诉他们这支商队是一群战战兢兢的软脚蟹。

无论哪一种都会招来一场厮杀,山匪们一旦动了歹心,哪里还会在乎什么义善祥不义善祥,先抢一把再说。

即便明知商队已经与沿途各位山大王结过善缘,队伍里的伙计与车夫们依然暗中捏了一把冷汗。

待平安出了大黄岭,管事往往会给他们备上十几桌压惊酒,喝得酣畅淋漓的尽兴后,才会在次日午时后再出发。

当商队正式踏入大黄岭地界,春管事便不再陪着李小白与致笃大师,他来到车队最前面,亲自带队。

由于匪患猖獗,导致来往旅人客商渐少,在山间随着地势弯弯曲曲深入群山的官道上长满了各种不知名的野草。

道路两旁的排水沟早已淤积填满,只有在偶然间才能寻找到些许昔日存在过的痕迹,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些痕迹也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被流动的水土完全掩没。

繁盛的草木使群山披上了一层绿衣,灌木丛深处挂着一簇簇野果,鸟雀欢鸣,不时可以看到野猪与野鹿的身影,若非这里还有山匪出没,恐怕很容易会让人以为这片原生态的自然风光俨然是一处安静祥和的世外桃源。

不时可以看到路旁山体坍塌滑坡后堆叠残留的泥石,商队每每遇到这种地方,总会停下做些疏通清理的工作,以方便车队通行与后来者。

事实上不止是义善祥的商队这么做,甚至连山匪们也会主动承担一些粗浅的道路维护,使得这条不得不被大武朝官府放弃的官道没有被大自然和时间从群山中抹去,若是没了路,自然不会再有肥羊可供下手,大黄岭内的道路便这样勉强维持了下来。

走了约摸一个时辰,春管事忽然跳下大车,提着一只鼓鼓囊囊,看上去沉甸甸的布袋走到路边,将袋口挂绳套在一棵歪脖树低低斜探出来的断枝上。

咦?这是在干啥?

李小白左右望了望,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好端端的把一只口袋挂在树上,难道是供拜山神吗?

他的注意力刚放到那只口袋上面,前几日起床后莫名出现的敏锐感觉再一次被激活,便隐隐约约听到轻轻来回摇晃的布袋里传出清脆摩擦声,里面似是装满了银钱。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买路钱。

“山里的好汉!义善祥庚字商队这里有礼了!”

春管事冲着山林一抱拳。

自从进入大黄岭,他的说话行事便多了几分草莽气息,仿佛与在这片群山中傲啸山林的绿林们是同类。

“义善祥的好朋友们一路好走!”

枝繁叶茂的山林中远远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竟是早就有人盯上了庚字商队,要不是春管事守规矩的“上贡”,一方求财,一方求平安,各取所需,免了一场刀兵之灾。

春管事心头松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前面二郎山有些不太平,好朋友要小心!”

刚刚安下心来,山林里又传出声音,春博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这是示警,代表着前方二郎山出现了不可预料的意外,甚至是有危险。

“多谢好汉提醒!”

同为山匪,像这样的提醒不啻于拆同行的台,因此这个人情弥足珍贵,否则商队或许会在茫然无知中陷入危险。

对此十分感激的春管事又拿来一袋钱挂在树枝上,表示自己的谢意。

商队的护卫头领对脸色阴晴不定的春博说道:“春管事,我们还要往前吗?”

他同样听到了此处山匪的预警,商队处境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伙计和车夫们开始不安起来,他们不像那些护卫,还能抄起家伙跟匪人干仗,即便自己手中有兵器,可是在那些刀尖舔血的惯匪们面前,依然和待宰的鸡羊没什么分别,拼命和送死完全是两个概念。

“让我考虑一下。”

商队突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春管事很快额头见了汗。

护卫头领忽然向李小白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压低了嗓子说道:“小的有一个主意,要不借一下李公子的蛇妖,若有蛇妖保护,无论什么样的山匪强盗都不用在意。”

李小白身边有一条青蛇妖,现如今在商队里面已是人尽皆知。

许多人在惊诧之余,最初还有几分畏惧,但是连续几日下来,那条小青蛇不是待在大车上晒太阳,就是藏身于李公子腰间的钱袋里,既没有吃人,也没有咬人,一直安安份份,让那些原本担心妖怪作祟的人渐渐放下心来。

或许是李公子调教得当,那青蛇妖已经修身养性,自此安份守己了呢。

谁能想到这妖女在不久前就生吞了一个大活人,若不是李小白生气,说不定她还有胃口再吃上十个八个。

自从天地初分,妖怪就哪有不吃人的道理。

李小白可以肯定的是,清瑶肯定不是吃素包子长大的。

-

作者感言

华表

华表

双休日单更,作者休养生息。

2016-11-06 09:0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